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人生的尽头 师父救了我

更新: 2022年0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八日】我今年七十多岁,从小生活在农村,小学毕业,成天地里来地里去的干活,四十几岁时得了好多病,成天吃药,一九九三年又多了一样出不来气的病,痰中带血,大口吐血,确诊是不治之症,骨瘦如柴,只能等死,生命到了头。

一九九六年女儿同事说你妈身体不好,让她炼法轮功吧。当时全国乱七八糟的气功多,一九九五年我学了一样,对人体一点改变都没有,所以不相信气功。

一九九七年因生命到了终点,求生的心让我想起了女儿的话,我和女儿说,你把你同事的书借来给我看看吧。晚上女儿带回宝书《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一个晚上我看完两本书,早上接着看第二遍,下午三点看第二讲,看到从我体内飞出好多灰烟,打一个冷战。接着看完第二遍,明白大法是让人做好人的,道德回升、人心向善,按真善忍做人。

七月一日,我去炼功点学功,没等炼功,师父已经给我净化身体了,走路有力气,也不吐血了。从此离开了药,全家人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更神奇的是,一九九八年我九岁的外孙的肺炎没治好弄成了气管炎,慢性病,全家人别提多难过,住院打针孩子直哭,两颗大牙中间带血的大洞吃饭就哭,去医院还没治好,我当时想到师父,我说我有不打针的好办法,你和我去看师父讲法录像,炼法轮功吧,孩子说行,我带他去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只看了两次,四个多小时,孩子的慢性气管炎就好了,牙也好了。这是发生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的事。

全家人看孩子还没炼功,听了两次法就有这样的变化,一九九九年老头、女儿、女婿等都走入大法修炼,全家人沐浴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中。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用谎言煽动仇恨,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打压,我女婿自己不学大法、也不让孩子炼功了。在这血雨腥风乌云压顶的日子里,女儿因学法不深也离开了大法。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对师父和大法坚信不变。二零零零年,我瞒着家人独自一人于四月三十日坐车去北京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去天安门和警察说,他们不由分说的把我关進天安门派出所,第二天驻京办警察把我接回所在地,关在派出所七个多小时、罚了四千多元才回家。从此家无安宁之日,街道人员不分白天黑夜去家中翻书。

二零零三年我给了同修一本师父新讲法,同修去印,被警察绑架,同修说出多名大法弟子,我也是其中一员,被关押在看守所里,警察对我又打又骂,二十几天我被迫害的不能入睡,坐着木凳上掉下来,心中和师父说,师父我今天合上眼明天不想再睁眼了,当时脑海里师父的声音大声的说:“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当时我感动的哭了,别人问哭什么,我感动的说不出话来,眼泪止不住。

二零零五年十月从同修家出来身上带着的包里有师父讲法录像,被警察抢去,直接说是某某那拿的,我说从早市上找到的,被关進派出所,警察骂声不断,我在心里和师父说我决不能说出同修,关了七个小时,罚款一千元才回家了。

我从二零零五年讲真相救人,有时做的好,有时人心多做的不好,从二零零五年到现在劝退了一万七千二百多人。在讲真相时有时遇到骂人的,也有不听的,发光盘被一个老头抓住手不放,要送派出所,当时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救我。就看到老头的手象火烧了一样赶紧放开,我又去了别的地方讲真相救人。

在讲真相中还有很多神奇的事,因文化有限,不多写了,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