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奥运采访中的体会

更新: 2021年09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想交流前一段时间,作为媒体记者参与东京奥运采访的心得。在那段时间里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这次奥运会,我被派去做现场新闻的采访,回顾整个过程,感觉都是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也发现了自己有很多没去掉的人心。

第一次采访一条关于奥运圣火传递的新闻,由于日本疫情关系,主办方悄悄变更了方案,但是没有公开通知,我和同修A在预定地点扑了个空。当时我心里非常内疚,因为资料是我负责查的,出了这样的毗漏,一直在跟同修A说对不起,但是同修A的心态非常好,安慰我说现在这种情况,发生什么变化都是正常的,都不要奇怪。然后我们决定去终点看一看。

在原定的终点我们找到了传递圣火的舞台,但是外面全部都被安保人员和警察围起来了,因为没有事先联系预约,光拿着名片進不去,以前在日本,没有疫情的时候,这种活动,拿着记者的名片,就算没有预约,也是有机会進去的。因此,我们只能在外围拍一些镜头,采访一些民众,还要被维护安全的警察一直盘问。因为地方大,换一个取景的地点就要被盘问一次。我跟同修开玩笑说,以前采访,都是预约好的,感觉被人家捧在手里,现在这样狼狈的被赶来赶去,心里落差很大。虽然是开玩笑,但是我也发现了自己有一些只能接受顺境,不能接受逆境的心理。

后来这条新闻采访完了,制作出来后,并没有被发布,当时我的心里很消极,所以也没有问。期间还发现,我对另一个同修B有妒嫉心理,因为有好几次,她写的东西被采用了,我写的东西被无视了,但自己心里觉的我写的比她好。而且那是当时我们团队的第一条采访新闻,所以心里不平了几天。期间想过要不要问一下,但是,想到之前被同修B说,我有显示心,爱出风头,心里的嫉妒加上消极的物质就发作了,就不愿意理睬大家,于是借口工作忙,最近顾不上,采取了冷处理的方式,不管群里说什么我都不理睬。

但是自己心里也知道不对,知道是嫉妒心在作祟,所以拼命的在摒弃那些不好的想法,后来想到,我们修炼中都是有师父看着的,肯定是我有什么地方没有达到标准,才会导致这条新闻没有发表的。然后向内找,想想自己这颗嫉妒心不正是没有发表的因素吗,往深里找还发现了自己在做新闻的时候有显示心在里面。

真的是毛病找对了,事情马上就变,和我合作的同修A突然问我,有没有看到我们的采访新闻发表,因为被采访人想要看一看。我说没有看到,等了三天都没有看到,我想作为对新闻负责,也应该去问一下。所以我就问了,最后发现,是衔接有问题,因为中间经过几个人,发表新闻的同修不知道我们上传的新闻在什么地方。通过这一次,我发现我的执著心没有了,那些误会也都烟消云散了。但是那个采访没有用上是我和同修心中的遗憾,期间甚至想过,用不上的话,后面的事情也不做了,不过还好没有放弃。

到了第二周,因为没有固定活动,只是去拍一些空镜头,外加大夏天,我就和同修A商量,我们到下午三点之后才出门,这样可以凉快一点。出门集合后,大概拍了一半的空镜头,天空就开始乌云密布,下起暴雨,我和同修在还没有对外开张的选手村,四周空荡荡的,只有一个屋檐下面可以避雨。我们躲到屋檐下,可是雨好象就是冲着我们来的,雷一直在我们头顶盘旋,除了保护了拍摄的设备没有淋到雨,我和同修都被浇了个透心凉。夏天的雨一般很快就会过去,但是那天下了好久的雨,雨停后我们准备继续拍,但是没有拍几个镜头,又开始下雨,同修也说感觉雨是冲着我们来的,于是就草草收尾了,原本准备的出镜和采访都没有去做。事情结束后,同修跟我说,他觉的他有安逸心,才会让事情变成这样,要是不管天气,就是学好法,炼完功出门,情况就会很不一样。

