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老太生黑发 脚踏单车驰如飞

更新: 2022年0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如今已经七十多岁了。三退大潮开始后,我先是面对自己的亲戚朋友讲真相,后来有经验了,就开始走出家门寻找有缘人,这些年间,讲真相的足迹遍布大街小巷、菜市场早晚集和公园大坝。

一、监室犯人齐诵大法诗歌

有一年冬天,室外的雪下的特别大,地面上的冰冻的象玻璃一样亮,二姑娘专程给我打电话说地面太滑,让我别出门,我嘴上答应着,放下电话就拿上真相光碟出门了(那会儿没意识到是师父在点化),结果最后一张光碟发到了便衣的手上,被绑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遇到了另一位被迫害的同修,那位同修把师父的《洪吟》、《论语》都教给了我,那段时间我背了很多以前没背过的《洪吟》中的诗词,还与同修一块配合,给同监室的犯人和包夹讲了真相。因为我们的念很正,所以过程中没遇到任何干扰,每天都能正常炼功,狱警见到我们也是乐呵呵的,其中一个员警还私下里跟我们说:“我也是修佛的,我知道修炼你们这个功法的都是好人。”

一天,为了解体黑窝里的邪恶因素,我就单手立掌在监室里走来走去,同时嘴里大声的背诵师父《洪吟》里的诗句:“历尽万般苦 两脚踏千魔 立掌乾坤震 横空立巨佛”[1]。同监室的五个犯人听到后赞叹说:“姨,你说的这个真好。”随后,他们就在我的背后排成一个纵队,也学着我的样子单手立掌,我背一句师父《洪吟》里的诗词,他们跟着背一句,我走一步,他们也走一步,喊声洪亮,整齐划一,场面特别震撼,看到这一场景我的内心充满了喜悦,我明白这群生命已经用实际行动为自己选择了未来,她们这是彻底的得救了。

在恶警提审我之前,我在走廊里遇见一位面善的中年男士,他上前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对我说:“你的年龄和我母亲差不多,你这身体可真好啊!”在得知他是看守所所长后,我劝他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回应道:“你進来后发现我迫害你们了吗?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所以来到这儿的法轮功学员,我一个都没迫害过。”我称赞他说:“那你真是个好人,将来功德无量。”他听后不置可否,只是继续嘱咐我:“一会儿有人提审你时,你什么都别说,你这岁数这么大,可要多保重身体。”

离开看守所后,家人劝我以后不要再出门讲真相了,以免遭受迫害。我回答说:“这次是我没做好被钻了空子,不过你们放心,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给你们添负担,我走的正,做的是好事,不是为自己,是为了别人,我都没害怕,你们害怕什么?我有师父保护,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听了这番话,又了解了我在看守所里的经历,子女们逐渐放下心来,大女儿也开始相信大法了,她患有严重的鼻炎,擤鼻涕一会就能用一卷纸,乳房上还有肿块,我就劝大女儿说:“妈以前没炼功时身体啥样你最清楚,因为心脏病住了两次院,什么子宫肌瘤、胆结石都有,可自从我炼功之后,再没吃过一粒药,没住过一天医院,现在全都康复了,这些你都见证过,你干脆也修炼法轮功吧。”从此以后,大女儿也走入了大法修炼的队伍,大女儿的儿子虽然没有修炼法轮功,也很认可大法,他常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每天都会给师父的法像上香磕头。

二、下错站的原因

疫情过后,本地区有青年同修与老年同修结组讲真相,效果很好,不少从来不开口讲真相的同修都因为参加讲真相小组走了出来,突破了自己的那层壳,开始面对面向世人传递真相了,后来老年同修之间也开始结组,我也与另外一位老年同修一起配合讲真相。

一次,从学法小组和讲真相的集散点往回走时,我提前下错了站,更不巧的是外面还下起了雨,我因为没带伞挨了浇,心里有些不高兴,结果在走路回家的过程中遇见了几个缘人,并给他们做了三退。这下我的心理平衡了,觉的没白下错车,也没白淋雨。后来,下错站的事儿又发生了几回,我也在步行回家的路上多讲了不少真相,我这才意识到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让我以这种方式与众生结缘。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一天,我在街上遇见两个年轻人在排队买饭,就上前跟其中的一位搭讪,顺便把他叫到一旁说:“告诉你一个好事,现在天灾人祸太多,共产邪党贪污腐败,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不要听信电视里的谎言,赶快退出你加入的党团队,给自己选择未来,保平安吧!”那位年轻人听后欣然同意三退,这时候,站在他身边一起排队的小伙子对我说:”大娘,你给他退了,咋不给我退呢?“我听后急忙回应说:“退!都给退,你这小伙子真好!真有缘份!”令我意外的是,两人不但退出了邪党团队的组织,用的还都是真名实姓。

还有一次,在去讲真相回来的路上,我遇见了一位“熟人”,这位“熟人”原本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听到真相不但同意三退,后来每次见到我都要喊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次他看到我后,用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位年轻女子对我说:“你怎么不给她上课去?”其实他说的女子我早就注意到了,她当时推个婴儿车,车里还坐着个小孩,但因为还有二十多米就到我家了,加上讲了一天的真相也觉的累了,所以我就不想再张嘴了。如果不是师父借用“熟人”的嘴点化我开口,我差点儿失去救她的机会,悟到这一点后,我急忙上前给她讲了真相,对方果然很痛快的同意了。

三、黑发逐渐代替华发

这些年间,除了面对面讲真相外,我还通过拨打手机语音电话与花真相币的方式传播大法真相。众生在听到真相时的表现也各不相同:有把吃的往我怀里揣以表达感谢的;有追着我要给我钱的;也有不听不信扬言要举报我的,凡是遇到这种人,我就在心里默念师父的诗句:“一路正法劈天盖 不正而负全淘汰”[2]。虽然多次遇见危险,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都有惊无险的化解了。

惭愧的是,我也有偷懒的时候,特别是在疫情封城时期,大街上没有几个人,我就没出去,过了一段时间我坐不住了,意识到这是求安逸的心,想到我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立即又走出去了,我有救人这颗心,师父就不断的把有缘人送到我的身边。

经过十多年的证实法、讲真相,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以前我步行到二楼都气喘吁吁,后来上楼就象有人推我一样。我骑着自行车在前面走,后面两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都撵不上我,费力追上我后,他们感叹说:“姨,您这哪是在骑自行车,分明是在飞啊。”

原本我在五十多岁时就停经了,结果学法后又来了两次例假;不仅如此,从去年开始,年过七旬的我竟然开始长黑头发了,黑发从发际线开始慢慢向头顶蔓延,变的越来越多,要知道原来我可是满头的银发,一根黑丝都没有。可以说因为修炼大法,师父给予我的太多太多,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弟子要尽力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报答师尊,感谢师尊对众生的慈悲苦度,谢谢师尊对弟子的保护,弟子在此叩拜师尊!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大觉〉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正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