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司法部法治督察局局长王进义迫害法轮功的罪行

更新: 2022年01月0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五日】2021年12月10日国际人权日前后,36个国家的法轮功学员向本国政府,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欧盟的23个国家、日本、韩国、瑞士等国的政府,递交了最新一批迫害者名单,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及其家属禁止入境、冻结资产。中共司法部法治督察局局长王进义在此次递交的名单当中。

王进义(Wang,Jinyi),男,汉族,1964年4月生,山西省大同市人。1997年6月调入司法部劳教局工作,历任局长助理、办公室和政治处主任、副局长;2004年2月,调入司法部法制宣传司工作,任副司长,其中在2004年2月至2006年2月主持工作;2007年5月,在中央司法警官学院,任院长、党委副书记;2009年3月,任司法部劳动教养管理局局长;2010年11月,任吉林省依法治省办公室主任、省司法厅党委书记;2013年3月,任吉林省司法厅党委书记、厅长。

2016年7月,王进义任中共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局长,2018年至今任中共司法部法治督察局局长。

主要罪行:

一、直接参与策划中共妖魔化法轮功的各种宣传煽动仇恨

王进义长期在直接迫害法轮功的司法部工作,1999年7.20迫害开始,时任司法部劳教局副局长的王进义就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宣传,2001年7月15日-29日,由中宣部、国务院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公安部、司法部等6个部委联合举办的反法轮功大型展览在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王进义担任该展览展务组副组长,整个展览通过大量的伪证图片、录像等,对法轮功进行诋毁污蔑宣传;把对法轮功修炼者洗脑转化的迫害,作为工作成果来展示。继7月15日北京举办反法轮功大型展览后,该展的复制标准版、可移动展板陆续运往全国各地。中共组织了北京市、河北、黑龙江、湖北、山东等 20 多个省市 35 万多名各界群众观展。

2001年7月19日的中共中央电视台《午间一小时》的“反对邪教 崇尚文明”的节目中,作为展览的主创人员之一的王进义被邀请参加了该节目,与主持人朱煦沆瀣一气,连篇累牍的造谣、污蔑、诋毁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和修炼者,颠倒黑白、捏造事实,混淆是非,散播仇恨,毒害民众。

2004年,司法部发出《关于进一步加强司法行政系统新闻宣传工作的意见》,其中包括对于劳教工作,要重点宣传教育、感化、挽救劳教人员的做法和成果;宣传对法轮功劳教人员的教育转化工作和效果。对监狱、劳教所内案件和监狱警察违纪违法犯罪案件的报道要经省司法厅批准;对在全国有影响的重大案件的报道,须报司法部批准。其中特别提到突发事件发生后,一般不做公开报道。文件中司法行政系统内部发生的突发事件就包括了司法人权问题和法轮功被关押人员的情况等。

司法部门还把反法轮功宣传作为普法活动的主要内容。

二、2009年3月—2010年10月任司法部劳动教养管理局局长期间

自从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全国的劳教监狱系统大批关押法轮功学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达到100%转化率,劳教所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无限期非法关押和酷刑折磨,其手段包括被侮辱、毒打、长时间罚坐(坐在幼儿园小孩坐的小椅子上,每天从早上6点坐到晚上12点,一坐就是5、6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限制睡觉、限制洗澡和上厕所、长时间电棍电击敏感部位(好几个警察拿着高压电棍连续电击6、7个小时)、灌食、灌大便、老虎凳、吊打、烙铁烫等上百种酷刑折磨,还要经历不断的洗脑、谩骂、侮辱、威胁和恐吓等精神折磨。致使不计其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致残。

王进义是司法部劳动教养管理局第二任局长,在其任职期间,继续执行中共“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和“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是全国劳教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指挥者,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帮凶。据明慧网统计资料显示,在2009年3月至2010年11月王进义任劳动教养管理局局长短短不到2年时间,至少有22名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精神失常。王进义对其任职期间各地劳教所中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负有直接的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

以下是在此期间发生的部份迫害案例,仅为冰山一角:

1.河南省卢运来被白庙劳教所酷刑折磨致死

卢运来,于2008年11月份,被非法劳教1年,非法关押在郑州市白庙劳教所,遭受酷刑暴打及长时间奴工迫害。主管迫害卢运来的警察及刑事犯人,手持木棒从头至脚毒打卢运来,致使木棒都被打断。天天又遭受长时间奴工迫害,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由于长期坐着工作,以至于臀部坐烂。2009年7月底卢运来被迫害致出现严重肝腹水,肝脾肿大,肺结核,胸积水,肠梗阻等症状,才送往医院检查,被诊断为肺癌晚期。2009年10月30日,卢运来含冤离世。

2)姜秉志被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折磨致死

姜秉志,男,59岁,2008年10月被投入绥化市劳教所迫害,2009年6月初,姜秉志被迫害得出现手脚不听使唤、反应迟钝、神经质惊恐等症状。7月末,姜秉志检查有小脑萎缩的症状。劳教所不但不医治,还说姜秉志装病,并指使刑事犯人对姜秉志施以拳脚,致使姜秉志身上、胳膊上、青紫淤块不断,之后,姜秉志又多次遭到毒打,被抬到办公室(此时姜已不能行走),对他进行电棍电,使其小便失禁。2009年8月21日,已无医治可能重度昏迷的姜秉志被接回家,26日被含冤离世。

