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说:是法轮功把我儿子救了!

更新: 2021年10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我丈夫从小在家娇生惯养,脾气暴躁,自私自利,不务正业,张嘴就骂人。用丈夫表哥的话讲:“他要不高兴,狗趴的都不是地方。”

有一天晚上,他要乘出租车,那时还是人力车。因为车上已经有乘客,车夫没停车,我丈夫张嘴就大骂。恰巧车上坐的是派出所警察,警察下来就把他弄到了派出所,用手铐把他铐在暖气管子上,呆了一宿。

我和丈夫都下岗(失业)后,我父亲买了一辆货车,让丈夫经营。他觉的这下可有钱了,一身的恶习就都暴露无遗:吃喝嫖赌,赌钱都是大耍。别人开货车都挣钱,可他挣的还不够花的。

一九九八年,我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以后,我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修炼自己,处处让着丈夫,善待他,再也没和他吵过架。他也知道法轮大法好,支持我修炼,还给别人介绍法轮功如何好,让别人也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与江泽民集团全面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九月,我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后来,我被居住地警察劫回当地,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

在这期间,我父亲就把那辆货车卖了。丈夫断了财源,就把气全撒在我身上,以我修炼大法为借口,开始大闹。看见我就骂,不分场合地点。尽管我心里也怕,但也不和他计较,依旧用善对待他。他相信中共媒体的谎言,谤佛谤法。我和他说:“你这是给自己增加罪孽,罪不可恕!”他根本不听,还反过来骂我。

他为了气我,主动告诉我他在外面有女人,而且两个人感情很好,那个女人供他花钱。他想和那个女人结婚,可那个女人不同意。他还恨恨的说:“别说一辆车了,你们家就是给我买飞机,我都不稀罕要!”

我在娘家开的商店工作。白天忙一天,回家再给丈夫做饭,做家务,照顾孩子,一如既往的善待他。他经常是白天养足了精神,晚上躺在床上开始骂我。我累了一天,有时在他的骂声中就睡着了。他看我睡着了,就把我推醒,让我听着他骂。我就是一声不吱,默默的听着。我知道他是故意挑衅,我从不还嘴,他什么时候骂累了,什么时候算。

有一次,我和丈夫,还有丈夫的朋友,在楼下烧烤摊上吃肉串,丈夫又提起和别的女人的事。我当时不想听,起身就想去母亲家,丈夫的朋友把我拦了回来。丈夫喝完酒后,冲到楼上家中,看我在床上躺着,他一把掐住我的脖子,面露凶光,死死的盯着我。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开手,又大骂了我一通。

有时丈夫出去吃饭,只要喝完酒,半夜回来都得闹一通才睡觉。因为我说什么都不对,他不让我和他说话。可是,我要不理他,也不行,他也骂。看到他怎么骂我,我都这样,他更来气了。我每天都生活在这种精神压力下。

二零零二年底的一个晚上,不知怎么的,丈夫又觉的不顺气了。在我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他使足了力气,一拳打在我的左边头上,把我打懵了,分不清了方向,脑袋、耳朵嗡嗡响。我的半个脑袋、耳朵、脸都肿了起来,从骨头到皮肉疼了好几天。这次,我在心理和精神上的承受已经到了极限。就连八岁的儿子都说:“我爸爸是‘冷血动物’。”几天后,我和丈夫离婚。我带着儿子回到了母亲家。

二零零三年初,在刚过完大年的一天晚上,他打电话来约我出去。我刚从楼上下来,他突然冲过来,一把抱住我,失声痛哭,说他非常后悔当初那样对我,看到别人都是夫妻成双成对,他自己一个人孤孤零零的连个家都没有。他让我回家。

事情太突然了,我没想到他会这样。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说:“再说吧。”之后,他经常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我考虑的是:如果我不回去,我与他及他的家人就结了恶缘,他们全家人就很难得救了;他父母做生意,不和他住一起。我们离婚了,他没人照顾,他的父母对他都很操心;我儿子没有了爸爸,也常常被人歧视。

师父说:“但处理问题时你要与人为善,尽量为别人着想。”[1]我想,我不能因为自己过的舒心,就不管他和他的家人怎样,我是不是应该用在大法中修出来的慈悲心把这个家从新建立起来呢?当我告诉父母决定和他复婚时,我父亲老泪纵横,觉的我又跳進了火坑,担心我今后的生活。但我心里想的是:“我的使命就是救人。”我没怎么多想自己。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和他复婚了。

我回去后,对以前的事只字不提,就象从未发生过一样。虽然丈夫还象以前那样不出去工作,不挣钱养家,但我从不抱怨。只要他能认同大法,能得救,我就知足了。我照旧每天做他喜欢吃的饭菜,给他买他爱吃的东西。

