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善解怨缘

更新: 2021年09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与法轮大法喜结圣缘的。虽然当时我还很年轻,但却多病缠身,尤其是胃病很严重。很多人都知道这是养生病,是很难治愈的。为了治病,我和家人到处求医问药。结果钱花了不少,身体却不见一丝起色,整天头脑昏沉,可还必须按时服用中、西药各三次。后来病情发展到了晚期,食欲不振,整夜失眠,人瘦的皮包骨,都脱相了,真是苦不堪言。丈夫为了给我治病,起早贪黑挣的钱还入不敷出,负债累累,整个家庭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

公媳积怨 身心俱疲

由于欠债,家庭经济一度陷入困境。婆婆已过世,我却不敢向公公开口借钱。公公脾气倔强,我的争斗心也不弱,每当触及到切身利益的时候,就是针尖儿对麦芒,心里很不服气,好像是为了一口气而活着。公公从来不帮我带孩子,遇事不依不饶,经常扯开嗓子骂人。虽然我心里有怨气,还是觉得他是老人,应该孝敬他,我还是经常帮他干活、洗衣和煮饭,干完公公家的农活,再忙自己家的活儿。尽管如此,公公还是对我看不顺眼,总说我这不是,那不好,怎么也不如他的意。

一九九六年,我到医院做了刮宫手术正在家调养。有一天闷得慌,我就抱着小儿子与邻居打牌玩。公公从街上回来,见状立即阴沉着脸,既不分青红皂白,当着邻居们的面开始指桑骂槐,还厉声叫我过去,质问我为什么不去地里干活。我耐心向他解释,自己正在坐月子,不能下地干农活。

此时丈夫也跟着公公起哄,犹如火上浇油。见丈夫也不体谅自己的难处,我心里难受至极,想着娘家离此又远,想找个诉苦的人都没有,不禁悲从中来,委屈的泪水滚滚而下。

伤心之余,我还是谅解了公公,他虽然向我发火,毕竟还是为了我们一家人好。因此,我还是见他活儿忙,就主动帮他做饭(分锅吃饭),我家只要煮好吃的也总会叫他与我们一起来吃,大姑姐回娘家都是我们家招待。但老人似乎一点儿不领情,好似一块坚冰融化不了。我不免生出了怨恨心,觉得他自私,不知道为人着想。

有一次,公公给孩子买了两瓶娃哈哈饮料,事后向我要钱。公公脾气暴躁,还曾经动手打过我们夫妻俩。从此,我对公公的积怨越来越深。这些烦恼的家事搞的我身心俱疲,后来患上了浅表性胃炎,服药后又引发了咽喉炎、头痛病,易感冒,而且药效甚微,病情渐渐加重,身体免疫力降低,我心里十分懊恼,看来今生注定要与药相伴了,令我愁苦不堪。

绝处逢生 喜遇大法

就在此时,即一九九八年冬月初,在好心人的引导下,我幸遇法轮大法。记得当天在学法时我是单盘腿,两手捧着宝书,双眼凝视着师父的照片,无比虔诚的说:“师父,我要做您的真修弟子。”这是同修教我的。

回到家我接着学了半个小时的法,感到困意袭来,我也没多想,倒头便睡。这一夜连梦都没有沉沉的睡到凌晨。次日醒来,真是感到神清气爽、精力充沛,心里无比的惬意,这种美妙的感受是我从未体验过的。至此,困扰我多年的失眠症彻底消失了。

从此我就到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和集体炼功。吃中午饭时,同修煮的是干饭、炒的炝白菜。我想自己有胃病,吃不得干饭,就对同修说出了自己的顾虑。同修鼓励说:没事儿。师父讲了“好坏出自一念”[1],你可以吃。师父说没事儿,那就没事儿!

我听了信心倍增,就放心的吃了,结果真的啥事儿没有。我对师父彻底信服了。回家后把所有的中西药都搜出来全扔弃了。

在日常生活中,我处处事事都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每天认真学法并炼好五套功法,从不懈怠,昔日折磨我的诸多病症也都不见了踪影。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脸色白里透红,再也没打过一次针、服过一次药了,对人生有了全新的领悟。大法从里至外彻底改变了我,给我的生命注入了新的活力,象甘霖一样滋润着曾经干涸的心田。大法让我这个苦命的人终于获得了重生,幸福与快乐时时伴随着我。从此,我义无反顾的紧随师父走上了返本归真的金光大道。

化解矛盾 善解怨缘

有了大法的指导,我家做什么事都很顺利。凭着我们夫妻俩的勤劳肯干,很快还清了家里欠下的外债。

公公和大姑姐内心也很佩服,因为他们亲自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公公逢人便夸我能干。大姑姐和公公也因此相继走入了大法修炼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几个月,中共邪党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大姑姐和公公产生了怕心,放弃了修炼。

