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死回生 老伴走進大法修炼

更新: 2022年01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当年不到六十岁,现在已经八十四岁了。

那时我全身是病,如心脏病、类风湿病、血液病、膜管炎、胃出血、胆囊炎、肾炎等等,中药、西药吃了不少,也不见效;太极拳也练了两、三年,病情依旧。那天,我在公园打完太极拳往家走,走到法轮功的炼功场,于是就站在那看。看着看着我也跟着炼起来了。炼完感觉很好。

第二天我就不练太极拳而是去了法轮功的炼功场。我刚到,马上就有位辅导员教我炼功动作,第三天就请到了宝书《转法轮》。当晚捧起宝书学了起来,第一节还没有看完,眼泪就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小腹里好像有东西在旋转,很舒服,接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觉醒来,感觉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看看时钟,马上赶到了炼功场,跟辅导员把我前晚的情况一说,辅导员说:我与法轮功的缘份很大,师父已经管我了,给我调整了身体,叫我好好修炼吧!从此我成为师父的一名弟子。

我老伴和我同庚,他见我浑身的病这么快就炼好了,说这法轮功真厉害。虽然他身体没有什么大毛病,但还是想尝试尝试。于是,我鼓励他修炼,并也为他请了一本宝书《转法轮》。

他看了宝书,也炼了五套功法,却渐渐的把这件大事放淡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法轮功太好了,要求太高了,我觉的自己不配,怕做不到大法的要求玷污了神圣的大法。这可是大事情。”我劝道:“做不到就学、就修呗,能修多高就修多高!”他说还是等等吧,等他觉的能配得上修炼大法的时候才修炼。他说:“我支持你修炼。”

老伴这个人性格太犟,也很精明,他不愿做的事,别人一般很难劝的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当天我就和其他同修到省政府递交请愿书、证实大法好。我们被公安、武警关押在一所学校里。老伴去找我,与公安讲理,硬是把我带回了家。其后我又去北京讲真相、证实大法,被非法关到派出所,三天后他就又去把我带回家了。后来我又多次因讲真相被非法抓捕关押,都是老伴把我要回来的。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堂堂男子汉保护不了做好人的妻子,那还算得了是个大丈夫?!”

老伴看了《九评共产党》后对我说:“文革”时,某部队政委是单位军管会主任,他叫我参加“革委会”。我说,我不是党员,我不参加。军管会主任很惊诧:“你怎么不是党员?应该早就是了。我说了算!你现在就是党员了,明天参加‘革委会’筹备会议。”话说的很强硬。我说:“让我考虑考虑。”第二天,军管会主任叫他的部下接连找我两次,我都不去。后来他又亲自找我,都被我婉言谢绝了,我说:“还是让我继续搞技术吧。”他直摇头说:“你这个人真是少有、少有!”

老伴抚摸着《九评共产党》这本书说:“我那时就看透了共产党不是好东西!怎么样?有先见之明吧?”我反问他:“你那么精明,怎么不和我一道修炼法轮功呢?”老伴说:“你修炼法轮功,我也修炼法轮功,中共把我也抓起来,谁来保护你呀?”我说:“你保护不了我,真正保护我的是大法师父,是师父保护我。”老伴说:“是大法师父保护你,但具体事情得要我去做吧。”

老伴虽然自己不炼,可他还真支持我修炼。我家是个学法点,每次到了学法的时候,他都帮我打扫卫生,擦地板、摆坐垫,对同修笑脸相迎。后来我又在家里建了一个小资料点,老伴有时就帮我买耗材、搬耗材什么的。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投寄了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控诉状。九月间,老伴从朋友那里听说“六一零”、公安要搜查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说是什么诬告烂诉,还把我作为重点人物,弄不好还要关押审查什么的。老伴劝我到外地亲戚家躲避躲避。我说:“躲避什么?我是按照国家“有案必诉,有诉必理”的司法新政做的,控诉状上说的有理有据,铁证如山,怕什么,来了我可以给他们讲真相救他们。”老伴说:“不躲也好,那要把家里的真相资料收藏起来,不要被那伙人抢走了,再作为所谓‘罪证’迫害你。”他就帮我把大法资料和电脑、打印机等包装、收藏起来。

果不其然,第二天下午,国保、“六一零”、社区人员等来了七、八个人。国保警察拿着我的那个装控告状的信封问:“这是你的吧?”我说:“是。”“六一零”人员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所谓“诬告烂诉”小本子要我签字。我拒绝了。他们说不签字就要進法制学习班。我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我“诬告烂诉”。我就叫他们打开我的控告状,读一读,让大家听听。我说,我写的都是事实。他们说不看事实,就听上面的指示。

