正邪较量

更新: 2021年09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大法后,我因怕心一直带修不修的,但我知道师父还在管我,不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二零一七年的一天,我接到了大队书记的电话,问我在不在家,说有领导要过来关心我的生活过的怎样。我问他是谁,他支支吾吾的,我就明白了。

之前,我爸(同修)曾说那些中共人员找上门,他怎样对他们讲真相的事。我在回家的路上,我哭了,我对师父说:师父呀!请求师父加持弟子吧,灭掉另外空间的邪魔烂鬼!我一直叫师父,因为我当时非常怕,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回到了家,奇怪了,我一到家,把电动车一停,我没有怕心了。我想:直到这一刻,我才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就是大法弟子!非常肯定!所以我一点怕都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帮我。

我一進院,看到了几个穿制服的,我没等他们开口,就先发制人的问,你们怎么回事,搞这么大的阵容来我家干什么?我家老人已八、九十岁了,要是吓出个好歹你们负的起责任吗?他们说:没什么,我们就是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而已。我对他们说:该管你们不管,学做好人的你们却骚扰迫害。他们说:就是了解情况。问我:你爸的资料从哪来的?你家有吗?等等。原来,那些人去我父亲家,父亲就和他们讲大法的真相,并且几年前就把真相资料送到派出所,就是去到派出所讲真相,他们动不了他,就换一种方式,就找我了。

面对他们,我也不动心,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他们中有一个是当地派出所的,有一个市里来的,市里来的官大,我叫他市官,本地的我叫他地官。市官坐在我左边,地官坐在我对面,显得很凶。我对着市官发出强大的正念,请求师父加持。他问我爸的资料来源,我说:全世界大法弟子那么多,以前我家人炼功,其它地方的同修都有人知道,他们知道地址,拿来给我们,我们也不知道是谁,我们炼功锻炼身体,又没干坏事。我边说也发正念清除市官身上的共产邪灵!我说我家没有,他不相信,说:你没有那你怎样看?我说我想看的话,就去我爸那看。他又说:那多不方便呀?我说非常方便!这时地官两只眼睛张的大大的瞪着我说:你别顽固!要是让我在你家搜出来的话,我非送你進去关起来不可。

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也双眼瞪着他,一眨都不眨的和他对视。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所以我不怕他,大法是正的,于是我视线不离开他,反问他:搜家是不是要有搜查令呀?地官说:正常时要,但必要时不需要。我问他:哪条法律规定的?他们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地官说:中国法律非常多,你不懂怎么跟你说?我又转过脸来对着市官发正念,很快,市官好像非常怕的样子,满身大汗,坐不住了,站了起来,不停的擦汗。

我回房间拿出一本真相小册子,是周永康等遭报应的那本真相小册子给了他们,我看到市官那个紧张的样子,我笑着问他:你很热吗?出那么多汗?他更不知所措,地官又凶我说:你想怎样?想拿你法轮功来说事是吗?另一个年轻女的说:天气那么热能不流汗吗?我开心的笑了,因为那天是早上,天气不热,几个人就市官一人满身汗,他真的坐立不安,就对地官说:我有急事要回去,你们留下再了解情况。边说边往外走,话还没说完,人已走到外面了。地官一看也往外走,边走边对市官说:你都走了,我们留下干嘛?你看她(指我)那个顽固派。我又笑了!

他们走后,我脑子闪出几个字,那就是:正邪较量,法轮功真善忍,共产党假恶斗。从这事后,我悟到,我是因不懂法律知识,为更好的讲真相也要了解相关的法律,于是我看了同修是如何运用法律的交流。

第二次,又来了几个派出所的,我不再怕了,我对他们说:我病了十来年,在医院钱还没到就停针水,那时你们怎么不关心我?我炼功病好了,没花一分钱,这么好的功法,救了多少人的命,你们却迫害!这么好的师父,你们却叫我去诽谤他,叫我说我救命恩人的坏话?我做不到。他们问我是谁叫我炼功的,我告诉他们:我爸叫我炼的,有错吗?他们说:你的意思是说你的病是炼法轮功好的?我说:是的,而且一分钱不花!于是,把我如何走入修炼的事告诉他们,想到慈悲的师父,说着说着我泣不成声。

这几个不是上次那几个,这个头吧,不是很凶。我问:你们看过大法书吗?那头说他看过《转法轮》,他叫我保证这段时间不准外出,叫我不要去和别人讲真相,问我能不能做到?我说不能,如果有人病痛,我会告诉他们,炼法轮功能祛病,我是受益者,我不保证你的条件,但我告诉你,我保证不干违法的事。他三次叫我保证,我没配合他,最后他没办法,只好对我说:阿姨,你孩子还小,你要是觉的炼功对身体好那就在家里炼,好好把孩子带大。他们就走了。

第三次来了两个年轻的,是晚上八点多钟,一看到穿制服的,我就问:你们又来我家干嘛?我家不欢迎你们。他说:你是某某吗?我说我是,你们找我有事吗?经过前两次的事,我知道怎么做了,一个扛着录像机在录像,一个对我说来看看我。我制止说:我不允许你们录像,你们这是执法犯法!你们尽干阴事,就不怕报应吗?赶快删掉!他不听还在录,我就指着上天对他们说:你们在这录,你们知道吗?老天在上面把你们的罪行都录下来了,录像那个不说话(是手下吧),另一个应是领导,他只字不敢提法轮功。我也不提,我问他说:你敢说真善忍这三个字不好吗?我是个好人,我学真善忍有错吗?你答我,真善忍好不好?他好一会才说,真善美好,我们国家都在提倡。我对他说,我说的是真善忍!你敢说真善忍不好吗?他真的不敢说,提都不敢提。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说:我知道我不该来,我真的不该来,但还是来了。他对我说:我错了,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我认错了还不行吗?我认错了你不接受道歉吗?我没想到他会这样,于是我说:错了就要改好,他说他会改,录像的那个被吓着了,怎么会想到他的领导会这样?我说知错能改就好,把录像删除了。他们两个都说肯定会删掉、回去就删,说完就走了。

不久,又来了三个,两个是前次来过的年轻人,还有一个是中纪委的,道歉那个笑嘻嘻的说:我们今天不是来找你的,我们是去队长家,不信你可以问他,但来到这我又想起您,所以顺便進来看看你。我又问: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不说明白?到底找我干嘛?中纪委的说:不就是因为你炼。刚说到这就被道歉那个拦住,说:没什么,是顺路進来的。我看他们的车停在路边,就对我孩子示意去把他的车牌号拍下来。孩子拿着手机出去,回来后,中纪委那个本想发火,问我:你是不是叫你孩子去照车牌号?我一点都不怕他说:是的,不行吗?我又叫我孩子把笔和纸拿出来,叫他们把姓名留下。道歉那个说:可以照,他把名字写下来,说那两个不用了,有事找他就行。我知道邪恶怕我出去讲真相,怕我上访。

从那次拍车牌号事后,到今为止,他们再也没来过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