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师父等我们太久

更新: 2021年09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六日】刚刚搬了家,离车站两分钟的路上有一家中国餐馆,店主是一位六十岁左右的阿姨,我想她是有缘人,有空要去给她做三退。

一天我走入了这家店,阿姨一口东北的口音让我感到非常亲切,我们简单的聊起天来。我犹豫了一下感觉时机还不是特别成熟,便想下次带着资料再来一趟跟她讲真相

结果这一犹豫,让我拖延了好几周。明明知道要向内找,但就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给自己脱身。比如,有时下班回来晚了,店已经打烊了,就想明天再说吧。第二天,下夜班回来路过,就想,哎呀太困了,状态不好讲出来效果不好。下一次去,结果店里临时休息,我还有点庆幸:今天人家休息,不是我不讲啊。以后又是因为当天功没炼全,或是没带资料等等理由……直到一天晚上,我回来很晚,路过那家店,刚好阿姨出了店门,推着车子与我擦肩而过,看她疲惫的样子,我感到的是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生命劳累后,没有真正归属感的无奈,和永远不知生命去向的悲哀,我知道就是安排我让她知道真相,因为太晚了,我还是没有叫住她。

第二天上班路上,我想晚上下班回来就去给她讲真相,并一路想着怎么搭话,怎么切入正题,会问到什么问题,走到车站了,突然意识到换了包,资料在那个包里,因为我在想着即使退不了还可以给她看看资料。这时神奇的是刚進车厢门我看到了与我住在一起的阿姨,她正要去讲真相。我就向阿姨要了一张中文资料。真是感谢师父,我即使这般不争气,有这样依赖资料的心,还是为我无微不至的安排好了。

当晚下班,出了站,心里突然一阵紧张,又跟之前一样想找各种理由不去。我警觉该向内找了,而不是停留在法理都懂而不去做的状态上。

我停下来问自己,以前在景点没少讲真相,现在这么简单的一件事情,师父都安排好了,只是跑跑腿动动嘴的事一拖再拖,到底在逃避什么呢?是什么执着心这么强呢?是怕!我听到了这个回答。怕什么呢?怕她不退。是因为怕众生救不下而痛心吗?如果真是完全这么想的话,我的表现应该是刻不容缓就去做,而且救人的心一刻都不会停。

我意识到会痛心是认为自己修的不好,感觉自己不行,有挫败感,会消沉。如果要是成功退了呢,会开心,会感觉自己能更有自信的站在同修中,而那种种感觉都是在围绕着自己转,是证实自己。继续深挖这不就是“私”吗?我的心被种种感觉填补,带动着。经常会有意无意的由某种感觉操纵着自己想做或不想做什么,而不是真正的自己在做主。

甚至平时跟同修争论时自己的爱面子心,不也是这样么?即使知道自己错了,也想保持着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理想的形象和感觉,维护着那个“私”,从而干扰我做好三件事,而在学法中我也知道,人的感觉什么也不是。

师父说:“人在世间上,他只是享受着生命过程,我过去说人很可怜,人在这个世间上他只享受着生活过程中给人带来的感受。我这个说法比较准确了。什么意思呢?人觉的自己在主宰自己、我想干什么,其实是在后天养成的一种喜好中的习惯与执着,在追求感受,仅此而已;而真正起作用要干什么的背后因素,就利用着人的习惯、执着、观念、欲望这些东西在起作用。真正的人体就是这样,只享受着生活过程中带来的感受,给你甜的你知道甜,给你苦的你知道苦,给你辣的你知道辣,给你来个痛苦你知道难受,给你来个幸福你知道高兴。”[1]

我找到了这些执着,开始发强大正念并求师父:弟子不要这个怕心,不要私,不要这些负面的想法和物质,弟子要救人,完成好师父给安排的这个要救的人,自己只是动动嘴而已,真正救人的是师父。请师父加持!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正念,而且只有一念,我就是要救了她,即使她不退,我就每天都来她家吃饭直到她退为止。我一路发正念進了店,随便点了一碗面就跟阿姨聊了起来,结果没等我主动引入正题,就听阿姨开始说上了:这要是在国内,你没说话地方,不自由……我心里一笑,这个生命就是来等我给她三退的,结果当然是成功的给她起了化名退出了团队。临走时给她那份资料。

出了店门走在回家的路上,我为一个生命的得救而发自内心的高兴,并且心中一直感谢师父,感谢师父一再给我留下的机会。并且一句法一直在脑中浮现:“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2]

其实这样的机会有很多,我想起了一位共过事的同修曾经说的话,“救人不是只在媒体等形式的项目里,随时随地都可以去救人,走在超市里你身边就有一个中国人,你能不能做到上前跟他讲真相?”我想可能我只能做到一次,一时而已,也许做不到时时刻刻都能走到哪里讲到哪里的状态,可能自己身在某一个或几个项目中做着救人的事,在完成着救人的使命,项目做了我就是在救人了,不做项目时在电车里,在买菜时排队中,在看到要讲真相的众生,就会想自己也在努力的做项目,也在救人啊,或者碍于面子,不礼貌打扰人等后天观念束缚,或者借此找些似是而非的理由错过,再错过,从而给救度众生打折扣,与有缘人失之交臂,机会很多,但失去了一次就少一次。而国内的同修就是以这种方式在高压下救人,差距之大真是自愧不如。

我想无论身处何处,这都不是一个身负历史使命,享有全宇宙最神圣称号的大法弟子应有的救人状态。我知道好的救人状态来自多学法,加强正念,同时也要落到实处去做,去修,才能去掉那些后天的观念,达到纯正的救人状态。

当晚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里不知道是在大陆还是在日本,只知道环境很紧张。我走在一个很大的十字路口中间,这时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人从我身后急忙地追上来,她面目凶恶,站在我的右前方,离我很近,手指着我恶狠狠的说:“你这个炼法轮功的,我这就报警让警察给你抓起来!”我很害怕,但还是声音颤抖着用尽全身的力气冲她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连着喊了两遍,这时壮观的一幕出现了:我的正前方一支大型的大法游行队伍向我俩迎面走过来,第一排大法弟子穿着黄色有大法字样的衣服,每人举着巨大的展板,这时我身后的路口也走过来一支奏着乐曲的游行队伍,应该就是天国乐团,然后左侧的路口也有队伍走过来,这个队伍的大法弟子身穿美丽的蓝色的民族服饰,四面八方的游行队伍象是游行完了各自的地区,最后全部都要汇集到这个十字路口来。

这时我看到身边那个女人,她起初还面目愤怒扭曲,很快惊讶的张着嘴,然后突然呵呵的乐了起来,最后满脸喜悦的大笑起来,转变之快令我震惊。醒后,我知道是师父对我的鼓励,给我拿掉了那层怕的物质,也感慨即使多么凶恶的人,在巨大的正念之场中,也会迅速解体其背后的邪恶因素,立刻唤醒众生明白的一面。

曾经看过一篇交流文章,清晨同修在发正念时看到师父已经早早的就把一天要发的资料和用具都一一准备好了,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门口,然后静静等着同修出门。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做呢,不要让安逸心拖住我们精進的脚步,不要让师父在门口等我们太久。

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