于是我就把自己修大法后获得的益处如数家珍似的一件件、一桩桩告诉他们。老伴也帮着我说,有时老伴还给他们来点横的。最终那帮人没把我带走。老伴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去年秋后,老伴肺心病发作。他说是因为和家妹一桩遗产纠葛气出来的。他住進了医院。医生说:老年人慢性病很容易患,却不容易好。我就劝老伴出院回家,跟我一块修炼法轮功。他摇头说:“带着这么大的一颗有求之心,会给大法师父找太多的麻烦,对不起师父!”我对他说,我要做“三件事”,整天陪着你住医院,还当什么大法弟子呀?这样就更对不起师父了。他说:“你去做三件事,我不拦你。做完了再回来陪我。我这一生离不开你。”

我能跟他说什么呢?两件事都做不好,只能做一件事还要打折扣。时间一长,我修炼的“漏”就多了,状态很不好,就去找大夫。大夫说:“他原来血管堵塞做过支架手术,现在堵塞达到92%至95%,呼吸就靠呼吸机了,病情很严重,而且会越来越不好。年纪大体弱,再手术……”说着直摇头,又说:“一口痰出不来,随时都可能送命。快准备老人家的后事吧。病危通知书让你儿子拿回去了,你儿子没跟你说?”

我从大夫那回到病房,儿子就来把我换回家。

到家我就跪在师父的法像前跟师父说:“师父,您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这一生都交给您了,生是您的弟子,就是肉身丢了还是您的弟子。还有我的老伴也交给您了,这个家都交给师父您了。”说完就站起来去发正念。

发完正念刚捧起大法书学了一节,女儿就回来了,進门声调低沉的叫一声:“妈妈,”接着说:“跟您说您心里不要难过。爸爸的寿衣我已经买回来了,哥哥和您的女婿把父亲的墓地也看了,订金也交了。”说着就抹眼泪。我对女儿说:“妈妈是修大法的,有师父管,你爸爸也是闻过大法的,师父说:“朝闻道,夕可死”[1],你就放心吧。”

第二天上午我到医院替换儿子回家。儿子跟我说他父亲昨天夜里出了许多汗,衣服都被汗湿透了,后来就昏迷过去了,医生抢救了一会儿,看看没有希望,叫他给老父亲准备后事。

儿子说:“我正要到走廊打电话给您,爸爸就醒过来了。他喊我回来问我在干什么?我就坐在他身边,爸爸就拉着我的手。一会儿爸爸就睡着了。早晨大夫来查房,说我爸爸现在状态蛮好的,嘱我多观察。”

我看看老伴,老伴睁开眼、醒了,脸上露出了笑容说:“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好久了。”但没有埋怨的意思,我问:“你有什么事?”他示意让我在他身边坐下,让儿子走。

老伴说:“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走進一个幽深阴暗的隧道,十分恐怖。突然面前站着一位尊者,叫我站住,问我到哪里去?我说我不知道。尊者示意让我往下看。我一看,就心惊肉跳,毛骨悚然。尊者叫我快回去。我转过身子,可觉的没有了退路。尊者说:“回去问你老伴。”我俯身叩拜尊者说:“老伴叫我修大法,大法太神圣,我不配。”只见尊者畅怀大笑,用手指在我额上一点……我醒了,耳边还响着:“唯有修炼!唯有修炼!”

老伴说完了他的梦,眼巴巴的看着我。我说:这是师父在梦里点化你,也是点化我,师父叫我俩一块修炼!”老伴重复着尊者的话:“唯有修炼!唯有修炼!”

大夫来了,看看老伴的神色,转向我说:“做个血管照影检查吧。”我在犹豫,大夫示意让我跟他走。在走廊上大夫试探着说:“你认为老先生的病好了?”我点头。大夫迟疑说;“恐怕不像你想的那样,会不会俗话说的那种回光返照?”我说:“大夫的意思是做个血管照影检查,证实一下?”大夫点头。我说:“证实一下也好!”

检查结果大出大夫预料,血管堵塞只有50%了,甚至还不到原来堵塞的地方了。大夫惊讶的说:“这太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

大夫疑惑是正常的,我会找时间告诉他:法轮大法是超常的。

回到病房,我叫老伴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伴说:“自从我做梦醒了就开始在心里默默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我为老伴欣喜。

不多几日,老伴就出院了。慈悲的师父救了老伴的命!

我的儿女们无不深信大法,感恩大法师父!

不仅我这一家,整个大家族所有的人现在都相信大法好!法轮大法太伟大,太超常了!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