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照顾公婆期间修心

更新: 2022年01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九日】我把修炼中的一点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在照顾公公、婆婆期间,两位老人分别帮助我找到并修去了隐藏很深的,自己一直没有察觉到的自私,这个自私它包含着坚持自我的心、妒嫉心、怨恨心、显示心、说谎、面子心、含泪委屈的忍让心。

一、感谢公公帮助我修心

公公八十五岁那年夏季,吃午饭时公公又说要回家看看。公公自从跨入古稀之年后,身体的一侧手、脚不灵活,每年都来我家住上几个月,这次时间较长,一年多了。公公家离我家一百多公里,坐客车中途需要换两次车。别说手脚不灵活,就是健康的身体,八十五岁的人了,也不能让他自己回家。丈夫与公公商量,说:“能不能再等半个月,学校放暑假,我与您一起回去,还能帮助家里收拾收拾园子,扒扒炕,打打火墙什么的。”可不管怎么说,公公就是坚持第二天回家,并一再坚持让我们只把他送到换车的车站就行,下一站他自己就能到家了。

我一边吃着饭,一边听着这父子俩的对话,我灵感来了,就对公公说:“爸,就让您儿子把您送到家吧,一来免去我们的惦念,二来您儿子也有一年多没看见老妈了,想老妈了,借此机会也看看老妈。”丈夫一听高兴了,紧接着说:“是啊,我也想老妈了!”我认为这个问题应该解决了,没想到公公把筷子往桌上一放,满脸的不悦,生气了!

我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刚才说的话,没有找出说的有什么不妥。就笑着对公公说:“爸,我哪错了,让您不高兴了?您告诉我,我改!”公公没吱声。丈夫也赶紧说:“爸,您告诉我们哪错了,我们改。”公公生气的说:“我没见过这么听媳妇话的人,真是模范丈夫!”

我的笑容一下就僵在脸上,嘴里的饭怎么也咽不下去了。公公在气头上,我们谁也不敢吱声了。

我收拾桌子,丈夫给公公读《转法轮》。我收拾完后就進卧室,拿起《转法轮》想要学法,可怎么也看不下去了,心里那个委屈、不平衡就甭提了!眼泪止不住的流。忽然脑中闪过一念:修炼人遇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向内找。我又回忆了一下刚才对话过程,没觉的哪儿不对。我捧着书里师尊的法像,流着泪对师尊说:“师尊,弟子愚笨,找不到哪错了,请师尊点悟。”我捧着书,强迫自己读法。读着读着心里平静了许多。我又向内找,这次不找表面对错,而是找我说话的动机是什么?这动机是否符合真、善、忍?

我豁然开朗,找到了!第一,有显示心,显示自己聪明,想出这么个充分的理由,直接把公公送回家;第二,不平衡的心,这么尽心尽力伺候您,还这样对待我;第三,不真。丈夫没有说过他想他妈妈,我这不是说谎嘛!师尊让我们按照真、善、忍做个更好的人,第一个字我就没做到,难怪公公生气!想到这,我的心一下子敞亮了,感激的泪水往下流,我双手合十,感恩师尊!感谢公公!

我又读了一会书,就听公公对丈夫说:“我怎么能这样对待儿媳妇。她是个多好的孩子啊!”听到后,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又流下来了,心想:向内找真是个法宝,我找到自己的错,公公也知道自己不对了。

二、谢谢婆婆帮助我修心

公公去世后,我们把婆婆接到家里侍奉。婆婆八十八岁那年的夏季,足足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帮我修去了怨恨心、妒嫉心等等多种人心,特别是那颗怕脏的心。

婆婆需要人照顾了,比如去卫生间需要帮她脱裤子、擦屎、提裤子;吃饭需要人喂,每天需要吃四、五顿饭,白天三顿,晚间十点左右一顿,早上三点左右一顿。她穿的、用的衣物经常是在吃早饭前就摆放在床上、地上、沙发上、桌子上、凳子上等多处,不让任何人帮她找她要找的衣物,只能让她自己翻来翻去,一摆就是一天。年纪大了,记忆力差,张冠李戴、指鹿为马的事经常发生,莫名其妙的就生气,她的什么什么东西没了;别人的衣物她相中了,就说是她的,谁也不能动,一动就哭闹;只要说话不顺她心的,就闹着要回家。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难办的就是:鼻涕随处甩,痰随处吐,在卫生间抓起大便到处抹。最严重的一次是:我在厨房打扫卫生,她啥时去卫生间大便我不知道,等我发现时,满屋臭味,卫生间已无处下脚了,卫生间的门上、地上、墙上、洗手盆上,她自己的头发上、身上、鞋上、上下衣及兜里、裤子里、短裤里、坐便盆的里里外外到处都是大便!我当时就傻了,满肚子怨气,不知道从哪开始收拾好……

先洗婆婆的手,于是就在卫生间门外铺上纸壳,把她的衣服从上到下,从外到里脱下来,用温水从头到脚给她擦洗,她却问:“你说臭吗?”我强忍着一肚子气,故作镇静的回了一句:“你说哪?”婆婆说:“我闻着挺香的!你尝尝。”我不敢再说话了,怕忍不住说出不好听的话伤害了她。

给她擦洗时我的两只手上都是屎,她看到后愣了一下,再不作声了。臭气熏的我直干呕。擦洗干净后让她上床盖上被子暖和暖和,把干净衣服、袜子取来给她穿上。然后我再收拾卫生间。卫生间没收拾完,婆婆又把屎拉在裤子里,床单也弄脏了。我说:“你咋不一次拉完哪?”婆婆说:“不是嫌臭吗?”我无语。

