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疫垂危 德女子念九字真言康复

更新: 2022年01月0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七日】(明慧记者德祥德国报道)“(中共)病毒导致我不可思议的虚弱。我从未经历过这样摄氏四十一度的高烧,全家数我咳嗽得最厉害。试着起身走动,马上就会摔倒……真是可怕,我觉得快要死了。”这是慕尼黑机场女安检员希珂尔・瓦格纳(Silke Wagner),回忆自己在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中旬感染中共病毒德尔塔(Delta)变种后的经历。

“我问先生自己该怎么办,他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照着做了,不停地念着,感觉每天都在好转。”

就这样,没有吃药打针,来势汹汹缠绕着瓦格纳一家的德尔塔变种病毒不知不觉就消失了。目前希尔珂一切都恢复正常,已经回到机场上班了。

她说,从未想过只是念两句话就会摆脱中共病毒。原本是无神论者的她由此而转变,相信法轮功,并开始修炼法轮功了。

'图1:希珂尔・瓦格纳(Silke Wagner)和丈夫莱纳・瓦格纳(Rainer Wagner)'
图1:希珂尔・瓦格纳(Silke Wagner)和丈夫莱纳・瓦格纳(Rainer Wagner)

一家三口感染德尔塔变种病毒

希珂尔・瓦格纳(Silke Wagner)来自德国巴伐利亚州,她和先生莱纳・瓦格纳(Rainer Wagner)都在慕尼黑机场担任安检工作,住在兰斯胡特(Landshut)周边,育有三个儿子。莱纳修炼法轮功已经十多年了,小儿子马赛(Marcel)两年前开始读法轮功的书籍,有时也跟着父亲炼功。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十日,十八岁的马赛在学校做核酸检测(PCR),测出德尔塔变种病毒呈阳性,之后瓦格纳夫妇也测出同样结果。

先生莱纳最先出现症状,马赛症状稍轻。他们俩都在家躺了五天,头疼发烧,喉咙痛。从第三天起,莱纳起身炼功,没几天就恢复了正常。马赛也很快好了。这期间,希珂尔一直在照顾他们。

一周后,希珂尔自己倒下了。

“我该怎么办?!”

“先生送我去了医院,那里人很多。健康部门建议我回家隔离。”希珂尔说那时先生已恢复了很多,“他照顾我吃饭、喝水和更衣。”

“我躺在床上,无法起身。当我试着起来时,循环系统跟不上,不是倒下,就是需要莱纳帮忙,自己完全不能行动。”希尔珂说自己高烧摄氏四十一度,像个婴儿那么无助,觉得快要死了。

“我该怎么办呢?”绝望中希珂尔问道。莱纳让她试试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她照着做了,不停地念。

等到希珂尔好了之后,先生告诉她,她高烧迷糊时,嘴里还不停地呢喃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一直不断地念着,每天情况都在好转。过程中,头脑中杂念也不断被清除。”希珂尔说,“原本我就是个想得很多的人,大脑总在不停运转,思考安排着各种事务。现在我能将这些放下了,只集中念这两句话,思想也清净了很多。只念着两句话,我能睡好觉了。”

期间,莱纳还坐在床边为她读《转法轮》。有一次她主动说,请为她读《转法轮》吧。

“看到大法师父坐在莲花宝座上”

希珂尔不停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她躺在病床上看到了光芒,看到了师父——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那只是很短暂的时间,师父对着我笑,我在床上感到很惊讶,然后他就消失了。”她说,“师父坐在莲花宝座上,非常慈祥,很明亮的光芒萦绕着他。他只是笑着,然后就不见了。”

希珂尔马上接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她告诉莱纳,自己决定修炼法轮功了。

当年莱纳刚开始学法轮功时,希珂尔也曾跟着读过《转法轮》。“读到第二讲我就停了下来,那时我还没能接受呢。我也曾跟着莱纳炼过功,但对我来说,时机尚未成熟。”她说。

“现在就不一样了,我说不出为什么,但现在不同了。”希珂尔说,“看到师父时,我的心被打动了,深感信服。”“师父就像是为了你而存在的那样。我内心感到很温暖。”

希珂尔让莱纳教她炼五套功法,她说:“学了法轮功之后,我内心安宁了。”

摒弃无神论

多年来,希珂尔一直是无神论者。她出生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东德德雷斯顿(Dresden),因为祖父在西德巴伐利亚有很多亲戚,家里向东德当局申请出国探亲,很多年未果。一九八四年她十一岁时,探亲申请终于得到批准。就这样,他们离开共产东德来到西德的巴伐利亚。

环境改变了,然而共产主义的洗脑宣传还在起作用,她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但丈夫的善良,让她能接受莱纳修炼大法。

“我是无神论者,但我能接受别人有信仰。我先生修炼法轮功,变得平静了。我可以接受他修炼法轮功,关键是他是个好人。”

经历了一场过鬼门关似的体验,情况现在不一样了,希珂尔决定要修炼法轮功。

当她能自己坐起来时,从先生那里她得到了一本属于她的《转法轮》,加上小儿子马赛,三个人开始一起阅读《转法轮》。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本(《转法轮》)了。可能的话,我们每天都读《转法轮》。慢慢的我不咳嗽了,烧也退了,但还感到虚弱,不能像从前那么奔跑。”后来,他们一起炼了两次法轮功功法后,希珂尔感到自己完全正常了,“现在我又去机场上班了”。

'图2:完全恢复了健康的希珂尔・瓦格纳(Silke Wagner)'
图2:完全恢复了健康的希珂尔・瓦格纳(Silke Wagner)

读《转法轮》令内心安宁

希珂尔说:“读《转法轮》让我内心平静,从自己的经历中能证实,书中说的都是真的。”

小儿子马赛病情没那么严重,恢复的也很快。以前他偶尔跟着父亲炼功,有时候也读《转法轮》。看到母亲通过念九字真言和炼功学法很快好起来,他现在每天都跟着读《转法轮》。

现在他们会讨论一些修炼上的体会,有时家庭矛盾眼看要升温,但大家都按修炼人的标准向内找,马上就会恢复平静。过去可不是这样,有时家庭矛盾会持续很久。

“我从未想到过只是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让我好得这么快。”希珂尔说,“我几天内就退烧、不咳嗽了,也能起床,每天都在好转。从中我感到了大法的力量。我很愿意读《转法轮》。”

'图3:希珂尔和小儿子马赛一起写给师父的贺年卡。'
图3:希珂尔和小儿子马赛一起写给师父的贺年卡。

不久前,希珂尔和小儿子马赛还一起制作了给大法师父的新年贺卡,贺卡上写着:“感谢您看护着我们,陪伴我们度过艰难的时刻。感谢您无处不在的加持和保护。”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