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冤狱七年 长沙律师孟凯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更新: 2021年09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长沙市法轮功学员孟凯律师,被绑架构陷、非法关押十一个月后,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七日被浏阳市法院非法开庭、判刑三年六个月。

'长沙律师孟凯'
长沙律师孟凯

曾遭冤狱七年

孟凯曾就读于武汉华中农业大学法律系,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那时,他正在当律师并参加考研究生,因为他修炼法轮功,并从长沙带了两千张大法真相资料到岳阳,被人举报。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四日晚,湖南岳阳土桥派出所所长等人,闯入大法弟子孟凯家中,谎称找孟凯有点事几分钟就回,却将孟凯骗到土桥派出所后,警察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即抢劫其身上现金、存折近万元。在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的指使下,近二十个警察轮流审讯他,四天四晚不让睡觉,摧残折磨。四天后,没有通知家属偷偷将孟绑架送到华容看守所。岳阳楼区政保科一干人等,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就到孟凯家撬门入室非法抄家,掠走电脑、手机、BP机、大法书籍等物品。

在华容看守所里,警察施压唆使犯人殴打他、折磨他、扒他的衣服,当时天气还很冷。他家人知道孟凯的衣服被扒掉后,送衣服给他,警察不许家人接见,不让送衣服。孟凯在看守所里被轮换过五个监室,被多次打晕,右耳被打破,二十四小时受监控,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被折磨殴打四十二天后,警察才将他放入一个小号。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一日,孟凯被非法开庭审理,有五、六十人参加了旁听。开庭后第四天,孟凯的家人去见他,却几乎认不出他来,已经被折磨得不成样子了,非法判刑七年。

在益阳沅江的赤山监狱,孟凯遭种种酷刑折磨,被调入三监区每天十五个小时以上劳务迫害,二零零四年秋末又从赤山监狱转到津市监狱,关在一个重刑组(无期、死缓)里,生活条件很差,成天不见天日。警察还规定他每天只能坐在小凳子上,不准动,甚至不准任何人跟他讲话。

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孟凯出冤狱回来后,全家由于工作调入长沙。他也来到长沙,做过不同的工作,二零一九年十月在一家公司做法务,帮公司解决了很多搁置已久没有解决的问题。法务部总管说他是没受污染的好人。同事们都夸他正直善良。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八日早上五点,孟凯出门前往外地帮公司处理经济纠纷问题,在途中被外地公安非法抓捕戴上手铐,并劫持回了长沙管辖居住地的文源派出所。

当天下午四点左右,他七十多岁的母亲刚在国外做了两次开颅手术,回国不久,身体还未完全恢复,正好在儿子家中收拾衣物,就看见十多个警察们身穿黑色便装挟持着戴着手铐的孟凯一起冲进家中。进来的其中一个警察命令他的母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不要动。另外一个警察将摄像机架在孟凯的肩膀上录像拍照,其他便衣警察开始在室内肆意抄家,掠走电脑、大法书籍等物品。

在警察非法抄家的过程中,她的母亲问:“我的儿子是律师,他犯了什么罪”?在场的警察都不回应。要求他们出示合法证件,也没有得到回应。他的母亲在站起来时看到餐桌上放着一张表格,走近一看,只看到有个姓廖的姓氏没等看清楚就被抢走了,表格下面一片空白没有任何人签字。

这时,其中一个年龄约五十岁左右,身高不超过一米七,身材微胖的负责指挥的人对他的母亲说:“我们是雨花区公安支队代办浏阳派出所的案子,他是被浏阳人举报了。”

后来该男子在走廊上对其他同行的便衣警察小声说道:“她也是岳阳的,也要带走!”这时, 有三个身着便衣的警察马上走到他的母亲面前将其围住。并抢走了她手中的提袋拿出袋中的手机,翻查通讯录,打给了她身在国外的亲人,并在电话里大声说道:“你家人犯了什么什么罪。”随后,将走路还有些困难的母亲塞入电梯拖到一楼,扬言也要把她带到派出所,在上车前因怕承担责任才没让他的母亲上车。

孟凯家人得知情况后,赶往雨花区公安分区咨询,其中一名刑警支队长说:“问他认不认罪,他都不认,他这个态度那要判他三至七年!”

