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家庭中修炼 大法净化我的心灵

更新: 2021年12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得法前,我对人生充满了迷茫,不知人为什么活着,面对自己遭遇的一切苦恼与不公无法排解,常想: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呢?难道就是这样浑浑噩噩的过日子,承受着各种痛苦的折磨,在无望中老去死掉吗?在无法排解痛苦时,我看了很多书,希望自己解脱出来,并给书中的一些心理专家、医生去信,诉说自己的苦恼。虽然他们都回信,给我建议与鼓励,虽然他们说的道理我都懂,可仍不能使我摆脱苦恼。

就在这时,母亲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母亲身体经常有病,而且脾气不好,爱生闷气。自从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心胸也宽广了,什么事都能看开了。看到母亲的变化,我也走進了大法修炼中。学习师尊的讲法,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返本归真。返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修炼前,我对自己遭遇的一切都无法理解,感到很不公。丈夫家是个大家族。有爷爷、奶奶、五个姑姑和叔叔婶婶一家,丈夫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在这个大家族中,有各种纷杂的矛盾。光丈夫姐弟仨就性格各异,姐姐在外地能说会道,而且在家说一不二,父母及家人都惧她三分。弟弟是父母最宠爱的一个,啥事都惯着,不愿让他受一点委屈。而丈夫是一个老实善良的人,不会说、不会道,老实巴交的。父母就有点瞧不起他。

我结婚后,由一个事事不懂,什么社会经验都没有的人一下進入到这样一个大的家庭中,当时真的很茫然,不知如何应对这一切。就在自己最无望的时候,喜得大法,知道了做人的目地。通过学法,我懂得了人与人之间的恩恩怨怨都是因缘促成的,懂得了失与得的关系,知道了宽容他人,善待他人。做事也不再斤斤计较,整个家庭都充满了欢乐。

就在自己学法不长的时间,身体上的病痛也不治而愈,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状态。自己每天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

在心性方面,自己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自己不会因人中的利益得失而乐而忧了。在人中,别人觉的无法接受的,在师父法理的开示下,都会慢慢的放下心,努力做好自己所遇到的一切事。

公公去世的早,婆婆一直在我们这边住,而她和奶奶的关系不太好,总觉的奶奶偏心,因此矛盾很大,爷爷去世后,基本上不怎么照顾奶奶,一提起过去的事,婆婆就气的不行。咋劝也解不开这个心结。而奶奶也愿意在我们这边住,她说我们这环境好,我和丈夫不闹气,在这生活心里痛快。所以,一年中多数在我这住。我就得照顾两个老人。

奶奶八十岁左右,摔了一跤,身体不能动了,所以身边不能离人,就轮换着照顾。婆婆不伺候她,说奶奶对她不好。我就给她擦屎倒尿、洗尿湿的被褥、做可口的饭菜。当时,婶子觉的过意不去,因为爷爷、奶奶还留下一些钱,说谁照顾,就给谁钱。我说,我是大法弟子,孝敬老人是应该的,给钱我就不做了,别人谁爱要谁要。这样,直到奶奶卧床八个月后离世,我一直做着自己该做的,并告诉奶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虽然奶奶常常糊涂,有时不认人,但见到我,就会说:学大法,大法好,直到去世。神奇的是,奶奶去世是在十一月的严冬,天下着大雪,可她身体一直是软软的,象睡觉一样,我想,她应该是得了福报了。

在奶奶过世后,由于我家需要翻盖新房,婆婆就搬到奶奶的房子住了。因为现在盖的房都比较宽,而我们考虑到邻居的利益,因为农村有个说法,如果房子前边被别人的房遮住,也就是宽了,会事事不顺,就想:自己修大法了,应该替别人考虑,就和丈夫商量,决定把房宽度往后挪一挪,省得让邻居家觉的心里别扭。婆婆知道我们的打算后,很生气,说:“别人都说盖房不能向后挪,你们在自己家盖房和别人有啥关系,你们要不就别盖了。”

当时,因为自己对婆婆平时的做法有些不认同,就说:房都拆了,怎么能不盖呢?!这个主意你拿不了。因为我平常从没和她顶过嘴,即使心里有什么不满意,也都会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应该按师父的法去做,就控制住了。

可能婆婆觉的我顶撞她了,转身生气的走了。从此我们盖房,婆婆再也不登门了,还和别人哭诉说我们气了她了。当时听到这些后,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你在这住了十多年了,怎样我都没和你闹过气,为了不让你生气,从没和你计较过,你在这想咋样就咋样,老人替你照顾,大姑姐回来,整天和你吵,你连声都不敢吱,我还得两头劝,帮你们化解。小叔过来,也是想怎么说你,就怎么说你,你从来不敢吱声,受多大委屈,都不敢和别人说他们气你了,就因为我学大法了,处处忍让,怕你生气,从没和你顶撞过。你又不是只有一个儿子,要对你不好,你能在这住十多年?心里觉的很不公平。

通过学师父讲法,师父说:“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1]师父还说:“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1]