到了第二天,正好奥运村开幕了,我们之前拍的镜头刚好可以用上。我和同修感叹,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师父为弟子准备了什么,只有在当下尽力做好。如果那天再多做一点出镜和采访,那这条新闻会更好的,心中觉的愧对师父。

另外,我的电脑在奥运期间出过一次问题。就是怎么开都处在开机画面,進不了系统,无法工作。我当时心里对电脑说:平时你都好好的,怎么到关键时候你给我掉链子了呢。我当时很着急,因为有一篇稿子赶着写,电脑开不了,我只能用手机先写完了。然后我开始向内找,这些年修炼,每次电脑出问题,其实都是我的修炼状态出问题,都多多少少和我的执著心有关系。我忽然想起来,前几天同修拜托我写东西,我说没空,就推了,但其实当时除了真的没空外,还有抱怨心,觉的同修什么事情都推给我,而且我也有不喜欢别人指使我的心在里面。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我不配合同修,电脑就不配合我。我不喜欢同修瞬息万变,不按我的计划来,要指使我改变我的计划,我就不配合,所以我的电脑就给我撂挑子。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知道错了,我一定改,一定无条件配合。

第二天醒来,就看到有消息,同修要我们去奥运的新闻中心集合。因为是突然之间发生的变化,我当时心里就有不情愿跑出来了,本来明明说好在家里收集新闻写的,这大热天的出门,又累又臭的……各种负面的想法跑了出来。而且我的电脑好了没有也不知道……想到电脑,我突然想到昨天在心里跟师父说的,我要无条件的配合。于是我跟同修说,我给设备充完电就去集合。回复消息后,我去开机,电脑自己就好了,全部都正常了。

在几次采访中,有一些采访的内容没用上,心里一直觉的可惜,同时也理解到,接受我们采访的众生也有和他们有缘的生命,这些生命可能是通过我们的采访,由被采访人来让他了解真相的,所以我就想把那些采访的内容尽量用上。于是我打算做一篇关于奥运会总结的内容,同时配合疫情还有民众心态的变化。

当时奥运会伴随每周的疫情变化,我脑中只有一个大概的概念,并没有具体数字,于是就按照想法先把采访内容和大概的串联词都写好,正准备查病毒数据的时候,发现日本媒体出了一篇相关文章,他们给出了具体的感染数据,当时就觉的是师父都帮我准备好的。

在最后一次采访闭幕式中,原本定好的时间,想要把晚上闭幕式的烟火镜头拍下来,算好的新闻档,结果被告知,那档取消了,要赶提前四小时的那一档,我只能赶快通知同修,快点出门采访,好在同修都很配合,马上就出门了。当时10号台风刚刚离开日本,外面还下着小雨,同修问我,下雨要不要紧,我说没关系,今天这情况,下多大雨都要出门拍摄了。结果雨下下停停,在我们拍摄和采访的时候没有下雨,而且最后天就放晴了。在去采访的路上,同修说,要是能采访到穿和服的日本人就好了。结果到了现场就真的有穿着和服的志愿者给外国记者送饮料,还接受了我们的采访。之后就是赶回家做新闻了,由于我家到采访现场要倒三辆车,运气好一辆接一辆只要五十分钟,但是运气不好,错过的话,路上要一个半小时,由于要赶新闻,非常赶时间,我就在心里求师父。结果车子一辆接一辆,几乎是我到站上车就开车,好象就是在等着我一样,我四十五分钟多一点就到家了,比平时快了一半的时间。真心感谢师父的看护,最后让我赶上了那档新闻的播出。

其实在之前的拍摄中也是,我们一直想拍摄一对奥运吉祥物,但是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本来那天拍完上午的量就足够出一条新闻了,下午犹豫着要不要去另一个地方拍空镜头,还好最后决定去了。完成了一天的拍摄,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了那对我们想拍的吉祥物,后来想想,要是那天中途放弃就拍不到了。所以我感觉到,我们的路师父都给安排好了,付出多少,放下多少人心,就会得到多少。

谢谢大家,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