十月二十九日,家人被电话通知前往文源派出所拿逮捕证。当日十点,孟凯被挟持到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近五个月的非法关押中,孟凯家人前后在外地请了两位律师前往长沙第一看守所探视,都被公安剥夺合法权利。二零二一年三月,孟凯家人到看守所给他送钱时,显示“查无此人”。孟凯本人已不在看守所,已被秘密送往长沙监狱的洗脑班。第二天,年迈的家人前往办案单位雨花区公安分局咨询,都以“不知道”为由搪塞家属。跟着年迈的家人又马不停蹄地赶往长沙监狱咨询,而监狱方面直言:“没得到领导的通知我们不能告知”。当问到送钱送衣时,说:“什么都不用送,都有,在这学习一个半月,就会告知人分往哪个监狱。回家等着就行了。”

四月十六日,孟凯的母亲在门上收到一张贴着的纸条,上面写着有一封挂号信请到指定的邮局去取。随后,七、八十岁的父母急匆匆的赶到指定的邮局,打开一看,是一份盖着长沙车站的邮章的信封,寄信人署名雨花区公安分局,里面是一张浏阳市公安局出具的非法逮捕通知书,而通知书的落款处的日期是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

九月十六日,孟凯的家人接到电话通知,第二天到浏阳法院开庭。家人为了不让年迈的父母伤心并未提前告知。第二天,家人如期开车前往旁听孟凯的视频开庭。当家人看到出现在电视银幕上很久未见的孟凯时,喉头哽咽呼唤着他的名字。电视银幕中孟凯以法轮功不是邪教等,用刑法第三百条来定罪是错误适用法律,不能成立,有理有据的为自己辩护。而法官依然当庭宣判他三年六个月。

庭后,一名公检法人员对孟凯的家人扬言道:“你妈妈上网了,我们是不动你们,不然你们连工作都会没有。”这样的恐吓和威胁也不是第一次了,曾经还威胁他的家人导致不能正常升职。二十多年里,孟凯的家人也承受着各种精神和身体的伤害。

与孟凯同时被绑架迫害的长沙法轮功修炼者有22人,其中15位法轮功学员分别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第二看守所(男)和第四看守所(女),而构陷他们的所谓“卷宗”四月底被再次递交到浏阳检察院。有公检法人员透露,他们都只是在按程序走个过场,在庭审之前政法委把刑期都定好了。与以往编造“大案”不同的是,此次检察院采取拆分送检,拆分开庭。五月八日,长沙市法轮功学员张灵革女士已经遭长沙地区浏阳市法院非法秘密审判,除法庭派驻的武警外,当局同时出动了近七十个公安警察。如此大规模地动用公安警察,连参与的检察官都惊叹。为了必免再次出现这种关注,并以“疫情为由”对孟凯进行了“速裁程序”视频开庭。而这种“速裁程序”是以被告认罪、认罚为前提。必须将所有的用以指控犯罪的证据材料进行细致、全面的举证、辨别、质证 。也就是说必须逐句逐字对证据材料质证,以判断其与指控罪名之间的关联性。而法院滥用这种庭审方式已经是违法了。

对于公检法人员的行为已经违法《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规则和程序》、《警察法》等诸多法律规定。可想而知,为了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相隐藏。公检法人员沦为了他人手中知法犯法践踏法律的工具。而针对今年二月二十七日最高法院动态的网站“最高办案指南”中“公检法干警专属12项罪名” 参与构陷者也都成为了“替罪羊“。

关于十五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长沙市政法委操控公检法再次构陷十五位法轮功学员》《长沙二十余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批捕 警察躲避律师》《长沙公安罗织假证据 迫害数位法轮功学员》《长沙张灵革被秘密庭审 当局出动近七十警察》等。

(负责审理该案的法官) 康娜萍 18817136609 0731-83648245
文源派出所:
魏星星 18817152997(所长)
陶品 18900718261
郭天成 18073315010
何湘全 15111109733
许建秋 18900718453
张青海 15273157666
周开弟 13787076101
揭志刚 15211091777
陈秀平 18817152307
张伯武 13787266728
蒋湘黔 18900718076
刘建平 13808480216
许炎明 18817152828
叶贤 18817152820
杨国能 13975153777
何军 18273173001
李俭 18900718189
段毅 18817152818
王劲劲 18900718065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