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幸运之手

更新: 2022年0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五日】说起大法,可以用许许多多的文字来描绘。但对我来说,第一个要选择的就是“感恩”。我与大法的真正结缘,是在上手术台的当天早晨。

一九九八年,当时我三十二岁。有一天深夜,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剧痛,刚到卫生间,就栽倒了。家里人吓坏了,打车把我送到市立医院。当时只有值班护士,说可能是急性阑尾炎,需要手术,但必须等到第二天早上医生上班后,今晚只能采取止痛消炎措施。

第二天天还没亮,姐姐听说后,一大早打车来到医院,对我说:“我认识的许多人都炼法轮功,病好了。现在几乎每家都有炼法轮功的,人家癌症都治好了,你这点病算啥呀?”其实,姐姐三年前就劝过我,因为我从小就体弱多病。

这时,我想:“是呀,就算手术治好了这个病,下一个病上来怎么办?再手术、再治疗,啥时是个头呀!豁出去了,炼!”这本能的一念,让我抓住了幸运之手,与大法结缘。

这时医生也来了,护士们忙来忙去的准备做手术。人的正念升起时,会突然强大起来。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下子从病床上下来,说什么也不做手术了。医院让我签字,说后果自负,并给我开了一大堆针剂和口服药,定期来复查。

从医院回到家后,我就早晨到公园炼法轮功,晚上到医院打吊瓶,还得一把一把地吃药。当时在东北,无论是早晨、中午、晚上,无论是公园、小区、广场,法轮功的炼功场景就像一道道风景,随处可见,法轮功已走进了千家万户、融进了无数人的生活中,再正常不过了。

我刚刚炼功,还不知道学法。楼上的邻居家是学法点,特意来找我学法。通过学法,我才知道,修炼是从内在改变人体,清除一切不好的东西,包括疾病。而医疗手段只能从表面上暂时抑制和推移。我想:“这么肮脏的身体,还护着它干啥?豁出去了!”就这么朴素的想法,可能就是“放下生死”的概念吧。当天我就把所有的口服药和没打完的针剂统统扔掉了。

仅仅三个星期,不但阑尾炎的症状消失了,困扰我多年的肠炎、胃炎、附件炎,关节炎、肩周炎等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没花钱,也没动手术,就彻底康复,一个选择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幸运,并且人生轨迹都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不久,我认识了现在的日本人丈夫,并登记结婚。丈夫先回日本工作,我在家等待去日本的签证。正常情况下,结婚定居签证一两个月就通过,可是我的签证快半年了,还没下来,身边的人都替我着急。

这段时光对我却是珍贵的,我和同修每天早晨在空气清新的公园里炼功,白天有时间的人去洪法,晚上大家坐在一起学法,交流自己的感受和收获。虽然只有几个月,那段时光却是我人生最重要、也最幸福的时光。那时的社会环境都充满友善,到哪里人们都客客气气的,到处都能看到佩戴法轮章的人。原来天生爱美、只穿高跟鞋的我,每天穿着平底鞋,胸前佩戴着令我自豪的法轮章,总是面带笑容,走路一身轻。

半年后,我到了日本。后来考取了驾照,可是不到三个月,就赶上了第一场积雪。日本的街路很窄,降雪量很大,我还没有适应。那天早上,我开车上班,刚出家门不远,看到前面有人除雪,一个急刹车一下子冲到马路对过,与一辆对向车相撞。当时我的车门凹陷进来都打不开了。我现在也想不起来是怎么从车里出来的,只记得当时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这时对方的司机也下来了,是位老大爷,车头已经是报废的程度。庆幸的是,我和对方没有任何受伤。我知道,是法轮大法保护了我们。

日本北方的积雪有时达到一两米。有一次,我帮着丈夫除雪,用独轮车把院子里的雪推到路边,倒入融雪水道里。快要结束时,我突然感到被雪晃得很刺眼,就拿出了丈夫的滑雪墨镜戴上,接着推雪。就在我掀起推车倒雪时,独轮车突然前倾,钢管的车把一下子打在我的眼睛上,幸亏我刚刚戴上墨镜,眼睛和脸完好无损。滑雪用的墨镜是相当结实的,却被车把打裂了。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在我过语言关时,也体现了大法的超常。我没有学过日语。刚到日本时,由于语言不过关,我在缝纫厂工作半年多,就辞职了,在家自学日语。学生时代,通宵达旦努力也没考上大学的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大法给我开智开慧,三十多岁,还能每天背五十个以上的单词,不到一年,就取得了日语一级。

十多年后,有一家与电脑相关的大公司与中国某大型集团公司合作,中方派几十名技术人员来日本学习技术,招聘若干名中日文翻译,我前去应聘。当我试听了专业人员的翻译后,一下子失去了信心。因为里面有大量的电子、物理和生产流程方面的专业术语,我根本不会。当我提出无法胜任时,公司借给我一本中日技术用语翻译词典,鼓励我试试看。拿着厚厚的词典回到家后,我求师父加持。不到一个星期,常用的相关词汇基本都记住了。如果不是大法开智开慧,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毕竟人过中年了。后来顺利录取,在实际的翻译工作中得到了中日双方技术人员的好评和信赖。当然,也给我带来了经济上的受益。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丈夫说他以前患过痔疮多年,严重的时候还出血,我来后不久就好了。丈夫从我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十多年前就开始和我一起炼功,日语的《转法轮》也看过一遍。虽然只停留在气功的认识上,可是也几乎没吃过药,身体一直很好。我用中文教他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出门时说三遍,进门时说三遍,有时买来水果就放在师父的法像前。

修炼法轮大法,是我生命中最幸运、最无悔的选择。常人中有句话:“不改变自己,就改变不了命运”。可是,有太多的常人不肯放下被欺骗的谎言,不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法轮大法中随处可见的奇迹,也不肯用自己的耳朵去听听大法修炼者真实的故事。有多少人抱怨命运不公,从心底里发出要改变命运的呐喊。然而却被谎言迷住心智,与天大的幸福擦肩而过!

当您能理智的面对法轮大法,您就能走进大法弟子的世界,您就能体会到“感恩”一词的涵义与分量。那时,您也就抓住了幸运之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