3)郑玉玲被湖北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郑玉玲,女,57岁,于2009年8月25日被劫持到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后又转到“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非法关押。郑玉玲被绑架后不接受洗脑,七、八个警察、帮教和打手蜂拥而上,轮番对她进行灭绝人性的精神摧残和野蛮灌食,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长时间的罚站。2009年9月25日,郑玉玲又被送回湖北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3天之后(9月28日中午)郑玉玲被迫害离世。

4)山东省张成美被劳教所毒打致死

张成美,女,于2009年12月8日被绑架,大约是2010年元旦前后,被投进王村劳教所,张成美长期遭暴打,天天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不让洗漱,长期罚站,往嘴里抹尿,用蘸满尿的抹布堵在她嘴里。2010年2月6日张成美被迫害致死在劳教所医院里。家属见到张成美的遗体,发现她被打掉了牙,打断了胳膊……警察不让她家属照相,逼着火化遗体。

5)黑龙江刘术玲被劳教所酷刑电击致死

刘术玲,女,1956年出生。2010年7月3日,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戒毒劳教所,刘术玲被折磨致死。据目击证人透露,刘术玲是被身着制服的警察绑在铁椅子上,用电棍活活电死的。刘术玲的左耳后侧和颈底部有一圈被电棍电的黑色淤斑。知情者透露说,当时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被上吊挂、坐铁椅等酷刑折磨,被强迫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五书”(转化书、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刘术玲抵制所谓的“转化”而直接被折磨致死。

三、2010年11月—2016年6月任吉林省司法厅厅长期间

王进义任吉林省司法厅厅长期间,纵容、包庇基础监狱残酷的迫害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如

吉林监狱采取关小号、电刑、吊铐、上大挂、抻床、捆绑、野蛮灌食、灌盐水等几十种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原监狱长李强、刘伟、狱警王元春、李永生等都曾公开叫嚣:“在吉林监狱,让你活6天,你不到5天就完了……”吉林女子监狱监狱长武泽云指挥监区长及刑事犯人肆无忌惮的利用上吊刑、“开飞机”、“四肢上绳”等残酷手段,明目张胆的血腥迫害法轮功学员,导致多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致残或精神失常。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在王进义任职司法厅书记、厅长期间,吉林省女子监狱至少有11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吉林女子监狱被中共吉林省、司法部树为参与迫害的典型。

以下是在此期间发生的部份迫害案例,仅为冰山一角:

1)王学珠被四平石岭监狱迫害致死

王学珠,男,41岁,被绑架到四平石岭监狱,由于他给监狱管理局写了一封讲真相的信,被狱警李海峰发现,对其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迫害,然后派犯人韩景军(吉林市人,现在已经释放)、杨喜臣(已经释放)在监室里不间断的电击王学珠,从那以后,王学珠的身体非常不好,出现严重的肺结核状态,医院也不给其正常医治,每天还被强迫做奴工,直到王学珠病情严重恶化才送到医院。王学珠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一岁。

2)孙秀霞在吉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孙秀霞,女,50岁。于二零一二年四月三十日下午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当日由监狱转入医院“抢救”。家属在给孙秀霞换衣服时,发现孙秀霞腹部以下僵硬,下身被用许多卫生纸和毛巾塞着,肚脐、腿在往外流白色的水。警察阻拦家属给孙秀霞拍照,并抢走拍好的照片,家属最后仅留下一张手机拍摄的照片。孙秀霞生前多次被中共狱警送进监狱五楼的小黑屋迫害得奄奄一息,惨不忍睹。

3)常桂云被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常桂云,女,62岁,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遭毒打、罚站、上绳、不让上厕所、不让喝水等折磨虐待,被迫害得半身不遂、满头白发、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不能说话、牙齿掉光、嘴歪眼斜,家属一直要求保外就医,监狱一直推脱搪塞。一直拖到2012年年初,才得以离开监狱。回家后,常桂云身体情况每况愈下,于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4)陈淑芹被吉林省女子监狱残酷折磨活活打死

二零一零年,陈淑芹在家中被绑架,被强行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陈淑芹拒绝所谓的“转化”,被关押在监狱里最邪恶的“教育监区”黑单间里,遭受酷刑迫害。该监区小队长指使刑事犯毒打陈淑芹,把她的头按在水桶里呛、灌,再提起来,再使劲摁下去呛、灌,反复的呛灌,陈淑琴几乎被灌死。陈淑琴绝食抗议,又遭到更加残酷的迫害,长期被狱警绑在最残酷的抻刑(酷刑)上抻,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又被劫持到黑房间毒打、上绳 、吊抻、灌各种酷刑折磨。二零一一年二月,最后被恶警指使的包夹(犯人)活活打死。

四、2016年7月—2018年任中共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局长期间

自1999年江泽民要求“三个月铲除法轮功”命令以来,中共政法委经常向公检法司发出“三个月铲除法轮功”的秘密命令。监狱为达到所谓“转化率”使上级满意,不择手段,动用了各种酷刑、洗脑、药物摧残及长时间奴工劳役等等方法残害法轮功学员,使狱中法轮功学员在精神及肉体上遭受极大痛苦与伤害,甚至失去生命。有的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说:“不转化就火化!”