丈夫有了明显的变化:彻底明白了法轮大法真相,不反对我修炼大法了,也不反对我给儿子读大法书了。有时看见我和儿子学法,他也凑过来说:“让我也读一会儿呗!”他读法,我和儿子听。

丈夫再也不象以前那样对我了。而且他不但不恨我的家人了,反过来和我的家人相处得越来越和睦。

二零零八年,丈夫开始出去挣钱养家了,待人处事和以前也大不一样了,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丈夫再也不让他的家人操心了,尤其是婆婆和大姑姐特别知足。婆婆说:“是法轮功把我儿子救了!”大姑姐也说,她弟弟能变成这样,和我修炼大法有关系。

虽然丈夫变化很大,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的火爆脾气,时不时的还会表现出来。但不同的是,看我不吱声,他的态度很快就会缓和下来。有时,前半句还火气十足,后半句的语气就变了,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有一次,丈夫动情的跟我说:“下辈子咱俩还是一家吧,不打不闹的,多好。”

二零一三年,婆婆和我出钱,给丈夫买了一辆出租车。从那时起,他每天早出晚归,知道要好好干活了,体会到了挣钱养家的不容易。他不再讲究吃穿,也不乱花钱了。出租车属于服务行业,并不好干,因为什么样的乘客都能碰到。可这么多年来,他没再惹出任何事来。对他,我已经放心了。有时丈夫在外遇到不公,气的回家和我诉苦,我就用大法的法理开导他。不一会儿,他的气就消了。

我经常和他讲师父说的“不失不得”[2]的法理。他的车上会有乘客落下的东西,丈夫捡到什么,都会还给失主。捡到手机那是经常的事,有一次,丈夫捡到一部苹果手机,价值七千元左右,他也毫不犹豫的还给了失主。可要是在过去,在路上捡到五元钱,他都会乐的够呛。

出租车司机一般不愿意拉老年人,上、下车慢,还糊涂。个别的老人,还弄不清楚自己要去的地方的具体地址。看见老年人招手要打车,很多司机都不肯拉。丈夫却从不拒载,碰上老人就拉。

丈夫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也得到了福报。刚买了出租车不久,一次他从乡下回城里,由于路上积雪太厚,又很滑,车子一下冲到了路旁的沟里,“咣”的一下撞到了树上,车子被撞的严重受损,面目皆非。可丈夫和车上的两名乘客,都毫发未损。好在沟不太深,三个人把车推上了公路,车子还能正常开。回到市里,两个乘客也没埋怨他,还付了车费。

我对丈夫说:“这大难可能是来取你命的。是因为你认同法轮大法,所以得了福报,把难给你化解到最小了,只让你花了三千元修车。你太幸运了。”因为他的一个好朋友只是开车撞到了树上,就车毁人亡了。所以,他也认同我说的话。

丈夫以前有风湿病,两个膝盖骨比天气预报都准。只要一疼,不是阴天就是下雨。他身体的别处都是热乎的,膝盖骨却总是冰凉冰凉的,疼痛难忍。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发现自己的腿再也不疼了,好了,已经十多年都不疼了。他知道这也是因为我修炼大法,他也认同真、善、忍而受益了。

二零零一年,中共为了栽赃陷害法轮功而编造了所谓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后。邪党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在母亲家的商店上班,家人担心我的安全,让我在家呆几天。丈夫看我没上班,问明原因后,大发雷霆,不顾我的安危,逼着我去上班。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再次被警察绑架。这次,丈夫却对我婆婆说:“妈呀,我媳妇对我是真好啊!咱们花多少钱,都得把她抠(即营救)出来。”婆婆也说:“不能让我儿子没媳妇,不能让我孙子没妈!”后来婆婆和大姑姐一家都出了很多力,还真的把我救了出来。

我晚上出去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丈夫总是在家等着我,直到我回家了,他才放心的去睡觉。

由于我的真心付出,换来了婆婆一家人对法轮大法的认同和对我的尊重,婆婆一家人都得救了。大姑姐说:“这么个难找的好媳妇,让我家摊上了!”大姑姐的儿子说:“舅妈这个人太好了,嫁给我老舅,真白瞎了!”亲戚们都说:“你看人家那媳妇,不但长的漂亮,人还贤惠。”

每当听到这些,我都说:“如果我不修大法,我也做不到。”所以,他们都认为法轮大法太好了!此时,我切身的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一人炼功全家受益”[3]这句法的深刻涵义。

在这么多年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大法的形势下,丈夫为我担惊受怕,也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和压力,我很感激他对我的付出。同时我也很欣慰,因为他为自己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