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证实法 救人不怠

更新: 2021年12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近两年,世间形势变化太大,武汉肺炎暴发后,全国各地都在封村、封城,给救度众生带来难度。但不管怎么难,也有大法弟子能走通的路,下面是我近两年的修炼心得。

一、在疫情期间证实法 家人明真相

二零二零年过年前的一天,接到三姑姐的电话,说我九十七岁的老公公病危,住院抢救。次日早上,我和先生驱车往老家赶,第三天中午,才赶到婆家。先到医院看望老人,他看到我们后,很高兴,红光满面,精神反而好,但我担心是回光返照。

我回去洗漱后,准备晚上来医院值夜班,陪护老人。回家刚吃完饭没多久,三姑姐就来电话,说老人不好了,让大家速去医院。我们赶到医院,看到老人被一口痰卡住喉咙,在喘粗气,脸色难看。医生说你们准备后事吧。仪器上心脏、脉搏的数字在往下降,渐渐成一平线。三姑姐在哭,我说你不要哭,快给爸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念了几声后,不念了,叫我快点跟她去准备后事。

我没动心,相信师尊能救他,但他们全都走了,包括我先生。当时偌大的病房里,就剩我一个人陪着一个濒死的老人,但我没有害怕。我拉着老人的手,一心不乱的给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不修炼,我真的做不到。

半小时后,三姑姐买寿衣回来,看到仪器上心脏、脉搏的数字在往上走,赶快喊医生护士过来。大家一看老人又缓过来了,非常高兴,老人被送到重症病房。第二天,老人就能進食了。在神迹面前,在场的几个亲戚都明白是大法救了老人。

在婆家那段时间里,我时时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护理老人外,家里的脏活累活主动去做。婆家房子是前年刚建的三层半的新房,没人打扫,脏的一塌糊涂,我用了整整一天时间,每个角落每个房间,都打扫的整洁如新。大姐夫看到后,满意的说,这才像个家。

我之前没护理过老人,护理老人要接屎接尿,我都争着去做。奇怪的是,当我把怕脏怕臭的心放下后,给老人接屎接尿都没闻到一点臭味,应该是师父帮我把这个臭味拿掉了。有时,老人吐痰来不及,我就用手去接,之后,洗手时,也没有脏的感觉。帮他洗脚、泡脚、翻身,护理老人我都是尽心尽力做。

在医院,我不断给老人念九字真言,我叫他念,他说知道,夸我是好孩子,但他自己不敢在医院念,只在心里念,因他在“文革”期间被整的很惨,被批斗、下放到农村,对邪党很怕。我能得大法就是因为公公学了,觉的好,才让我学的。但邪党一打压,他就害怕了,不敢学了。

过年期间,因为疫情,医院被封闭了,只留两个姐姐在医院护理,其他人不让進。老人在医院治疗效果不好,不能進食,要下胃管,老人不同意,姐姐们商量后,决定把老人接回家,就念法轮大法好。

刚到家,老人就能喝点小米粥,也跟着念大法好。小姑姐怕老人记不住,用毛笔写了“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贴在老人床边,让他能看到。之前,小姑姐不太相信大法,这次她真信了,还告诉她小女儿每天念一千遍,因她小女儿刚做了手术。有邻居来看老人,小姑姐就跟人家说大法真好,老人就是因为念大法好,才好起来的。我跟邻居讲真相劝三退,她也帮着说。

疫情期间,其他人不能来,家里就我和三位姑姐一起照顾老人。三位姐姐要跟我学炼功,我就教她们炼,我们一起早、晚各炼一次。

十多天后,老人到寿,很安详的走了。家里的所有亲人一直帮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陪他走到了最后。之前,三位姑姐对大法真相也是半信不信的,这次父亲身上展现的神迹,彻底改变了她们。

在婆家期间,我抓紧有限的时间用手机对打救人。疫情期间,很多人求救的愿望很强,也容易劝退,不好退的比较少了。很多人听明白后,都很感激,不断说谢谢!

二、在手机拨打的过程中提高心性

疫情期间,我的几部手机起到了大作用。我请师父加持,突破封锁,拨打时间比以前长,尽量多做、多退,也确实明显感到师尊的加持。比如手机充值卡快用完了,正发愁无处买呢,就有同修来信,说有充值卡,让我及时充值。还有每次扣的话费很少,退的人却还多,真是超常。

我用手机对打讲真相坚持好几年了,每次出去用电话讲真相大约一个半小时,通常能退三到六人,多时能退八、九人,少时退一、二人,偶尔也碰到不退的,我都不动心,以讲清真相为目地,对方不明白真相,就多次拨打。手机拨打中,什么人都能碰到:感激的、赞扬的、骂人的、挖苦的、威胁的、要钱的、要举报的等等……特别是碰到号码是公、检、法人员的时候,很考验心性。

一次,刚接通电话,我说明来意,并劝她退党,对方说:“你给我打电话是啥意思?我不但是党员,还是公安局长。”要是之前,我心里会想,国家主席都要平安,何况你才是个公安局长,有什么了不起的,有争斗心、自以为是的心,但此刻,我意识到这个想法不好,就顺着她的执着平和的说:“公安局长也要平安啊!不管谁都好,命是自己的,现在很多高官都在退呢。”她说:“你不能乱宣传,乱宣传你要负法律责任的。”我说:“我没有乱宣传,你想一下是不是这样,头顶三尺有神灵,人在做,天在看,我不要你做什么,顺应天意,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我打这个电话来真的不是搞政治,而是告诉你危难中的保命良方。神要清算共产党,我们好人不要受其牵连,早退早平安。其实三退好简单,神看人心,我帮你起个化名叫某某,跟头顶神灵退出来保个平安好吗?”她说那谢谢你啦,谢谢你啦,但没有明确表态退。

