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陆法会|放下“自我”生慈悲

更新: 2022年11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二日】二零二一年,因为我家中的事情比较多,我感觉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些不对劲。学法虽然不困,但是体悟不到法的内涵,没有以前学法时那种神圣与美妙。在心性上,哪里出了问题呢?我一直没有找对。师父看我悟不到,就通过各种方式点悟我。后来,我才明白是“自我”。
——摘自本文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我经历了一次次放下“自我”的修炼过程。现在我将这段经历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自我”被滋养

Advertisement

二零二一年,因为我家中的事情比较多,我感觉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些不对劲。学法虽然不困,但是体悟不到法的内涵,没有以前学法时那种神圣与美妙。

当时本地疫情又起,我和孩子都在家里办公、学习。有一天,我在发正念,听见孩子大声的说:“妈妈,倒掌了!”我睁眼看了看自己的手,没有倒啊。孩子有些嘲讽的说:“变的还挺快啊!”我心想可能是我刚才迷糊了,我得守住自己的正念。后来我再发正念,就提醒自己要清醒,而且让孩子帮忙看着。结果令我吃惊的是,每次发正念,都需要孩子不断的提醒。后来孩子见我总是这样,就不管我了。

于是,我就用旧手机把自己发正念的全程录了下来。当我翻看录像的时候,惊的我一身冷汗,我这哪是发正念啊?这不是在睡觉吗?!我又把自己炼静功的全过程也录了下来,也是不断的迷糊。我加强发正念,每次都给自己录像。我努力控制自己,要清醒,不能迷糊。

开始时阻力非常大,清醒不了几分钟。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每次十五分钟,直到看到录像里自己一直坐的很直,没有倒掌为止。那段时间,我坚持长时间抱轮。渐渐的,我的状态好了很多。

师父说:“他不想管这个身体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那个时候副意识、外来信息就要干扰他。”[1]

我发现自己只要一闭眼睛,就容易迷糊睡过去。我知道自己被干扰的太厉害了,我得加强自己的主意识。我开始默写《论语》,每天默写一遍。在默写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思想经常溜号,心与手不一致。有时候思想跑了,手仍在写;有时候困的睁不开眼,笔在纸上乱点。我给自己规定,只要错一个字,就从新默写。有一天,我默写了七遍,才达到一个字不错。期间,我也加强背法。几个月下来,我的主意识越来越强了。

但是在心性上,哪里出了问题呢?我一直没有找对。师父看我悟不到,就通过各种方式点悟我。后来,我才明白是“自我”。我以为自己修炼的还行,表面上的名、利、情基本触动不到我,也没什么刺激心灵的矛盾。我就象被灌了迷魂汤一样,躺在这个“自以为是”的温床里睡觉,把“自我”滋养的很大。

我背师父的新经文《醒醒》,当背到“表现的很精進”[2]、“很能迷惑人”[2]时,我想这两句法说的不就是我吗?!我表面上在修炼,实质深层并没有改变,不仅迷惑了同修,也把自己迷住了。

二、在同修的矛盾中认清“自我”

当我意识到“自我”的时候,师父就用了一件事情让我看清这个“自我”的表现形式。

在学法小组中,有两位同修是姐妹俩,在一个大家庭里矛盾非常多。一次,两位同修陷在非常激烈的家庭矛盾中出不来。妹妹不想参加学法小组了,想回避问题。姐姐心里总也过不去,看不上妹妹,身体被干扰的非常严重。

我看在眼里,心里想到师父说:“俩个人之间发生矛盾,第三者看见了,第三者都得想一想我自己哪里有不对,为什么叫我看见了?”[3]

她们身上反映出来的问题,我自己有没有呢?我仔细想想,这不就是执著“自我”的表现吗?!执著事情表面的对错,强烈的维护自己;用自己的标准衡量别人,抓住自己的认识不放。无论是利益心、怨恨心、不平衡的心、妒嫉心等等,都源于执著“自我”,源于私。

于是,我与两位同修交流了自己的认识。但是她们在激烈的情绪中,很难平静。晚上,我针对看到的两位同修的人心发正念,解体这些人心。让同修们的“真我”当家,冷静、清醒的破除假相,正念对待矛盾,提高上来。我坚持着这样做。神奇的是,没过多久两位同修分别找到我。当我再与她们交流的时候,她们都非常理智。我说:这件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一点也不重要。身在谜中的我们,看不透其中的因由。我们是修炼人,心性提高是关键。

