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为法而来的生命

更新: 2021年09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每当回忆我得法的经历,心里无限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从小就练气功,练哪家气功都出功能,还曾经起空遇到高压线,被电击倒在地上,睡了半个多小时才起来,浑身冒了很多大汗。从那以后就不敢再练了。

一九九六年母亲住院,邻床一位老太太的儿子听我讲话,说我对气功懂这么多。他拿出一本《转法轮》让我看,说这是高级气功你看看,我心想我练了这么多气功,现在没有让我想练的,就说我不看。他一下塞到我手里,我不好意思就翻开看了师父的照片和目录。这一看不要紧,我当即就出功能了,天目、遥视、宿命通全开了。

当时母亲处于昏迷状态,我就对家里人说:母亲明早上八点走,他们不信。到了那天,二哥给母亲号着脉看着手表,到八点整,母亲心跳停止。接着我又对病房其另外两个人讲他们一个四天,一个九天出院,结果都一点不差。这下医院的医生、护士和那些住院的人们都把我当成“神”了。

我对家人讲:母亲灵魂上天,她的尸体不硬,三天后火化发现尸体是软的。母亲有此造化,与她一生知书达理、善良为人有关,也与帮我今生能得大法有关。我有姐哥八人,家里小孩太多了。母亲生我之前与人家说好,出生后就送给人家了。可没想到我是连胞衣降生的,母亲读过历史书,认为我也不一般,就没把我给人家。

从南京安葬母亲回来的当天,我就去新华书店,看到外面书摊上就有《转法轮》,我就拿起来,打开一看正好是第二讲,讲的是天目、遥视、宿命通,我站那儿一气看完。书中把这些功能道理讲的清清楚楚,我心想:联想这些天我出的功能,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我可找到真正的师父了。我当时就买了两本书:《法轮功》和《转法轮》,我就开始了修炼

修炼后我才知道,以前我练了几种气功,都出功能了,出了功能以后,气功书上就没有告诉你怎么往下练了,所以就不再相信气功能练出什么高东西。师父慈悲,为了度我先让我与法结缘,虽然没看几页,师父就让我出天目、遥视、宿命通功能,然后引导我看《转法轮》,让我认识到法轮大法能指导人往高层次修炼,从而引导我走入大法修炼。

二零零零年我被邪党非法判刑三年半。一進号子里去,就有四个犯人过来打我。打我一拳凉嗖嗖的進到身里很舒服,一点不疼,踢我一脚也凉嗖嗖的進到身里很美妙,一点不痛。我笑眯眯的摆着手:来!来!来!打吧,打!犯人说怎么打你还笑?我说你们打的不疼能不笑吗。他们吓的不敢再打了。我才想到师父讲过已经把我们都推到位了的涵义。

我从看守所到监狱,所有的当官和专门搞转化的人,都问我同样的问题:谁传给你的?你是怎么得的法?你讲一讲。我说你们要想听吗?那就给我半小时的时间,我来说一说。我就把我怎么得法的和这一切过程讲给他们听,他们听后都很惊叹,所以从来都没有人敢来迫害我。我那时就是号子里唯一的一个不剃头、不穿号服的人,所长都特别有交代,谁都不许迫害他。出狱后,单位搞提前退休,谁想退休还要给办理退休的人送礼之类,我什么心思没动,领导催着我办提前退休,都给安排好了,我什么劲也没费,退休都办好了。

这么多年来,都是坦坦荡荡、堂堂正正的走过来的。去年搞什么“清零”,社区的人员给我打电话让我签个字,我说:签什么字啊?她们说是什么什么的。我说:在监狱我都没有签字,现在叫我签字?!你拿来,我给你撕了!等了很长时间她们也没有来。后来派出所又通知我去一趟,我去了,所长说:知道你不会签字,不签字让你坐牢。我说:不签!后来所长自己说:不签算了,回家吧。

我学法有时学的完全溶入法中,字字句句都让我入心!让我忘记自己的存在了,只有法、只有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