只要我不留神,这样的事就会发生,可每每都是丈夫上班或出门办事不在家时才发生。我被闹的身累、心累,苦不堪言。各种人心翻腾,学法经常走神,犯困;发正念倒掌;炼功也犯困,因为人心多了,正念少了。哪句话不顺婆婆的心了,她就收拾东西张罗着要回家,家里的气氛越来越不好。

我知道可能是哪世欠她的,那我就心甘情愿的还吧,也知道我是修炼人,师父在将计就计,要修去我的各种人心的,我得从中提高,不能白白承受。于是我就把婆婆当成一面镜子,因为她能把我的人心全照出来。于是不论发生什么事,或者我有空,就找自己。

一找找出一堆人心:怨恨心、妒嫉心、面子心、怕脏的心,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这颗人心。就不断的否定它,去掉它。这样做觉的好一些,但是效果不大。婆婆继续演着她的“连续剧”。我觉的我的承受快到极限了,心想:“她要回家就送她回去,她那么一大帮儿女,也该换换肩了,不能可着我一个人来。”

一天我做个清晰的梦:我在爬山,当我的两脚尖插在被我用脚尖踢出的小坑里时,发现在我胸口往上是一个大缓坡,坡的角度三十度左右,我想努力往上爬,两只手却没有可抓的东西,小草是枯黄的,那一拽就断;小树也是枯黄的,能够到的枝条也很脆弱;脚想要往上蹬,先用脚尖踢个小坑,山土很硬,只能踢个放脚尖的地方,再往上爬太难了! 无法再往上爬了,下去吧!往下一看,山体像一面墙,直直的,山下是一条大道,道上的行人看上去只有半尺高。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爬的那么高?根本下不去,一动就得摔死!这一吓,就醒了。

醒后心还在怦怦的跳呢。我明白了,是师尊在告诉我:没有回头路。

早上安排好一切后我开始学法,可学不進去,就捧着书边走边大声读。坚持读一讲后,我决定背法,哪怕一天背一小段,也把这一小段装進心里。师尊说:“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1]。我真正体会到了这句法的内涵。

为了修去这些顽固的人心,除了整点发正念外,一边干活一边在心里发正念。坚持几天觉的心情好多了。但一遇到婆婆闹人,不自觉怨恨心又往出冒,又含泪委屈的忍着。边擦着婆婆到处吐的痰和大便,心里就不停的反复的念:“谢谢婆婆!谢谢婆婆!”可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往下掉……

有一天,我问自己:“为啥总怨恨、委屈?”回答是:“邪灵是由恨构成的。我没有彻底清除邪党文化的毒素,是它在作怪。”于是就再发正念,又特别加上:“彻底解体邪党文化毒素”这一念。

坚持一段时间后,发现婆婆并不总是糊涂,也有清醒的时候。于是一有空就告诉她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给她读《转法轮》听。这时她变的很听话,比平时安静多了。我也就耐心顺从她,宽容体谅她,哄她开心的同时开导她:不讲究卫生、发脾气的不是她自己,是一个肮脏的生命、不讲道理的生命让她这样干的,她是最好的,可不能上当啊!这时她好像听懂了。

我还有意锻练她,让她自己吃饭。开始拿勺子的手抖的厉害,饭菜掉的哪儿都是,我就鼓励她继续努力。后来她能自己吃饭了。我也坚持做到只要她去卫生间,我就陪着她,直到她办完事出来。随着我的心性的提高,逐渐的也闻不到臭味儿了。婆婆不让我离开她,我想下楼买瓶酱油都不行。有一次有急事下楼二十分钟,回来后,看到她坐在门口的地上哭,我问她为啥哭?她说:“想你了!”怕她上火,从此我四个月没下楼。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有一天我忽然发现婆婆的坏毛病少了,大便时不抓了,随处吐痰的情况还有但少了,衣物不再到处乱放了,有时能听到她自己在念“法轮大法好”。我心里明白:婆婆是因念“法轮大法好”,听师尊讲法,大脑变的清醒多了;是我事事找自己,真心想修去自己不好的人心,师父帮我把那些不好的东西拿掉了,使家里的环境变好了。

含泪委屈的心淡了,取而代之的是坦然不动心的忍;怨恨之心、妒嫉之心、面子心等等人心也都淡化了,只要它们刚要往外冒,我就能抓住它,灭掉它。

感恩师尊,一步一步扶我闯过道道关卡!感恩师尊,重塑了一个全新的我!

回过头来看一看我走过的这一段路,想必很多人都经历过,尽管遇到具体情况迥然不同,但那份苦、那份累、那份无奈,用语言是难以表达的。不修炼的人,和老人同住的,有的等把老人送走了,自己也弄出一身病;或者家中老人天天看着儿媳妇的脸色忍气吞声;如若老人不能忍受而闹的战火纷飞,夫妻不和,兄弟姐妹不和等等。

我是最幸运的。因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遇到关难,有师父的法指导着我,使我的身心得到净化,才能使我坦然面对人生的各种难题。希望世人真心来了解一下以“真善忍”为修炼准则的这个法轮大法和这个修炼群体。大法弟子是在用行动实践着“真善忍”,最有话语权。不要再被中共的谎言蒙骗,做出你们的正确选择:“三退”保平安!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幸福平安与你常伴!

叩拜慈悲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