我说:“佛度有缘人,度的是好人,你也是个好人,我们打这个电话来,就是希望好人平平安安,今年是个灾年,武汉肺炎已经变异变种,北京肺炎是新型病毒,下一波疫情很快就会到来,朋友!我真心想你能平安,希望我的祝福你能够听得懂,”她说听得懂。我说:“用某某的化名帮你退好吗?”她有顾虑,说不用了!我感觉到她又顾虑又怕,又认同我说的,心里很犹豫,但我一心想救她,没动心,继续劝说:“朋友!不要错过上天给好人的机会,这样的机会不会常有,没有人打电话来骗你平安的。”她一直说不用了,说她很平安,工作也很忙。

我说孔子有句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它就是危墙,随时会倒,远离它,别让它砸到。再打个比喻,如果你知道这辆列车是驶向死亡的深渊,那你选择继续坐在车上呢,还是选择下车?你能接到这个电话,说明你也是个有福之人。平安就是福,佛度有缘人,我真心希望你能平安。得失一念间,平安就是你自己平安,不是为了别人,不要错过上天给好人的机会。你听懂了吗?”她说听懂了。我说:“你真是没听懂,听懂了,谁不要平安?天灭中共是天意,天意难违呀,我们老百姓要顺应天意才能够平安,我帮你起个化名叫某某,你说好,就可以了,退出来平平安安,好吗?”她终于开心的回答:“好好,平平安安,谢谢你!”我再告诉她大灾难来的时候,记着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给她发一个护身符的彩信。

要做好用手机对打讲真相项目,不容易。虽然邪恶因素已经少之又少,但为了弥补力量的不足,邪恶表现的也越来越疯狂。而且三退语音真相电话打了这么多年,有些众生多次听过真相,有的一听就挂电话,再打过去,就被拉入黑名单。是什么障碍了众生摆脱邪灵的捆绑?我悟到,要改变这种不正确状态就要多学法,因为正念来自于法。在学好法的基础上,还要记住时时向内找,在这个救人的过程中,及时修去人心,用法来归正自己,用更纯净的慈悲心去做好,自身的修炼状态好,才能救度更多众生。

从法中我悟到,救人就要用真心踏踏实实的去做,不浮于表面;同时多发正念,清除邪恶封卡,浪费大法资源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清除我所到之处另外空间干扰众生得救的一切邪恶因素,让监控设备不要参与迫害救人的大法弟子,监控对好人不起作用;呼唤众生明白的一面清醒过来,珍惜师尊的慈悲,赶快明真相得救。

邪党对手机的监控干扰很大,现在电话卡很难买到,封卡严重、邪党对电话的监控加剧,但我做这个项目时,就抱有这样坚定的一念:我的声音是来救人的,邪恶定不到位,也监控不到。同修来信说手机监控很厉害,提醒我注意,我听后没动心。一次,有个人听到我打的真相电话,就威胁我,说已经把我的电话全部录音,要发到网上去,我跟他讲真相,他不听,我就发了这样一念:有缘人听到是真相,没缘想搞迫害的,听到这个录音就象鸟叫,听不出个来,心里也没有怕。自己心里有坚定的一念,救人是最正的事,谁也不配来干扰。

三、整体配合、解体迫害

有两位同修被绑架,关在看守所里。A同修找到我和另一位同修,请我们帮忙找律师。同修有困难,当然要帮,我们就商量着一起去。A同修提前联系了同修家属,因需要家属配合签委托书请律师,律师才能去看守所会见难中同修。难中同修经济困难,另有同修准备代付律师费。那天下午,我们驱车前去找到了难中同修家属——他的媳妇,说明来意,跟她善意的讲费用我们这边出,只需家属签一份委托,她很犹豫。看她样子为难,就让她去跟家里人商量,我们在外面等。

半小时后,几个辅警骑着摩托冲向我们,我们被包围了。他们说,我们被举报了,要查身份证。原来这个媳妇被公公唆使去报警了。当时,师父的法出现在我大脑中,我明白,就是不能配合邪恶,全盘否定,只走师父安排的路。

B同修马上给女儿打电话,说我们被绑架了,要她把家里的事处理下。她女儿马上通知大家发正念。我们三位同修也有正念,一点都没怨那个举报我们的人,还觉的她很可怜。我向内找,出现这样的事,一定是自己修炼状态出了问题,是最近修炼懈怠了,发正念和炼功都不是太好,不够清醒,还有急躁心、埋怨心、妒嫉心、自我、不让人说的心等,找到后,就归正。

因为我们不配合,那个头打电话,叫来了几个警察,强行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里,我们就是讲真相、发正念,其它均不配合。A同修开车,包里的驾驶证被警察拿出来,知道了她的名字;B同修也只是说了名字。警察来照像,我们都不配合。我悟到不能配合,所以除了讲真相、发正念,其它就是不配合。

警察问我为什么不说名字,我说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我们没犯罪、没违法,不能配合你,我要配合你是害你。他说,我不怕你害。我说,我不想这样做。我们三位同修都这样想: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其他的都不要,也不承认。

到了晚上十一点多,我们三位同修同时发一念:必须在今晚十二点前回家!大约发了十分钟吧,就听到门口来人叫我们出去。

到了派出所大厅,之前绑架我们的警察都在,个个笑容满面。那个头头说:“派出所不会关好人的,当然也不会放过坏人。”我们也为他们的善举感到高兴。他们把没收我们的东西归还给我们,并打开路灯,让我们的车开出去,并嘱咐我们路上小心。

在师尊保护下,我们平安回家了。回来后,知道很多同修参与帮我们发正念,整体配合的很好。B同修女儿打电话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的人拒绝,也不受理,她女儿打了12389举报电话,举报警察不作为,大大的震慑了邪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