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抵制迫害 瞿延来多次被呼兰监狱关小号迫害

更新: 2021年09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今年44岁的瞿延来因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大庆让胡路区法院、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到呼兰监狱。近一年来,瞿延来坚持信仰无罪,不穿囚服,抵制迫害,多次被关小号迫害。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开始,又被关入小号迫害。


法轮功学员瞿延来

瞿延来,今年44岁,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上午,大庆市局国保伙同龙凤区东光分局五、六个便衣警察,私闯民宅,利用开锁大王开门,进屋将静静坐在电脑桌前看电脑的瞿延来绑架,将他的私人物品等被抢劫一空。瞿延来被非法拘禁在大庆市看守所。

家人惦记他的安危,依法请律师会见,看守所亵渎法律,把“上面文件”当作法律施用,以“上面”有文件为由,不准律师会见。

公、检、法不法之徒,为了达到迫害好人的目的,罗织证据,滥用刑法“三百条”,给瞿延来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跨区构陷到让胡路区检察院、让胡路区法院。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四日,瞿延来被让胡路法院非法开庭。瞿延来陈述道:“我无罪,法轮功不是X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审判长张欣乐打断他的话,不让他说法轮功,剥夺瞿延来的陈述权。

二零一九年八月,瞿延来被让胡路法院非法判刑五年。瞿延来不服一审判决,聘请律师依法上诉大庆市中级法院。然而,中级法院失职,非法维持冤判。瞿延来被劫持入呼兰监狱。

在呼兰监狱遭关小号迫害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一日消息,法轮功学员瞿延来,不配合呼兰监狱邪恶的洗脑迫害,不“转化”、不穿劳改服等被监狱狱警迫害。

二零二一年二月二十五日,瞿延来被非法关押在呼兰监狱九监区。他因不穿囚服,穿自己家带来的衣服,出工到二门时,被防暴队人员套上黑头套、铐上手铐,关入小号。瞿延来绝食十五天,抵制迫害,被灌食十余天。

二零二一年五月三十一日,新任中队长王玮把瞿延来叫到办公室,用电棍电击瞿延来。瞿延来绝食抗议,王玮怕出事,放弃进一步的迫害。

二零二一年八月八日消息,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呼兰监狱九大队一中队的瞿延来,在二零二一年二月,曾因拒绝穿囚服,被非法关押小号十五天。头七天,瞿延来被狱警强制成双手背铐姿势,身体非常难受。

目前得知,从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六日开始,瞿延来又被关入小号迫害。

上海交大优秀学子陷囹圄 坚持五年绝食抗议迫害

瞿延来,是黑龙江省大庆市人,一九七七年出生。小时候的瞿延来,很喜欢看书,上小学的阶段,他就看完了父亲几箱子的藏书,包括《史记》、《资治通鉴》这些晦涩难懂古书和许多世界名著。数理化更是他的强项,他曾获得过黑龙江省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特等奖。

一九九五年,瞿延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能源工程系。这个时候,瞿延来已经长成了一米八几的大个头,体格健壮,人又憨厚直爽。

上学的时候,瞿延来有机会接触到了法轮大法。瞿延来也在断断续续的阅读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一本书还没有读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国共产党开始镇压法轮功了。一夜之间,中国各地的大小电视台、电台、报纸、杂志,甚至农村的广播,都开足了马力对法轮功进行批判。

一天,瞿延来坐在电视机前,认真看完了这样一个节目。他发现里面所讲的内容,都是对法轮功的污蔑和栽赃陷害。从那天起,他就向身边的人,包括同学、朋友、乘车同行的人,告诉他们宣传中的种种破绽,并且告诉人们他所了解的法轮功究竟如何。

二零零二年八月,瞿延来去了上海工作。二零零二年九月三十日深夜,瞿延来被上海普陀区公安分局的警察劫持,后被非法判刑五年。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他一直绝食绝水抗议对他的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受毒打,野蛮灌食造成四次严重胃出血,几度生命垂危,原本身高一米八,体重一百四十多斤的壮小伙子,被折磨得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生活无法自理。

正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面对如此巨大的人生困难,还有遥遥无期的牢狱折磨,瞿延来用在法轮大法中修出的为别人着想的心态和信念,支撑着他坚强的走过了生命中的一劫又一劫。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