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与舌

更新: 2022年01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二零一三年开始修炼大法的,一直处于独自修炼的状态。近期修炼遇到魔难,使我意识到自己修炼中的严重不足。

几个月前的一天,突然发现右侧最里面的下牙在没有什么感觉的情况下变空了,如果把这时的这个牙冠比作房子的话,房子内部都是空的,前墙没有了,左墙(紧挨舌头的一侧)下半段没有了,右墙、后墙和房顶还在。它在口中变成了一个小空穴,吃东西的时候,食物常会跑到这个空穴中,得用力漱口才能清理干净。我没太在意,也没采取什么措施。

几天前,晚饭后刷牙,“房顶”一下掉了,我把它扔掉了。当时用舌头舔了一下“左墙”顶端断裂处,“墙”很薄,心想:这个地方好像有点磨舌头。果然,接下来一天吃早饭,嚼东西的时候,发现它确实磨舌头,还真有点儿疼。挺费劲的吃完了早饭,发现,“左墙”也掉了,这时“后墙”就凸显出来了,它与“左墙”连接处断裂后,顶端形成一个尖,“后墙”与舌头垂直,所以这个尖就正对着舌头,象一把利刃一般,舌头稍微一动,就被它划一下,很疼。吃午饭的时候就难了,刚吃一口,舌头马上被它狠狠的划了几下,根本没法咀嚼。这时的感觉是舌头很疼,有点儿肿起来了,脑袋也发懵了,眼泪差点儿出来,很难受。我干脆放下筷子,不吃了。

看我这样,姨妈忙问是不是牙疼的厉害吃不了,母亲说应该尽快到医院去处理一下。我很难跟她们解释,因为说话也可能导致舌头触碰牙尖,所以勉强告诉她们不要再问了,我不去医院。家人挺生气,也挺无奈,觉的我太固执,学了法轮功,变的偏激,走极端。

当时我的想法是:这是师父给我消业,也许我曾经恶语伤人,给别人造成很大伤害,用这种形式来偿还口业,常人的办法行不通。接下来的几顿饭是粥、蛋羹、营养糊之类不太需要咀嚼的东西。吞咽、说话、甚至咳嗽时,我都尽量使舌头紧贴下颚,避免牙尖对它的伤害。吃饭时,我把筷子伸進嘴里,用这个牙尖咬;刷牙时,我使劲刷这个牙尖,想把它磨损掉,但它非常坚挺,也没有断裂和磨损的意思。我默念九字真言,这使我在舌头静止的时候,没有了肿痛或头发懵的感觉,但要想咀嚼,这个牙尖立刻就显示出它的威猛。整整两天过去了,我感觉很痛苦,好像很难承受了,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个业消掉,这种状态还要持续多久。

第三天早上炼功时,突然感到这件事情不对劲,炼完功大脑里出现一句:“都能让你过的去”[1],我想起这是《转法轮》里的话—“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1]回想以往的消业,虽然不舒服,但都是在自己能承受范围之内的,过关不是太难,没有这种很难忍受的情况。我突然明白了,这不是师父安排的消业,而是自己的修炼出现问题导致的,所以不应该只是一味的去承受。想到这儿,心里好像一下轻松了很多。

我想起同修们关于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口中出现问题,一般都与修口有关。

其实,很早以前,我就意识到自己在这方面做的比较差,但没有深悟,也没有实质的改变行为。有些话虽然觉的不太好,但就是很想说,不吐不快,所以话语中常带有指责、埋怨、讥讽等等,有时看似随意的提及一件事,本质目地是为了嘲讽一下别人的短处。

以前认为自己是个自控能力挺强的人,但在修口方面却很难管住自己的嘴。渐渐久了,给自己招来了魔难。“嚼舌根儿”,这个词指说别人闲话、坏话,现在这个状态,真是“嚼舌根儿”了。

我冷静下来思考这个问题,悟到修口做的差,其实是放纵执著心造成的。我总是对别人不满意:别人的认识不符合我的观念,别人做的事没达到我希望的标准,别人的想法、做法真是错误又可笑……总之,都是别人的错,自己站在制高点上议论这个、批评那个,带着怨恨、妒嫉、争斗,恰恰没想到问题其实就出在自己这里,却以修炼人自居,看不起那些碌碌无为的常人。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修炼这些年,到底修了什么呢?难怪学法很难看到深层法理,法表面文字的要求都没做到,一直徘徊不前没有提高,怎么能看到深层法理呢?而现在这样的境况,反而让家人觉的学了大法,人变的不可理喻,出了问题硬扛着,不按照正常逻辑去解决;而自己也陷入困苦中,生活受到很大影响。心里恳切的求师父帮帮自己,决心在今后的修炼中努力改進自己。然后有一种感觉——问题要解决了。想着,说不定一会儿很容易就能把那个牙尖弄断,也可能它自己就消失了。

母亲把早饭准备好了,我坐在饭桌边,舌头轻轻动了一下,感到那个牙尖还在,又把筷子伸進嘴里咬了几下,这个东西依然纹丝不动。我没动心。

这时母亲问我:中午是否还是给我蒸个蛋羹。我心里感觉可能不需要吧,就告诉母亲,到时候再说吧。我拿起剥了皮的鸡蛋,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小口,专门用那个坏牙来咀嚼,一下、两下,嗯?感觉嘴里有个东西在动,舌尖往后把它轻轻一舔,然后吐出来,居然是那个坏牙整个连根脱落下来了!

我心里激动的翻了天,谢谢师父!但表面不动声色的悄悄用纸巾把它包起来,扔了。然后轻松的告诉母亲:中午不用蒸蛋羹了。母亲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她没注意到我先前细微的动作,迟疑的答应:好。我能感觉到她心里的惊奇。

早饭后母亲出去了,回来时,后面跟着姨妈,显然已经从母亲那儿得知了事情的结果,性格外向的她看上去比我还激动!还说有信仰就是不一样。我无法从修炼角度跟她们解释详细经过,因为她们不修炼,很难理解,但是她们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我不知道,解除我这个魔难,师父为此要承受什么。心中无比感恩,也无比愧疚,告诫自己,今后真得精進实修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