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耳环和卖鱼大叔

更新: 2022年0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二零零九年得法修炼的。虽然修炼十多年了,可一路坎坷,我曾被绑架过、拘留过、遭受过酷刑,还流离失所近三年。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一直守护、鼓励着我,我才能走到今天,身体越来越好,思想境界也在不断提升。

现在我给大家讲两个修炼中的小故事。

一个金耳环

那是我刚得法不久的事。一天,班组里的两个同事为了一点小事争吵起来,开始是打嘴仗,后来居然动起手来,两人打到一起,打的很凶。人说女人打架比男人文雅,其实不见得,发起泼来,比男人还猛。她俩那天都使出看家本事:扇耳光、扯头发、专往脸上打,两个人都象激战的公鸡。不一会功夫两人脸上都开了花:鼻子出血,头发散乱盖着各人的脸,骂声不绝……

再打下去,两人都会出危险,于是同事就上去把她俩拉开了。同事扯着依然骂骂咧咧吵吵嚷嚷的这两个人去了医务室。

过了一会儿,组长回来跟我说:“你把地扫一下,某人说她的耳环被打掉一只,你看看能不能找到?”

地上很乱,有一些擦血的卫生纸,心里为她们难过。回想修大法前我和这两人也差不多。恶党从不讲忍,讲什么“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就是教人斗,谁能斗、谁敢出手,大伙都怕他,都服他。现在的人太可怜了……我一边扫着地,一边想着。

突然,看见了一只金耳环,真找到了,我捡起来,拿在手里反复看着,份量很重,至少能卖三百元。我想,现在的人穿金戴银,表面上一个个挺光鲜的,内心却是恶的,为一点小事就翻脸。那时,我生活也不富裕,当时就我一人在场,如果我揣兜里了,谁也不知道。可我是大法弟子,师父教导我要为别人着想,也讲过“不失不得”的法理。尽管我是新学员,还不懂怎样修自己,但有一点我清楚:师父讲的是心法,是往高层次上带人,不是自己的东西我一概不能要。遇到这种事是对我利益心的考验,是过关,我保管好,等她们从医务室回来后,我把金耳环给了那位同事。

不少人感到意外,这么贵重东西,谁知道她掉哪去了?谁找到了,谁会轻易拿出来?丢的人也没想到能找到,很感激的几次说:“谢谢你!谢谢你!”这是个“向钱看”的世道,偷还偷不到手呢,别说捡到的了。我告诉那个打架掉耳环的人说:“我要是不修法轮大法,恐怕你这个耳环是找不到的。你就念大法好吧。”从那次后,她成了说“法轮大法好”的活传媒。

这件事其实不大,但班组里的同事对大法都很赞成,对我的人品也很认可。同事在议论这件事时,我就说:“我要不学大法,捡到十块钱都会揣兜里,别说金耳环了。”虽然说这事不大,但单位里人都说我修大法人好,不爱财,可信。

卖鱼大叔喜欢使用真相币

这些年来,我每次出去买菜、购物什么的,都是花真相币。曾有人不理解,问我:“江泽民迫害你们法轮功,你干死他我也赞成,可你们在钱上写字,这对吗?不糟蹋钱吗?”我说:“古人惜命不惜钱,视钱为粪土;今人惜钱不惜命,为赚钱啥坏事都干。钱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和“三退保平安”,这告诉人天意,是神的安排,是神给人得救的一次机会,是在告诉人:命比钱重要,谁错过明大法真相和三退的机会,别说赚钱,命都没保障!现在是末劫时期,人还不清醒,神就叫人赶快清醒!”

每天我只要出去,就给人讲大法真相,走到哪里讲到哪里,亲戚朋友圈子讲完了,就给陌生人讲,有时一天能劝退二十多人。

有一次,我去一个市场的卖鱼摊位上给人讲真相。我给老板讲大法好和三退,他六十岁左右,看上去人蛮憨厚的样子。我给他讲真相,开始他哼哈着,象是应付,后来他看了我几眼,可能见我穿戴干净利落,打扮的也得体,用常人的话说是个“有档次”的人(我每次出去讲真相时,都打扮和修饰一下自己,让人感觉正派有素质),老板就认真听我讲。听明白了,同意“三退”。临走时,我又给了他一个大法真相护身符,他表示感谢。

又一次,我还是去了那个市场讲真相,忽然想起兜里还有一捆一元真相币,正好一百元。我想起卖鱼那个老板,就到他摊位前说:“你要零钱吗?带字的。”顺手递给他一张,说:“这钱叫‘吉祥币’,也叫喜钱,花这钱好,越花生意越好。”他笑了,点头说:“行,留下。”我把一捆钱递给他,他掏出一张一百元面额的钱递给我,我揣兜里就走了。

回到家后,我从包里拿出他那一百元,是折叠的,展开一看是两张,两百元。第二天,我就又给他送去一百元真相币,我说:“你给我的钱不是一百元,是两百元。”他满脸疑惑看着我,不相信现在还有这种不认钱的人!我说:“错不了,你那钱是折叠的,我打开看是两百。”他非常感激,说:“你这人真好,我遇上贵人了。”我说:“是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人人都这样。”

走的时候,我问他:“你兑换点真相币吧?一元的、五元的、十元的都有,你给顾客找零钱也方便,花这种钱,也是积功德的事。”他痛快的说:“行,先换五百元吧。”第二天,我给他送去五百元真相币。

过了几天,我盘算他花的差不多了,又送去五百。这一次他说:“少了,下次拿一千来吧!”可能他生意变好了,满脸愉悦。

我一次次去,他一次次接受,一般都是一千元左右,最多时,他朝我要两千元,他每次都很高兴。我想,花真相币这是神的安排,大法弟子花,常人也花,这钱又扔不了,人不想看真相也得看。

可能是那一百元的缘故,我每次去他摊位时,只要买鱼,他总想回报我,他的想法我知道,一再拒绝。有一次,我买了一条死鱼,他知道我不买活鱼,过完秤后,他说:“拿去吃吧,不要钱。”我说:“那可不行,修大法的人是为别人着想,哪能白吃呢?要失德的。”他执意不收钱,我说:“你做生意也不易,快收下吧!”但我明显感觉:他把零钱抹了,能有几元钱。每次去他摊位买鱼,他总坚持少收。我坚持不能少收,互相争让着,旁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是啥亲戚呢!

我入门晚,许多地方都没做好,与大法的要求差的太远。我会不断努力修好,在纯净自己同时,让世人看到大法的美好。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