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九零后”的修炼故事

更新: 2022年01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九日】我修炼法轮大法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爸爸因为身体不好,修炼了法轮大法;妈妈修炼后,身体也好了。当时我四岁,父母就带着我学法、炼功。我认字就是从学《转法轮》开始的。现在我已经不太记的认字的过程了,但那是一段较快的时间。在上小学之前,我就可以通读《转法轮》了。

一帆风顺的青少年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我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而且我是全面发展,参加了各种课外兴趣小组和比赛:画画、打乒乓球、作文比赛、英语大赛、演讲,为班级和学校争得了很多荣誉。而且,我的品德好,老师、同学都喜欢我。

我对学习感兴趣,对老师让做的事情能认真去完成。因为我几乎天天和家长一起学法、炼功,所以精力非常好。由于从四岁就开始修炼,我深深受益:喜欢学习,爱好广泛,总是能正面思考问题。有化解矛盾、变坏事为好事的信心和智慧。学习时,心很静,学东西特别快,总是有灵感。我深知自己的智慧和能力都来源于法轮大法。

進入初中、高中,我一直是学习比较出色、综合素质也比较好的学生。而且心地单纯,很少有同龄人的烦恼。对学习也一直不觉的有负担,而且思路开阔,对所有学科都喜欢。

但上高中后,我在学法炼功上懒散了,随着考试排名开始落后,逐渐思想上开始有了压力。高考前很长一段时间,学习都学不進去。临近高考,我的压力越来越大。最后,在班里很多同学请假,我也请假回家学习。但回家后,依然学不進去。

怎么办呢?我思索着:人生的路不管走向何方,我的心都应该是平静、坦然的。那为什么我面对高考会如此不安?我开始尽最大的努力学《转法轮》,尽管思想很多时候静不下来,满脑子高考的压力,但我坚持努力集中精力学法。家人也是修炼人,当时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每天我都是先跟家人一起学法,学完法再复习功课。

逐渐的,我的思想静了些,但还是不够稳。看当时的情形,真不知高考能发挥到什么成度。但我还是坚持尽最大的努力去好好学法,也渐渐的不去在意自己的变化,尽量把思维简单化:努力学习吧,考出自己的实际水平就是最好的,不再跟别人比,也不总去想自己的状态是更好点了还是更坏了一点。

妈妈在法上跟我交流,也不断的鼓励我。

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高考就来了。与其说我在备考,不如说我是在准备应对高考心态。

高考时梦寐以求的答卷状态

高考的前一天,自己心态调整的怎么样?开始我没有什么明显的感觉,好象也不是特别有把握,但不知为什么,提前去看看考场时,感觉挺轻松,而且特别的平静,好象被一种很强大的能量包容着。高考好象变成了一件平常事,我的内心出现了一股定力,似乎想让自己紧张一点都紧张不起来了。

在此之前的模拟考试中,我给自己各种心理暗示:让自己心态平静下来,正常发挥,可是我却没做到。

考试那天,我心里暖融融的,好踏实,感觉并不是在参加高考,只是在挺认真的参加一次考试。那是一个大考场,整个考场也都在一种很祥和的氛围中。大家都很安静,各自答题。

我没有感到紧张,也没有感受到考场里有紧张的气氛。好似大家都忽然理性了起来,只是在向老师交出自己多年的成绩。整个答题过程,我思路清晰,很自如的感觉,会的题先做,没把握的最后做,先不过多浪费时间。

那天答题向来很慢的我,居然还有时间做了高效的检查。那天我表现的是自己期望的那种答卷状态:很安心、有计划的答题,没有受到任何外界影响;内心强大,好象无论考场出现什么状况,我都可以完全不受干扰。可以说,在整个高考考试期间,我是超常发挥了。

高考之前我努力学法,而且是努力的静心学习,保持做而不求的心态,但在当时并没有明显效果。但我一直坚持告诫自己:要象一个修炼人那样去应考,不断按照大法去归正自己对于高考的态度。就在考试真正来临的那一天,师父就加持、鼓励了我:我的定力很强,不只涵盖我所在的考场,好象高考那几天所途径的路线、空间,一切范围内都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安宁。

我自己也说不清,因为没有任何预兆,那几天的心理素质就是那么的好。整个人似乎不生活在这个狭隘的空间里,而是在一个更美妙的地方,心胸非常开阔。回想起来,在整个高中三年中,高考那几天是我最惬意、放松的几天。

我万分感谢师父!

选择不签字

高考成绩公布了,我的成绩挺好,我去了很好的一所大学。入校时,新生报到,熙熙攘攘。老师发下几张纸让签字,并做了简单介绍。我一张张的读,突然看到有一张纸上竟然写着法轮功是“×教”。我坐在那个大大的教室里,心中无法平静:一所高校竟然如此不明真相,可那位老师看起来又是很随和、像是位会认真为学生负责的老师。老师人很好,但不明白真相,学校又发了这样的纸要填,怎么办?

