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听到迫害消息后泛起的思想说起

更新: 2022年01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一日】这几天听到本地同修有被绑架的消息,其中就有我曾经接触过的同修,心里受到了一定成度的冲击。

一、听到迫害消息后出现的一些想法是从哪里来的

表现很突出的一次是,一位同修到我家告诉我说:“某某同修也被绑架了。”因为我们曾经有过接触,还在一起学过法。当同修坐到我身边对我描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一种很邪恶又极端恐怖的怕的物质袭来。我首先想到的是:“是同修给我带来的吗?”转念又一想不对,这是我感受到的,应该是我空间场中的物质。一定是我有这种物质,在外部这种情况的诱因下使它暴露了出来。

通过这个感受,我想到一个问题,其实很多同修都有我类似的情况,都把自己恐慌的原因推给是这次绑架事件造成的。有许多同修表现出各种各样的思想状态。有的想:“我可离谁谁远点,她可能不安全。”有的想:“我先停几天讲真相吧,等过了这个风头再说。”还有的想:“我还是别要真相资料了,省得给自己带来麻烦和危险。”还有同修因和被绑架同修平时联系密切,一听说该同修被绑架了,吓坏了,应该供给同修的资料都不要了,出去讲真相也借口家里有事不去了,有的同修之间因为怕心甚至出现了激烈的争执等等。

总之这件事情发生之后,触动了一些同修许多的人心。这些想法从哪里来?是符合宇宙特性的真我发出来的,还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

我认识到,以上表现出来的种种想法,可能都不是我们自己的真我,都是旧宇宙的观念或旧势力压入我们的思想中的。

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的想想自己,真正的向内找一找自己?在整理这篇稿子期间,我有一次发正念清理自己时就感受到了这确实是我空间场的物质。当我把这些清理了我就感到身体一下轻松多了。好象一些败坏的物质去掉了。

二、如果你真的遭遇这些魔难,你怎么看魔难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你认为是同修带来的从而怨恨同修,还是你自身的业力造成的,应及时归正自己?所有的魔难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业力,只不过是旧势力利用了这个业力,同时抓住了大法弟子修炼当中的漏,才会把你的业力聚集到一块扔到某些方面,或者绑架迫害;或者经济迫害;或者身体迫害。如果真的是同修的原因使你被绑架了,那也是你与他有着某种因缘关系,是你们之间的业力轮报,宇宙的法理可是绝对公平的,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发生呢?

师父讲:“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1]这点如果认清了,我们还会埋怨同修吗?还会认为是同修给你带来的魔难吗?

三、咱们为什么会遭受魔难?

其实我上面说的还都是在遇到魔难时,我们不能用人心对待迫害,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为什么会遭到迫害的。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正法时期修炼,那么旧势力插了進来,可旧势力是宇宙坏灭时期产生的生命,他们的所谓的考验大法弟子的观念和方式都是败坏的、变异的,也是极端邪恶的。迫害是旧宇宙败坏的神形成的强大观念,就是只有经过迫害,才能考验修炼人,才能让修炼人在走过迫害的过程中树立威德,所以过去几大宗教在人类传法时都经历了不同成度的迫害。那么这种形势下大法弟子不得不承受着巨大的无形的思想压力。同时实质的迫害也一直在发生着。

可是这次师父是在传整个宇宙的根本大法,大法弟子的最大责任是救度众生,那么旧势力压下来的迫害物质因素就是师父让我们否定的东西。这里有几点我想和同修交流一下:

第一,师父说:“但是它们毕竟做了它们要做的,大法弟子更应该做的更好”[2]。我们应该怎样做才叫做的更好?“四·二五”当时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我不细说,可是我想如果不是一万人,而是十万、百万,结果会如何?师父从来没给我们安排以这种魔难形式修炼,如果我们都能认识到否定这种安排、更多人都走出来,那么也许这场持续了二十二年还在继续的迫害九九年就被制止了。

第二、如果我们碰到了魔难,那又如何做才是真正的否定旧势力呢?给迫害者讲真相。对那些不可救要的也要把它曝光,而不是一味的承受。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在做。同时,师父在二零零四年写的经文《正念制止行恶》中已经明确告诉了我们怎么做,同时也给我们打开了这部份功能,可是能悟到且能做到的大法弟子却不多。