一九九九年的夏季,我和丈夫商量,决定重修住宅。修房建屋涉及到请人帮工的事儿,为了减少开支,自己能干的活儿,我们尽量不请他人。

修房期间,公公对我丈夫说,我们的伙食差,请不到人。我丈夫不服。为此,父子俩吵了起来,公公恼羞成怒,抬手就打了丈夫的耳光,当时我在里屋做饭,对外面发生的事一点儿不知情。

第二天,我和乡民去邻村加工房打米,公公也去打饲料。因为加工的人很多,排长队,想到家里很忙,我等不及就提前回家了。加工完毕后,那些叔伯婶娘见我还没去,就请公公帮我把米挑回家,但他却一口拒绝,后来还是我去挑回来的。

日近黄昏,天色不早了,眼看公公还没回来,老人眼睛也不好使,我生怕公公摔着。大法师父教我们真诚善待他人,处处替别人着想,我就赶紧请了一个邻居的孩子帮我烧火,叫我儿子去给他爷爷支灯。但孩子去了半天也不见他俩回来,我就更不放心了,便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儿亲自去接公公。见着公公后,我要帮他挑。可他好像余怒未消,粗声粗气的拒绝了。但我不计较,还是照样给他支灯照路。

虽然公公当时没有接受我的好意,但心里对我的行为却很认同。我不计较个人得失,一如既往的帮他干活,无怨无恨。公公打心眼里为我高兴,他对乡亲自豪的说:“净莲学大法走对了,庄稼种的好了,对老人也更孝顺了。”

公公住院 悉心照顾

通过学大法,了悟了人生的真谛,明白公公以前对我的不是,都是在业力轮报中还业。师父讲:“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1]

这些年,公公一直与小叔子共同生活,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每况愈下,经常抽烟对他的健康极其不利。

二零二零年五月下旬,公公病情越发严重,不得不住院治疗。我和丈夫开了家小饭店做生意很忙,丈夫更是起早贪黑忙店堂,还要跑医院。我体谅丈夫的艰辛,主动到市场买来补品炖好,亲自送到医院,象亲生女儿一样尽心侍奉公公的起居生活,为他洗澡、接屎倒尿,从不嫌脏。

其他病人和家属都以为我是公公的女儿。当得知我是儿媳后,他们都很羡慕公公有我这样的好儿媳。

虽说公公生病住院,身体很难受,但只要我出现在他面前,他的心情就会立刻好起来,总是笑眯眯的问:“净莲,你来了?”

一周后,公公就出院回家了,虽说我们没生活在一起,我还是尽一个晚辈的义务和责任,隔三差五的买一些老人喜欢吃的菜送过去,并不厌其烦的给他洗衣倒尿。过去我是闻不得一点儿腥臭味儿的。现在一点儿不嫌脏,也闻不到什么臭气,也许是师父把怕脏的部分给闭塞掉了吧。因此我总是无微不至、任劳任怨的干着人家不愿干的事。而大小姑子们回来照顾她们的父亲几天心里都很不愿意。

忙乎完后,我就带着公公一起学《转法轮》,但他只觉得大法好、师父好,并没有真心想修,最后身体还是不行了。我和大姑姐一起给公公洗澡。

六月二十一日,公公安详的离世。

看淡钱财 不计得失

公公生前说他积攒了三万六千多块钱作为他自己的丧葬费。可老人去世后,小叔子却矢口否认,我们也不计较,就主动掏钱支付了全部费用。我们为老人付出的一切,小叔子却只字不提。他们几个兄弟姐妹还因此在心里闹别扭。

丈夫心里不服气,在清理公公遗物时找出了几张银行卡,我都亲手交给了弟媳妇。但丈夫与小叔子因此闹不和,我极力劝阻丈夫。最后还是大姑姐不忍事态发展,挺身而出主动为我们澄清事实,大家才知道了真相,都明白我是真心善待老人。虽然大家坐在一起吃了饭,但他们兄弟姐妹之间却产生了间隔。

今年公公去世一周年了,我就想利用这个特殊的日子消除兄弟姐妹之间的间隔。我用在大法中浅悟到的法理劝慰丈夫不计较过去的一切,丈夫默默接受了我的意见。在吃饭的过程中,大家心情都特别好,互相尊重,和好如初,全家人其乐融融。

结语

如果不修大法,我就不能在这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尘世中始终保持一颗善良、淡定的心,也绝不会善待所遇到的一切人和事,是师父和大法善解了我和家人多年的冤怨。

衷心感谢师父和大法对我们一家的救度之恩!
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