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人说:还是法轮大法好啊 你就好好炼吧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十月八日】我是一个偏远农村的普通家庭妇女,在2009年,由于我个性要强,总想把日子过得比别人好一点,人家不种的地我种,就是想多得点粮食,多卖点钱,大小园子种了六个,还有大地种的粮食。那一年整整一年没学法,没炼功,起早贪黑,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干活上,累得筋疲力尽,最后导致发烧咳嗽两个多月。

开始没在意,最后实在干不动了,躺下起不来,连炕也烧不了了。平时丈夫在外打工不回来,我也没告诉他我的情况,丈夫听亲戚说我有病了,回来看我整宿咳个不停,埋怨我有病不看,我怕他对大法产生误解,就跟他去了吉大医院。大夫问我咳嗽多长时间了,我回答两个月。大夫说:“你说两个月我不信,你说两年我信。”可见我的气管和肺部情况多严重。

全身检查没发现问题,最后做了气管镜,结论不确定。又到长春市二院做一次气管镜,五个专家会诊,最后得出结论是“肺癌”。家人们不知所措,大夫说:“回家吧,能吃啥就吃点啥。”家里双方姐妹们背地里偷偷地哭,而我一点也不知情,谁也不敢做主让我出院,只说等结果。

那时的我,吃不下饭,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鼻子不通气,用嘴呼吸,眼睛浮肿,瘦得皮包骨,整个人脱了相。有个亲戚看我,私下说我顶多能活两个月。我在医院也住够了,打针难受,吃药就吐。我对姐姐说:“我不等结果了,它就是癌症我也不怕,回家继续学法炼功,师父一定会管我的。”因为我听说过这样的例子:有个人到医院检查是癌症,一想没指望了,啥也别想了,一心一意学大法吧,病好了。

就这样我回家了。因为丈夫还得去挣钱,没时间照顾我。两个孩子都上学,我就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了。

同修知道了我的情况,都来看我,帮我在法上提高,给我送来了mp3,让我学法炼功,我也反思自己导致这场魔难的原因:没有按大法的标准去做,不学法不炼功,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利益心重,这好,不但没多得,一年的收成都花光了不说,还欠了债。矛盾来时,不找自己,指责埋怨别人。在这期间,我知道自己错了,改变了不少以前固有的观念和错误认识,用法来衡量自己,加上同修的关心和鼓励,我的身体渐渐好转了。

一开始炼功的时候,第四套功法炼不了,上不来气,蹲下起不来。姐姐同修经常打电话督促我炼功,有时怕她问,不想炼也得炼。现在想想真得谢谢她。最让我感动的是,在腊月二十三小年的那一天,两个同修顶着大雪,骑摩托车一路打听找到我娘家。妈妈也非常感激的说:“大法弟子真是一家人哪,比亲戚都亲。”我也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不然真对不起师父的救命之恩和同修的这份真情。

修炼半年多,鼻子通气了,呼吸顺畅了,也能吃饭了,也能出去蹓跶了。这样我就回了自己家。因为孩子在母亲家上学不方便,母亲岁数也大了,还要起早给孩子做饭,我也实在不忍心。村里人看我回来了,高兴的说:“还是法轮大法好啊,你就好好炼吧!”显然大家都知道我出事了,学大法病开始好了。

有一次,邻居二哥在他工作单位院子里看见我在街上走,就跟同事说:“谁说法轮大法不好?你看某某媳妇,比原来还好。”

还有一个笑话:邻村有个人来我家找我丈夫办事,我自己在家,他疑惑地问:“你是某某媳妇吗?”我笑着说:“是啊,你是不是以为我早就死了?”他不好意思的笑了。因为全大队十多个村屯的乡亲们都知道我得的是啥病,都断定我好不了了。开始家人给我吃偏方,我喝了,后来悟到,大法弟子没有病,一切都是业力所致,吃苦遭罪是还业债,我就不喝了。姐姐和弟弟知道后很生气,我耐心的跟他们说:“你们放心吧,我有师父管,不会有事的。”

妈妈也说他们:“她有师父管,你们怕啥?”妈妈就因为相信师父的这一念,身体一直很健康,能吃能喝,八十多岁了,还能推小车去市场卖东西呢!

还有一件事:小女儿在中考的时候,有一道数学题不会做了,等她把别的题都做完了,就趴在桌子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请师父让她想起来这道题怎么做吧!一会儿,她就知道怎么做了。回来高兴地跟我说:“妈妈,师父给我开智开慧了。”成绩出来她是全班第一名。

有一年,丈夫半夜喝完酒骑摩托车出去摔倒了,到医院检查是锁骨粉碎性骨折。我告诉他:“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会管你的。”第二天手术后一宿没疼,大夫给的止疼药一片没吃。而对面床的人疼得一宿没睡,止疼药吃了三片也没用。我知道是师父在管着他,因为我这些年学大法受迫害,他也承受了不少痛苦和压力。

一人学法,全家受益。感恩师尊佛光普照我的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