我已经听不進老师在说什么。法轮功是好的,真、善、忍是正的,但我心里还是感到有压力。我忽然想到师父说:“但是总体上另外空间邪恶和正的力量已经失去了平衡,正的力量已经把天平压到最低点了。”[1]

我抬起头,望了望老师,在这个大大的教室里,看起来正气没有占上风。那我相信谁呢?最后,我把心一横:我相信师父,我相信法轮大法是正的,我就按照正确的做!同学们签完字,纸张散乱的留在桌子上离去,老师安排专人按类别在收签过字的几张纸。

我把其它的表格填好,把那张纸用手捏成一大团,带走了,回到宿舍后,我把它丢進了垃圾桶。然后,我给家里打电话。妈妈告诉我:“要有正念,不让那个老师发现,或者不让他想起来这件事。发正念否定迫害。”我心中也开始想着,老师找我的时候,该怎么给他讲真相

我想:要讲法轮大法是很好的信仰,重视人的道德的提升。如果学生修炼法轮功,能静心学习、开智开慧;一身正气,能与同学真心相处、对老师真心尊敬;各行各业修炼法轮功的人,都在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在家庭、工作中能为别人着想、能为公司着想;修炼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最后再讲“天安门自焚”是中共编造的谎言,大法洪传世间及国际社会对法轮功的声援等等。

我越想越踏实,对我没有签这个字一点不怕。当晚我就安心的入睡了。后来没有人因为这个事情找过我。我心中很感慨:当真正放下怕心的时候,也就没有了迫害或者魔难。

在工作中修去名利心

毕业不久,我踏入了一个陌生的行业。有些同事非常关注自己的业绩,有时表现的过份。不把心用在工作上,经常虚张声势,在领导面前表现自己,背地里却说上司的坏话。这些让我非常不适应,加上工作的压力,有时感到自己只是在尽力而已,却没办法把这些都当作是提高心性的机会,应该不断的提升自己的修为和工作能力。

有一次,我被安排去和同事一起收名片,我俩都笑盈盈的站在一号入口处。按理说,应该轮流收名片,或者大致讲一点公平。但那天A同事越来越不客气,几乎收走了所有的名片,最后主管都看不下去了。那时,我们手里的客户资源都很少,这些名片很重要,事关之后的工作。

我默默的换到了另一个入口,把这个入口让给了她。A同事经常拈轻怕重,不喜欢的工作就不做,等别人去做,很多事做的过份。但我按照真、善、忍去处理与同事的关系,放下面子,多付出,不求回报,所以我们之间关系还是很不错。

但是今天收名片中,她竟然破坏了这层关系。我自己知道,修炼人不能象常人一样去争,要有素质,保持风度,为公司不受损失,就得克制住自己。但是她这样做,看起来会影响我的工作前景。

眼泪在我的眼眶里打转,似乎能放下名利,也放不下面子,表面平静,心不静。我开始背师父的法:“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我反复的背,逐渐释然了。我在另一个入口安心收名片,眉头舒展。

第二天吃完早饭,主管兴奋的告诉我:“你的客户来了一个大订单。”对于当时的我,那的确是个大订单。我心里明白:是我在心性上提高了,师父为了鼓励我,就给了我一个大订单。

后来,又出现了同事公然抢客户或者制造矛盾等事,我都尽量把心放下,为公司着想,大度的处理问题。我知道,如果和同事闹起来,部门里不得安宁,这是一种内耗,受损失的是公司。所以我得提升自己,不能因为自己心胸不大、心性提高不上去让公司受损失、同事们的工作环境受影响。所以我都高姿态的处理问题,很多时候也真的放下了。

心里过不去的时候,我就学法,调整自己。这样,我虽然不是负责人,但经常站在公司长远发展的角度,为同事着想的角度去处理问题。在日常与同事的交谈中,化解同事之间的矛盾、同事和主管之间的矛盾,不说可能会引发矛盾的话,不说会影响同事发展的话,主动疏解同事与主管之间、同事和同事之间的心结。这些我都是默默的去做,坚持做。其实只要按照大法的标准看问题,很自然就是这样做了。如果没有真、善、忍的指导,我可能做到一时,做不到始终坚持。

毕业两年多的时候,一天下班,我巧遇一个同学。因为曾经很熟悉,所以虽然多年不见,很快就聊开了。忽然,他说了一句在我听起来很犀利的话,大意是:你一直那么优秀,应该是在一线大城市工作,风光无限,怎么就安于在这里了?然后没有往下说,看着我,那天我的穿着比上学时朴素。

本来我还好好的,沉默了几秒,却忍不住哭了。当时就在马路边交谈,同学没料到我的反应,也收不了场。其实那天聊了挺久,我也给他讲了一些法轮功的真相。但由于最后的这一哭,效果就打了折扣。那种哭,是被很重的名、利触动了,根本忍不住。

现在回想起来觉的很可笑。在放不下名利的日子里,我被执著心折磨的很苦,也失眠过。但我知道对工作应该有正确的态度。所以只要一学法,瞬间好象把名利都放下了,看的很轻淡。我在公司的表现一直不错,用心工作,也很阳光。

几年过去,不知不觉中,部门内部有了一个良性的循环,气氛渐佳,公司越来越好,自己发展的也不错。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按照真、善、忍去做,去待人处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失去。有些好的行为,或者是出于一个好的出发点去做的事情,其实是为之后的工作做了长远的铺垫,尽管当时同事并不说你好,甚至当面说你不好,但是只要守住心性,坚持按照法轮大法的标准去做,总是能柳暗花明。

今后,我要放下自我的感受,坚持为众生负责,在修炼上要更加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