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心性 向内找提高

更新: 2021年09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三日】一九九七年,那时候我才三十多岁,但已全身是病,红斑狼疮、妇科病、鼻窦炎,心脏也不好,天天发烧头晕,本来家庭生活也困难,没钱医治,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可想当时生活多么令人绝望,病痛的天天折磨,脾气也变的暴躁易怒。

那时邻居已走入大法修炼,看到我这个样子赶紧向我介绍了大法,说让我和我丈夫第二天早上去他们那个炼功点炼功,晚上还有集体学法。我说行,约好了第二天早上在某个地方碰头,一起去炼功点。可第二天早上,我丈夫又说什么也不想去了,我说都说好了的事,这么冷的天你让人家一直在那里等你吗,大男人说话不算数。后来他说不过我就和我一起去了。冬天早上又冷又看不清,也没有人系统的过来教动作,我就在后面边看边学。

等丈夫上班走了,我就自己学着早上的抱轮动作开始炼,这一抱了不得,全身哆嗦,睁眼一看,吓了一跳,全身起了密密麻麻的红疙瘩,心里像针扎一样不舒服,但是当时也没害怕,虽然还没看过书,但是心里却明白这是好事,我知道大法是有师父的,那时心里就心生一念:师父,无论出现什么事情,我也要一修到底。就这么一想,一股热流通透全身,睁眼一看全身红疙瘩都不见了,我当时内心激动万分,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随着修炼,我全身所有的疾病全部不翼而飞。还有一次,同修借给我一本 《转法轮(卷二)》让我看,接过来一看,好多字我都不认识,看起来很困难,把我愁坏了,看着看着书扣在了脸上睡着了,突然打了一个冷颤,睁眼一看,字都变的像《明慧周刊》的封面标题一样大,还看见了自己的细胞在动,感觉眼睛把看到的东西都放大了,《转法轮(卷二)》内容也看懂了,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我的两个孩子也都修炼,但是之前跟大孩子总是心性摩擦不断,有几次同修和我在大女儿家学法,中间切磋的时候,她说着说着说起了以前的过往事情,越说越激动,当着同修的面激烈的指责我,甚至哭了起来,面目憎恨的对我劈头盖脸的训斥,我当时头脑懵了,过往的事情很多也是还没修炼或者修炼初期心性不好的时候,并且是一些琐碎的小事,我是她的母亲,年轻时丈夫那时候不在身边,我含辛茹苦抚养她成人,那些吃的苦只有我自己清楚,难道她的记忆里就只有我恶的一面,就念及不到一个母亲一点好吗,我难过极了,同时当着同修的面这样被自己孩子训斥,也觉的很没有面子,当时虽然我还被情带动着,但是知道这是在过心性关,于是强忍着没有争辩什么。

其实在这之前就发生过几次对我的指责,我一直心里也没放下。真是一关没过去下一关就上来,这次尤其严重,回去之后,我越想越不是滋味,委屈、怨恨的心都涌上来了,心想再也不去她那里学法了,每次都去找训,这家伙长大了,忘恩负义,跟同修说:以后我不去了,你跟她一块学法吧。后来慢慢平静下来学法,觉的是我太把自己当母亲了,没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前几次都不在法上,总是用人心想问题,总觉的我是她母亲,她怎么能对我这样,而没想过我们不只是母女也是同修,是同修就有共同提高的因素在。

师父说:“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1]

我是个修炼的人,我怎么用常人的想法、常人的思维看待这个事呀?用常人的心去思考这个问题,我这不是大错特错了吗,这样谁最高兴,旧势力最高兴,正中了它们给我们制造的间隔,我们是同修啊,我全明白了,我现在首先是个修炼的人,于是我马上打电话给孩子,我说:爱是情,恨也是情,那些话不是你说的,你也不要承认,我们不要上旧势力的当。师父看到我向内找去掉情,真的把那个间隔拿掉了,从此以后再没发生过这样的矛盾,孩子也跟我道歉,说当时不应该发那么大的脾气,其实就是“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2] 。我也一下明白了师父《精進要旨》中“修内而安外”[3]法理的一些内涵,我悟到这是师父让我们俩同时在这个问题上过心性关、亲情关。

这些年在过心性关上,特别在家庭中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在这一块我也是有时过的好一些,有时也过不好,但是过不好也后悔,这不就是修炼嘛。因此就多学师父的法,因为明白了法理,才能修的更好。我常和同修说,我就是师父说的那个烂苹果,现在师父把那个烂苹果变好了,师父救了我们全家,我没法用任何语言感恩师父,唯有精進再精進!

以上是我的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