王进义任司法部监狱管理局局长期间,继续竭力执行中共的迫害政策,在全国监狱系统实施各种极端的暴力手段“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其手段包括:长时间体罚、虐待、毒打、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端坐小凳、上吊铐、架飞机、电击、野蛮灌食、睡死人床、关铁笼子、火烧炮烙、熬鹰、关禁闭、针扎、烟头烫、拔体毛、扣锁骨、钳子拔牙齿、皮带抽、棒子打、钳子夹手、用铁棒或斜口钳捅身上、铁丝两头系砖勒脖子、拳击耳朵、喂蚊子、传染病威胁、注射自来水、泼凉水、牙刷搅指缝至手指溃烂等等。致使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打伤、打残、打死、逼疯,甚至被惨无人道的活摘器官。

据对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七年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经监狱迫害致死至少有68人。王进义对上述迫害负有不可推卸的直接领导责任。

以下是在此期间发生的部份迫害案例,仅为冰山一角:

1)胡霞被酷刑折磨 神志不清死亡

胡霞,女,终年55岁。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胡霞遭四川崇州市养马镇派出所绑架,非法抄家,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一日,胡霞被崇州市法院判刑入狱。五月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在二监区胡霞被罚站、殴打,牙齿被打掉一颗,腿和臀部被打成很大面积的淤青。胡霞因不配合转化,每天吃“口口饭”(所谓“口口饭”就是饭量不足一两),人瘦成皮包骨头。刑事犯人还将其按在监室储水桶里溺水,胡霞的身体和精神都遭受了极大的摧残。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前一个礼拜,胡霞被单独关在惩戒室中遭毒打、熬鹰、罚站,被迫害致神志不清,目光呆滞、呆坐、常常把屎尿拉在裤子里和她睡的地铺上。十二月十九日,胡霞被迫害离世。

2)陈光忠被四川乐山嘉州监狱迫害致死

成都市法轮功学员陈光忠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被警察强行从家中带走,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关押短短半年时间就被四川乐山嘉州监狱迫害致死于狱中。死因非常可疑:头发被剃光,面色苍白,身无一丝,仅一块布遮盖着身体。

3)遭辽宁本溪监狱酷刑折磨 路远峰出狱三周后离世

路远峰,男,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辽宁本溪监狱遭到电棍电击、毒打等迫害,出狱仅三周,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三岁。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上旬,本溪监狱大队长、分队长把路远峰弄到车间仓库,指使犯人把陆远峰摁住;二人对路远峰一边骂一边用脚踢,用三根电棍连续电击,持续了四十多分钟。路远峰被电得满地翻滚,头、颈、手、脚踝等处皮肤被电伤。至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八日三年冤狱期满出狱。出狱时,原本身体强壮的路远峰,已被迫害得目光呆滞,说话口齿不清,成了脑血栓病人。并且股骨头断裂、异位,人已瘫痪。回家后仅21天,便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九日含冤离世。

4)教师王翠被河南新乡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王翠,女,53岁,教师。二零一二年,因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被冤判七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河南新乡女子监狱迫害致死,遗体未让家属带回家,就地迅速火化,终年五十三岁。

5)陈瑞芹被天津女子监狱迫害致死于狱中

陈瑞芹,女,44岁,于二零一七年正月被天津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狱警包围遗体不准亲人近前观看,陈瑞芹遗体的舌头都枯了, 陈瑞芹因不放弃信仰,在天津女子监狱长期遭受凌虐,受到残酷迫害,被长时间罚站、不允许大小便,她的双脚脚趾曾被踩得鲜血淋漓,身体被殴打得伤痕累累,包夹在引水机上接来热水往她脸上泼,更下作地掐乳头、猥亵下身,甚至让她吃屎喝尿。包夹随手抓起尿桶、凳子等物件就打。狱警鼓励包夹暴力殴打说:“打吧,打破了我亲自给她缝去。”

6)安徽白杰被宿州市监狱迫害致死

安徽省法轮功学员白杰四月十四日被宿州市监狱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五岁,遗体被强行火化,家人带回的是白杰的骨灰。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白杰被非法判刑十年,被送到宿州市监狱迫害。在那里,狱警唆使犯人打他,本来就重病的他,更是雪上加霜,监狱管理人员根本不顾他的死活,因他给人讲真相又把他关进小号迫害,致使病情更加恶化。二零一七年四月一日,家属接到监狱人员的电话,说白杰三月三十一日晚上出现脑溢血症状,四月十四日上午,白杰在宿州医院含冤离世,直到死后才把脚上的脚镣去掉。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