我当时看到这篇经文时觉得师父在给我讲神话故事,我不相信我有这个能力,可见我离师父的正法進程差得多远。有些同修可能也做了,但却不管用。为什么?我的理解是,我们还不够纯净,我看到有的同修情重,有的怕心重,有的象我一样不信,有的怀疑自己的能力等等。当我们有这么多的观念时,它都是抑制我们能力发挥的东西。

师父说:“一个神仙,挪动一个山不算什么,搬搬山都很容易。可是哪,那个神仙他是没有人心的。他完全是神的观念、神的那种状态。那带着人心能做到吗?绝对做不到。有的修炼人能做到,有的做不到,那就是正念足和不足的问题了。正念真的纯净到那种成度了才行。”[3]“有人说我觉的自己很纯净,其实不是,带着很多杂念,带着很多后天养成的东西。甚至于你觉的简简单单的一念,可能这基点、起因、附带的东西都是不纯的。”[3]

看了师父的这段法,我知道我真的差的太远。

第三,师父说:“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2]这句话又如何理解,怎样做才算做到了?这一点很关键,它主要体现在我们的思想和习惯中的。比如说我想,如果我被抓了,我就如何如何去做,抵制邪恶。其实这就是百分之百的承认了邪恶的迫害了。或者在发资料时想,有没有监控呀,能不能被抓呀,这不也是在承认这种迫害中在救人吗?或者经常说谁谁哪不符合法就会被迫害,不符合就一定要被迫害吗?

这不只是自己在承认迫害还把同修也推到被迫害的边缘。或者哪出现绑架了,学法点立刻解散,为了同修安全不联系了等等。其实这些所想所做都没跑出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个怪圈。都没有真正明白师父讲的法。虽然我明白了这个道理,在这次绑架中,我还时不时的返出一些这方面的思维,因为它太多太强了。所以分清哪些思想是承认旧势力的思想,哪些思想是否定旧势力的思想就变得尤为重要。

第四,师父明示:“连消除它们本身的魔难表现也不承认。”[2]这一点我在发正念时明白了一些,仅从发正念这个角度谈。比如,本地区谁谁被绑架了,通知大家给他发正念,我的心态不再象以前一样就是针对这件事去做、陷在其中。我完全站在正法的角度,就是除恶:这一点也非常重要,站在什么基点上除恶?是站在被迫害了、为了解决被迫害本身这件事上做?还是站在正法的基点上?

第五,师父讲:“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我与大法弟子都不承认。”[2]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都有哪些?我们又如何做才是不承认?到了现在,全国各地还存在抓捕现象,当然也有同修有漏的地方被钻空子,不管怎样,这也都是它们垂死挣扎的表现。

我们就找找自己。只有找到自己的漏,才能真正的否定它,也才能真正的否定旧势力。如果以上几点我们都想明白了,也知道怎么做了。

每个大法弟子都会遇到不同的各种各样的魔难形式,这二十多年来遇到的情况可能都包括在这段法里了。如果我们都切身的想一想自己的情况,深挖一下自己的思想,真的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那我们的境遇一定会变。

师父没度我们之前,我们也是旧宇宙的生命,当然也有旧势力的这些思维和观念,再加上旧势力对我们这种系统的、久远的安排,这些东西实在太多太强,突破它真的很难。可是师父给我们讲了法,我们就要多学法,学好法,学明白法,加上师父的点化,安排。我们一定要突破出来,还得助师救人。

我在写的过程中,同修给我读了一段法,使我感触很深。就用师父的这段法鼓励一下同修,也鼓励一下自己吧:

师父说:“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修炼人证实法,宇宙的历史中也没有过正法这样的事情,连神都没有听说过“正法”这一说,如何在世间证实法就更没有参照的榜样啊。完全靠着大法弟子自己在正法这条路上走出来、趟出这么一条证实法的路来,给未来,给未来的众生,给未来的常人社会,给未来的各界众生留下了未来的、不同层次的修炼、证实法和生命所存在的方式与状态。所以是至关重要的。你们如果在这次正法中走不好,那么也会给未来带来损失;你们走的越好,对将来、对未来就会奠定更加坚实、圆容不破的生命之路。这不是一般的事。看上去地球很小,全宇宙的生命、庞大的天体都下来了,这里成了众生的焦点,这里成了宇宙的焦点,所以从正法一开始这里所做的事情都不是小事。”[4]

就用师父的这段法鼓励一下同修,也鼓励一下自己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