咱们大法弟子还在谜中修炼,千万别陷在事情表面的对错中,忘了自己的初衷。事情出现是好事,因为从中我们可以发现自己有什么人心被触动了。找到人心,修掉人心是这件事情的价值所在。

两位同修跳出事情的表面后,都找到了自己的人心,都在法中修自己,心性提高的非常快。姐姐突破“自我”后,非常精進,各种人心去的果断、干脆,讲真相也有很大的飞跃;妹妹虽然修炼的晚,但明白法理后,更加精進,突破了很大的病业关。姐妹俩一起在三件事中精進不怠。

三、谦卑

紧接着,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明白了“自我”是阻挡我提高的巨大障碍。

有一天,一位同修告诉我,我给她女儿写的信使她女儿(同修)对修炼丧失了信心,都不想修炼了。因为她女儿处于魔难中很长时间了,我看着为她着急,这样拖下去不行啊,所以平常就写一些话相互鼓励。听到这位同修的话,我马上想自己哪里有问题了,怎么给同修造成这么不好的影响啊,差点毁了同修,我不断的自责。

回家后,我到师父法像面前,流着泪对师父说:“弟子错了。我虽然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动了同修的负面情绪,但是我执著同修表面的执著本身就是错。请师父帮助我化解这个不好的影响,帮助同修走出魔难。”接着,我就长时间发正念,解体迫害同修的一切邪恶。那是我很久以来发正念最集中、最静的一次,力量很大。

我渐渐的找到了自己的问题:一直以来,我经常把自己悟到的东西在小组中和大家交流,大家觉的挺好。渐渐的,我开始执著自己的认识。当同修处于魔难中时,我就喜欢用自己的那一套去说服同修。同修当时觉的很在理,但是一段时间之后,同修的状态改观不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我好象看清了这背后的人心,那就是执著“自我”的认识。当我把自己的认识看高了,“自我”就象一堵墙一样,挡住了同修的提高。我得把“自我”放下。

我明白了这些之后,以前困惑不解的问题似乎看清楚了。第二天一早,我去同修家,向她女儿道歉。我与同修在法理上交流后,同修说:“与你交流后,心里顿时阳光起来了,也感到了希望。”我说:“这不是我的能力,不是我的本事。是我放下了自己,我们真正的在大法法理中交流,是大法改变了你。我们要做的就是放下自己,谦卑的互相携手一起前行。”

在与同修的交流中,我发现有一种消极因素直接影响着她的正念。平常晚上发正念时,我就留一段时间针对这个因素发正念。在解体消极因素的时候,那个不好的东西真是特别坏,让我困倦的不行,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我知道,这是它解体前的挣扎。用了两天的时间清除它后,我就精神起来了。

我不再被同修表面的行为带动了,因为那个表现不是同修“真我”的表现。以前我总是替同修着急,其实那都是人心。放不下自己的认识,往往适得其反。

四、放下“自我”生慈悲

在这段放下“自我”的修炼过程中,还有一点我体会很深,就是不同阶段有不同要放下的东西。有些“自我”是显形的,有些是隐形的,隐形的不太好辨别。如果固守一个认识不放,就很难突破和提高。表现出来最典型的就是看不上别人,认为自己认识的高,别人认识的不高,其实这已经很危险了。我们在修炼中,需要不断的认识自己,不断的放下“自我”。

当放下“自我”的时候,我体会到了谦卑,体会到了包容,体会到了对生命善意的理解,以及对一切生命的珍惜。当面对同修的时候,我感到同修们都是无比珍贵、无比伟大的。在邪恶压力中走过了二十多年,不放弃、不退缩,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坚定。

当我面对警察的时候,我珍惜他与我相处的机缘,象朋友一样给他讲真相,使他认同了真、善、忍。我想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众生的期盼。我理解这应该是一种慈悲的状态。

前不久,我与一位同修配合做一个项目,在项目最后还剩点收尾的工作时,因为其它原因,我当时处理不了,就交给同修做。我把详细过程都写在了一张纸条上。由于技术不熟练,同修弄了很长时间也没做好。同修积了一肚子气,埋怨我给她找事,想着下次见到我的时候说道说道。当我再次见到这位同修,她看到面带微笑的我时,脑子中啥都想不起来了,好象那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后来同修把整个事情告诉我时,我很受触动。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点化,让我知道了真正的善、真正的慈悲是不需要言语的。

走过这段修炼历程之后,我在学法的时候,找到了那种发自生命本源的对师父的谦卑与虔诚。我不断的悟到法理,所以每天学法都是最快乐的事情,大法的殊胜、美妙无以言表。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粗浅体会,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醒醒》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