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之中救人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三日】

一、大疫之下救人忙

在二零二零年中国新年到来之际,突然得知武汉爆发传染性和死亡率都极高的肺炎,各地都采取了严格的隔离政策,面对如此的大瘟疫,人们惊慌失措,街道空空如也,即使必须出门购买食物、药品,也都戴着口罩,人与人之间拉开距离。

即使在那种情况下,我仍每天都出去发真相资料,能救一个人就救一个人。

大疫发生后,人们开始反思,甚至很多人主动在找真相。一次,刚走到公交车站,一位以前见过但不听真相的女士急忙与我打招呼,说:“终于见到你了。现在瘟疫这么厉害,听说法轮功能躲避瘟疫,我们同学聚会时,也都说想了解法轮功。你能多给我点资料吗?”当时我带的资料已发完,她就给我留下了联系方式。

我每天早上发完六点正念带上真相资料就出去救人。市内已经讲了好多年了,留给的几个地方给年龄偏大的老年同修去做,我们年轻点的就去周边的乡镇。以前讲真相,好多人以为真相跟他们没关系不接不要,瘟疫发生后,情况不一样了,人们都愿意听我们讲真相了,有的甚至当明白了我们是在救人时,会向我们合十,表示感谢。

一次,去一个集镇的路上,一位村民突然拦住我,说:“有新的真相资料吗?”我给了他一本最新的期刊,他高兴的说:“那边还有好多人在等着你们,快去救他们吧。”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小姑娘从山坡上跑下来,看上去也就是十来岁吧,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伸开双手,对我说:“我也要!”我就给了她一个护身符,告诉她记着念“法轮大法好”,会有神佛保佑她平安。她高兴的蹦蹦跳跳的走了。

那天,我们在这个集市讲完真相后,村民告诉我们,这条路几十里外还有个大集市,属另一个县城。我们立即出发,沿途遇到的村民们好多都没听过大法弟子讲真相。

走到一家门前,院子边站着一位十二岁左右的女孩,脸色蜡黄,懒洋洋没有一点精神。我上前问道:“你今天为什么没上学?”她父亲赶忙说:“她有病,已经好几个月没上学了。”我说:“今天遇见就是缘份。”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大法,修法轮大法可以使人道德回升,祛病健身有奇效,并给他们做了“三退”,给了他们一份真相资料。她的父母高兴的直说:“谢谢!”对女儿说:“这下有救了!”

那天,我无意中多拿了一大包资料,在那个地区全发了出去,劝退了五、六十人。

还有一次,我们去了离家很远的集市救人,看见一个年轻人,我走过去,对他说:你看最近瘟疫这么厉害,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神佛会保佑你平安的。他立即说:“你快别炼法轮功了。”我说,你是听电视上说的吧?现在电视上根本没有真话,电视上演的那个“天安门自焚”你仔细看了吗?那么大的火,自焚的人衣服都烧破了,满脸都烧伤了,一头黑发却完完整整的留在头上;严重烧伤病人应该住在无菌室吧,烧伤的身体、脸应该裸露的吧?可那个女孩却用纱布严严实实的包裹着,那位女记者既不戴口罩,又未穿防护服,就弯下身近距离的采访她,你说这正常吗?噢,原来这自焚是假的!他知道了。我又给他讲了这瘟疫是怎么来的,现在发生的天灾人祸,是神在淘汰恶人,不信神、与魔鬼为伍的人,就是淘汰的对象。你加入了它的党团队组织,就是它的一份子,当上天清算它的时候,你就是它的陪葬品。

他终于听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我给了他一份真相资料,叫他自己看完后给亲戚、朋友传看。我说:“谁看谁受益,谁看谁平安。”他退出了党团队组织,直说:“谢谢!谢谢!”

