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新学员:一盏照耀我前進的明灯

更新: 2022年10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月十四日】我最早听说法轮功这个名字是在中国大陆,那是一九九九年。当时知道周围有不少人在炼法轮功,由于当时对法轮功没有太多的了解,认为就是祛病健身,所以也就没有在意。不久,就听说有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上访,后来又看到新闻报道“天安门自焚”(中共一手导演、欺骗百姓的伪案),印象深刻。虽然我对中国新闻报道的真实性从不信任,但也觉的法轮功的一切与我的生活没有任何关联。

二零一四年,我到加拿大旅行,也是我第一次面对面的接触到法轮功学员。那是一位面目友善、慈祥的老太太,她在丽晶广场发资料并给我讲三退的意义和真、善、忍。听了她的讲解,我不禁诧异中国的宣传,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中共指的邪教?她又怎么可能有能力推翻中国共产党?当时虽然心中存着大大的疑问,但还是委婉的拒绝了她发给我的资料,第一次错过了法轮功。

二零一五年我已经来到加拿大生活,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机场居然又遇到了那位老太太,她还一下认出了我,说:我们以前见过!她的记忆力如此之好,她再一次把法轮功的资料递给了我。出于尊重,我接过了她手中的资料,简单的聊了几句就匆匆离去,回家后就把所有资料放到书架上了,忙碌的生活让我慢慢的淡忘了法轮功的事。

有一天到温哥华办事,路过中国领事馆,看到有很多人打着横幅在進行抗议活动。这几年生活在加拿大,让我看到和听到了更多真实的信息,对中国也有了更多更深的认识,由衷的敬佩他们的勇气,非常渴望自己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员,于是开始关注了解,知道他们是法轮功学员和平抗议活动。

二零一九年,新冠疫情引发了全世界对病毒的恐慌,那时为了及时了解国内疫情的情况,我每天看大量的YOUTUBE视频,以便把最新疫情進展告诉国内的亲朋好友,自媒体视频让我更深刻的了解了中共的历史,了解中国正在发生的事,开启了我思想上的巨大变化。令我更诧异的是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都是法轮功学员。所以我迫切的想了解法轮功,从此开始开启了我修炼之路。

师父说:“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1]

就这样我开始自学法轮功,我经常跟着师父的视频学习炼功,通过明慧网看新学员的体会,从中找出自己的不足。比如,在炼法轮桩法时,一会胳膊就累的举不动了,感到两臂很沉、很“酸”,不得不放下来,看到视频中有很多年龄很大的同修不费任何力气,轻松的完成整套功法,难道我还没有他们的力量大吗?在炼第五套功法时,要求双盘,作为大法弟子当然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可是我连基本的盘腿都不能坚持,更不要说单盘、双盘,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二零二零年五月一个偶然的机会结识了一位法轮功学员,看似偶然,然而,我悟到这一切都是师父精心安排,是师父让我不要错过这千载难逢的机缘,我开始说起我炼功中的问题,他帮助我纠正动作,给我讲三退的意义,并告诉我功不是炼出来的,是修出来的。并送给我一本《转法轮》,让我既要炼功,又要学法。

《转法轮》一下就吸引了我,我知道了修炼法轮大法要重心性,守德,要与人为善,才能升华到更高的境界。《转法轮》开启了我认识法轮功的新篇章。

同年六月,为了克服惰性,也为了能更快的长功,我走進了法轮功的炼功点,每周都坚持炼功,同时也坚持看《转法轮》。

疫情依然影响着大多数人的生活,而我的心平静了很多,因为我从《转法轮》中理解到:要想好病、消业,必须要修炼,“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1]。随着时间的推移,法轮大法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我,以前打球受伤的膝盖没有了往日的疼痛,现在已经可以重返羽毛球场了。

二零二一年十月四日,我给全球退党服务中心发了邮件,正式退出了中国共青团。

二零二二年五月八日,我去温哥华艺术馆的活动,结识了新的同修。五月开始,我几乎每周六、周日都会往返几十公里去那里炼功,周日还经常去市中心的洪法点炼功,在那结识了更多的同修,和他们更多的交流,使我得到更大的進步。

有一次在打坐时一直闭着眼睛,刚开始时还能听到车声、人说话的声音,但我没有象往常那样好奇的看,而是静下心来,慢慢的闭着眼睛尽量向远处看,渐渐地看到有蓝色和白色的光,就这样一直的看着,仿佛外面的世界与我无关,直到结束,一睁眼,看到外边熟悉的环境,一下恍然过来。

人总是有惰性的,有时忙,就找个借口不炼了,有时候太晚了,看书时眼睛很累,就告诉自己,今天不用学法了;有时候觉的《转法轮》看这么多次了,也没有什么新意了,炼功好象也没有什么长進了,思想上就放松了。有一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到我正在看《转法轮》,这时师父出现在我的门口,对我说:你在干什么?一下从梦中惊醒,白天把我做的梦告诉同修,他问我最近是不是没有专心学法?告诉我说是师父督促我要好好看书学法,并告诉我去看《转法轮》里炼功为什么不长功一节。原来师父早已告诉我了:“功上不去的根本原因:“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1]

从此以后,炼功、学法成了我生活的不可缺少的一部份,即使再忙再累,晚上也是看《转法轮》,开车时也经常听师父的讲法,经常收到来自同修的短信鼓励和支持。就这样,一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有一天听完师父广州讲法,里面提到有学员被车撞倒安然无恙,有学员被法轮挡住从高处掉下来的铁棍。心中略微觉的有些不可思议,真有这样奇妙的事情发生吗?

第二天,我和朋友准备外出,他从车库开车出去,我站在车的后面帮他看着别碰到东西,他本来应该向前开出去的,就在此时,我突然觉的站在车的后面不安全,并立刻站到车的侧面,这时他突然加油倒车,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坏了,那个朋友也吓的连连说见鬼了,说自己并没有倒车。而我此时却十分平静,没有任何惊吓,但在心里默默的感谢师父,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事后我打电话给同修,同修告诉我说:是师父,这样的事每个大法弟子都会遇到,有些自己意识到了,有些可能不一定意识到就过去了,每个真修弟子都有师父法身保护。

二零二二年是我收获最大的一年,参加了“四·二五”和平上访纪念游行,参加了温哥华“七·二零”反迫害游行。八月二十一日参加了温哥华庆祝4亿人“三退”集会游行,作为4亿分之一,我第一次勇敢的走進游行队伍。

经过了三年修炼,我终于明白了人生之路,明白了生命的真正目地是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返本归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转法轮》让我明白了在人生中的许多问题,让我心里有了希望,生活有了一盏照耀我前進的明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