通过学法,我知道自己错了。我想:我不能象常人一样,生她的气,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我是个修炼人,我得按法的要求做。于是,在打房顶时,主动请她过来帮忙做饭,其实是为了给她找个台阶,不然怕她不好意思登门。婆婆也就不再怄气了。

前年春天,婆婆突然感觉嗓子不舒服,老想呕吐。因她在那边住,开始我们不知道,还是小叔说:“不好受,让我哥带你检查检查去吧。”于是,我丈夫就开车拉她去县医院做检查。我也去了,做检查时,需要排队挂号,做各种检查,花了一千多元钱。医生怀疑是食道癌,医院建议去邻县再去检查一下,以免误诊。最后又去了那,做了全身检查,最后确诊就是食道癌。因小叔整天打麻将,不去干活,啥事也不管,他妻子和他离婚了。我和丈夫商量:他没钱,我们就自己负担吧。

怎么也得给老人治疗啊。因为当时吞咽都有点困难了,医生说,做手术,怕扩散的更快,也许马上就不行了。医院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回家养了。

由于怕婆婆有压力,我们一直没告诉她真相。回来后,她总惦记小叔没人给做饭,坚持回小叔家。期间,丈夫劝她来我家,好方便照顾她,她一直说没事。直到实在坚持不住,才让我丈夫把她接过来。

来后,我告诉她:你把心放下,不要再为人中的利益去争,啥都没健康重要,啥事也别操心了。你听听师父讲法吧。只有师父和大法才能救你。

婆婆因为平时也看到了我在大法修炼中的言行及家人受益的经历,所以也很认同。通过听师父讲法,她由刚过来时只能喝一点罐头汤,到后来能吃两个鸡蛋的鸡蛋羹。已经几个月没吃粮食的她,也能吃点挂面了,而且还能喝鸡汤,羊骨汤之类的了。最后婆婆又能出去打牌了。

我告诉她,师父给她净化身体是用来修炼的,一定要珍惜。她嘴上答应了。终究,还是因放不下小叔那边,坚持要到那边住。回去后,又去装垃圾干活,也就六、七天,吃了,就又开始吐,就又回我们这里了。这期间,大姑姐也回来了,因为这几年,她在外边学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治病方法,还烧一些黄纸,说能祛病,能给人增寿。整天给婆婆放她们的录音。婆婆怕大姑姐和她闹,也就听了。我觉的她内心还是认同大法的。我让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她念呢。

由于多种因素,她的状况还是越来越差。这时,小叔也常过来了。由于他和姐姐之间恩恩怨怨,他俩见面就吵,互不相让,劝谁谁也不听,丈夫被他们气的一会儿都不想在家呆。我的心性也有点守不住了。

由于不能静心学法,身体也出现了状况,牙开始疼,吃不了东西,而且开始大量来例假,那时正值邪恶大面积骚扰大法弟子的所谓的“敲门行动”。所有的压力使我有点承受不过去了。当时想:修炼太难了,如果不修炼,早把他俩轰出去了,你们爱去哪闹去哪闹,我照顾老人是应该的,管你们,管的着吗?当时真的体会到师父《洪吟》中讲的:“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

那时如果没有师父的法理指导,自己可能就被击垮了。当时的体重下降了十多斤,脸色也不正常了。幸亏有同修的帮助,同修说:赶紧多学法吧,人的办法处理不了修炼的事。师父讲:“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你要没有坚强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这一点。”[1]

是啊,我是修炼人。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让我懂得了宇宙的真理。我怎么能和常人一样呢?师父讲:“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一定可以闯过这一关。于是我平衡了心态,劝婆婆不要和他们生气。在吃饭时,尽量不让他俩在一个屋,因为不知哪句话,他俩就能吵起来,而且还得劝丈夫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告诉他:“咱不知道他们有啥因缘关系,咱经了那么多事,不都是在法理指导下,都过去了吗?咱自己做好就行了,就当咱哥一个就好了。丈夫也就不那么生气了。

当然在这过程中,不仅有心性上的考验,也有利益上的冲突。婆婆兜里有几千块钱,给小叔,怕他打牌输掉,就想让丈夫保管。丈夫觉的哥俩的事,接了这钱,也怕婆婆疑心自己的病是真没治了。所以,我俩商量还是让她自己拿着吧。后来,大姑姐说,钱不见了,小叔也说,钱不知道哪去了。他俩就争。我对他俩说:”别争了,没就没了吧,要争这点钱,我们早拿过来了。谁花就花了吧,计较什么呀?”他俩就不言语了。

婆婆在这住了七、八个月,最后快不行了,又输了一个月的营养液,直到去世,花了将近五万元,他俩谁都没出。

就这样,在别人看来没办法解决的情况,我们没有怨言的把事情办了,没有发生任何争执。常人都说:真是学大法了,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是啊!是师父的教诲,否则我是做不到那样宽容别人的。而且就在自己提高了心性后,来了一个月的例假也止住了。身体也完全恢复了。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对我来说真是一个生死大关。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自己真的是闯不过去的。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经历的事很多,每次都是在师父的加持下,明法理后,闯过了一个个关难。过后发现自己什么都没失去,去掉的是当时那颗不好的人心,得到的却是心灵的净化,道德的回升。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