一次,遇到一位男士,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阴沉着脸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我都希望你健康平安,远离灾难!”他的脸晴朗些了,说他是律师,是几十年的老党员了。我说:“这场瘟疫就是冲着共产党来的,共产党就像一辆驶向悬崖的列车,你就是车上的乘客。不退出,就是它的陪葬品,不危险吗?”我说:“神佛只看人心。你在心里真诚的退出就可以了。退出邪党,神佛会保佑你平安度过这场劫难。”他点头同意了,我帮他取了一个化名,做了三退,他高兴了,眉开眼笑。

二、风雨路上救人忙

师父说:“大法弟子不要辜负了正法中赋予你们的伟大责任,更不要使这部份众生失望,你们已经是他们能否走入未来的唯一希望”[1],“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1]

我们带上地图,专门去偏远的乡镇讲真相救人。现在几乎村村通公路,村民告诉我们,顺着每个路口往里走,進去就是村子。我们進去后才发现,原来里边村村相连,路路相通。我们就地毯式的一个镇一个镇的走,一个村一个村的走。有个村民告诉我们,他们一个大队就有几千人。这么多年来,我地还有大面积的人没有得救,只觉的自己肩上的担子很沉很重。

一天早上,倾盆大雨下个不停,我和同修商量,今天雨这么大,要不咱们在家学法吧。同修说,今天出去,哪怕只救一个人,咱们也要去。我们就去了几十里外的一个集镇。

路上行人稀少,我们就進到村子里面,这才发现,以前空空荡荡的村子,现在几乎家家相邻,我们挨家讲,一个多小时,劝退了二十多人。

从村子出来,我们又去了另一集市,尽管下着大雨,路上行人还不少,我一边走一边救人,不到半小时又劝退了十五人。每劝退一个,就给一份真相资料。那天讲真相没有一个不听的。我们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把路提前为我们铺好,把有缘人安排在这儿,就等着我们跑跑腿,动动嘴。

我们每天去不同的集市讲真相救人,每到一处,都要买些东西,哪怕暂时用不上,只想把真相币留下。一次,遇到一位佛教居士,听了大法真相后,激动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当时资料已发完,我就给了他一张真相币,他小心翼翼的双手捂在胸口,本来他在岔路口,就应该和我们分手,硬是多走了几里路,把我们送到车站。临走时,他嘱咐我:“下次多带点真相币,我也换一些,我也帮你们花。”

一次,去一个村子救人,老远就看见村口站着一个人。农村人和城里人很不一样。待我们走到跟前,他就热情的招呼我们去他家坐坐。我们给他讲了法轮功是什么,现在已洪传到一百多国家和地区,邪恶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所谓“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为什么要“三退”等等。他终于听明白了,说:“以前心里有许多困惑,今天终于解开了!”他说,他以前当过兵,入过党。我们说给他起个化名退出吧,他说:我叫某某某,就用真名退。

我们刚要走,他急忙叫我们等一下,然后就進屋去了。一会儿出来时,手里拿着两张五十元人民币,非要给我们,说:“你们这么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拿去坐车用吧。”我们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

三、救人路上有师护

一次,我们三位同修驾车去了几十公里外的乡镇救人。那天效果特别好,我们三个人劝退了一百多人。回来时,走到最后一个路口,马上就要上国道时,突然来了两个警察拦住了我们,我以为是没戴口罩的缘故,就赶紧戴上。

一个警察过来就向司机同修要身份证、驾驶证,一边盘问,一边不停的打电话。我和同修赶快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另一个警察翻了前边同修的包,同修资料已发完,是空的。

他又想来看我的包,我包里还有少量未发出的资料,我当时什么也不想,就是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他看了几眼我的包,还给了我。又反复盘问另一同修:是不是从某某地方过来的?同修机智的回答了他。

折腾了一阵,在师父的加持下,他们一无所获,啥也没说,就把车钥匙还给了司机同修。我们平安的回到家。我们知道,是师父帮我们化解了这场迫害。

事后,我们都向内找了自己:有个同修说是自己看救人的效果好,起了欢喜心;有个同修说,我们可能在安全方面存在漏洞,才被邪恶因素钻了空子。我们深知,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也是修自己,去执着心的过程。

前边的路,无论还有多远,我们都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兑现史前誓约,完成历史使命,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