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没有过不去的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病都好了,红光满面,身体硬朗,爬楼梯年轻人都赶不上我。妻子、女儿、内、外三个孙子都相继走進了修炼的行列。我们家三代同堂,一起学法、炼功,共同精進,共同提高,其乐融融。大法太超常、太神奇了。下面我就说说这些年遇到的两件神奇事。

大孙子高烧退了

师父说:“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修炼中,我们对师尊讲的法,真信、坚信、金刚不动。如果我们象磐石一样对大法坚定不移,就会展现出意想不到的结果,神迹就将会显现在眼前。

十四年前的一个晩上,夜已经很深了,才七个月的大孙子浑身发烫,烧的很厉害。当时大儿子不在家,大儿媳很慌张,急的团团转。我一看,孙子的小脸都烧红了,额头烫的不得了。我妻子(同修)急忙抱起大孙子,就在他耳边念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不停的念,不停的念。我也给大儿媳说:“不要慌,我们有大法,有师父保护,你也虔诚的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会保护我们的孩子平安无事的。”

大孙子从一出生在摇篮里睡觉的时候,我们就给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抱着时就念《洪吟》中的诗词给他听。他经常转着小脑袋,这边耳朵听了,再转那边耳朵听,都听進去了。从小我们就给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那天晚上,我妻子满怀信心的抱着他,就在他的耳边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的念,虔诚的念。

到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小孙儿后脑发际出了点汗;到凌晨四点多钟的时候,小孙儿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身体不烫了,烧完全退了。我妻子把他放到床上,看到小孙儿安静的睡了。我们无比感恩师尊的无量慈悲。弟子无以为报,只有精進实修,报答师尊的救度之恩。

第二天清晨起床后,我看到师尊法像前的香炉已敬了三炷香。回屋看到熟睡的妻子,我想肯定是大儿媳敬的,她终于明白了。在事实面前,她终于真诚的感谢师尊的救度之恩了。而以前,我们给大孙子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她说:“那么小,听的懂吗?”给她讲“三退保平安”,出于对我们的尊重,是同意退出,但很勉强。通过这件事,她感动了,相信了。

正念显神威

在无比神圣、庄严的正法修炼中,转瞬已过了二十多年。在参加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中,我们都是雷打不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坚持着。严格按照师父讲法的要求,静心清理自身的空间场,调动修好的那面,助师正法,解体邪恶的干扰和迫害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们到邻市去发真相资料,很顺利。快发完的时候,被一个村民发觉了,他大吼着从家里跑出来,很快追上我们,抓着我的手,一拳狠命的朝我的脸上打来,嘴里散发着浓烈的酒味。他一手拿着我们发的真相碟片,问:“这是什么?”我说:“这是好东西,看了就会明白,对你全家人都有好处。”他根本不听,叫来了很多邻居,把我们围住,又联系警察,把我们拉到了当地派出所。

夜已经很深了,我们被非法关押在审讯室里,并被铐上手铐,留一个协警看着我们。出了这样的大事,我冷静下来,思考在哪里出了大漏,让邪恶抓住把柄迫害。

就在前不久,我们夫妻因一件小事发生争吵,越吵越凶,互不相让。气极之下,我还打了妻子一巴掌。过后我很后悔,找出了自己的争斗心、怨恨心、思想里残存的党文化,我发正念清除这些不好的心。我给师尊敬香时,也向师父认了错。但我没有向妻子认错。今晚这个村民借醉酒这一拳,狠狠的把我打醒了。我修炼这么多年,心性还这么差,错了还不认错,对不起慈悲救度我们的师父。

想到这里,我心情非常沉重,下决心在法中归正自己,清除一切不好人心,按照大法真、善、忍实修自己。我在心里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2]同时发出强大的一念:我修炼中有漏,会在大法中归正,不允许你邪恶强加的迫害。同时请师父帮助我们闯出黑窝,继续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

我们发正念让看守我们的协警睡过去。过一段时间,他真的睡过去了。我妻子的手一下子从手铐里抽出来了。因铐她的时候,她发出一念,手铐铐不住大法弟子。就这强大的一念,真的就铐不住她,就这么神奇。我就差了这一念,所以老挣不出手来,只能找钥匙来开。终于拿到钥匙了,但因灯光昏暗,找不到手铐的锁孔,找了很长时间,又请师父帮助,我们终于打开了手铐。

再接着开栏杆门的锁,打开了,但不小心锁头碰到钢门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夜深人静,一点小小的声音都可能把人吵醒。那个协警本能的站起来,但眼睛却没睁开,就又坐下睡过去了。我们发出的强大正念,使他昏睡了过去。我们继续发正念。又过了一段时间,看他没动,真的睡的很香,我们才轻轻取下栏杆门的锁头,推开门,再拧开房门,顺利的走出了审讯室,直奔大门而去。

到大门一看,锁开着呢,我们不由自主的流下了眼泪,知道是慈悲的师尊早就打开了门。我们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时刻在保护着弟子。我迅速拿下大门锁,推门而出,直穿过大街走進对面的民房,再横穿小巷,一口气走出了这个村庄,展现在面前的是一条大马路。

我们必须尽快离开此地,不可逗留。妻子迷茫的说:“往哪个方向走啊?”我指着比较明亮的一方,说:“就往这边走,师父就在我们身边,会指引我们走近道的,放心的走吧!”我回头看后面没有什么动静,就沿这条大马路快速的走,走,走。

估计走了一个多小时,前面出现了岔路,路边有一个小餐馆,还没关门,我买了两瓶水,主要是问明方向。又继续走,才走了一会,来了一辆的士,我们请司机把我们拉到前面熟悉的小镇,他说刚好是反方向,他急着回去交班,但答应帮忙把我们拉到前面的一个岔路口。我们上車后,才觉的安全、脱险了。

我静静的清理了自己的思想。接着我们就给这位司机讲真相(一个人讲,一个人发正念),司机听明白了,爽快的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我们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念保平安,他发自内心的感谢。到了岔路口,我给車费时他说不用了,明白了真相的人,他感觉到我们是好人,我还是坚持把車费给了他,并祝他好人一路平安。

我们往岔路上走,又碰到一辆摩托车,我要求把我们拉到前面的小镇,他说刚好是顺路。上车后,又开始给他讲真相,他也听明白了,做了三退。到了小镇付了車费后,我们身上的钱就全部用完了。要走路回家,需要几个小时。

我们又找到一辆的士,请司机拉到我们住的城市,司机答应了。车到家的附近,我叫司机停下来,示意妻子给他讲真相,我快步回家拿钱付车费。钱拿来了,妻子真相也讲完了,又一个生命得救了,我们也安全回家了。

回家后,一看时间已是凌晨四点了,女儿(同修)还端坐着在发正念。因为几年来每次到邻市发真相资料,都有两组人马,一组两人。我们被绑架后,司机同修拉着另一组同修回家后,迅速通知其他同修发正念加持我们,解体迫害我们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们凭着信师信法,与同修内外同心,在师尊的安排下,解体了这次邪恶的迫害。

当我们突然遇到魔难降临时,不要慌,要冷静的向内找,向内修,找出症结,到底哪里有漏了,哪里跟法拧劲了。找到后,用法归正自己,师父就会帮助我们顺利走出魔难。同时,要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和迫害。展现在眼前的,将是另一番天地,另一种境界,这使我们对大法更加坚定。我们也更加理解了师父说的:“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3]

以上我们的个人认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