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陆法会|办资料点中摆正与家人的关系

更新: 2022年11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家人既是我们的亲人,也是众生,而且是缘份很大的众生。多年来,他们从正反两个方面帮助我们修炼提高,付出很多,承受的压力也很大。同时,他们也是来得法的生命。所以,我们一定要修好自己,使他们得救,这也是我们的使命与责任。

一、小花在风雨中绽放

Advertisement

多年前,明慧网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二零一二年,我搬到儿子工作的城市居住,结识了一些同修。我发现附近没有资料点,所需真相资料都从别处取。于是,我萌生了我家也开一朵小花的愿望。同修A大姐知道后,说她也参加。

二零一四年,我俩合资买了一台打印机,放在我家里,由我学习打印。在中国大陆的红色恐怖下,这不是个小事,我想应该让家人知道。但我知道,老伴胆小怕事,可能不会同意,那我索性就不说了。我抱回打印机,请来技术同修教我,我一步步的记在本子上,很快就学会了。当我独立操作、打印出第一本精美的真相小册子时,心情别提有多激动了,我会做真相资料了!从此,我就顶着家庭的压力,偷偷的做着。

渐渐的,老伴知道了我所做的一切,他没生气,看到了还挺高兴,还夸这机器真先進。此时,我的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等都在往外冒。打印时,不太注意安全,满床铺的都是真相资料,没有替老伴着想。他经常提醒我:“少打点,注意安全。”我说:“没事,你放心。”他说:“有事就晚了。”有点不耐烦了。我一如既往的做着真相资料,并注意边做边收拾,保持表面上东西不多。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电源线不见了。我心想:是老伴拿走了。你不让我做,我也得做,不能听你的。我去技术同修家拿了一根电源线回来,继续打印。之后有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发现打印机放在了门口,上面留了一个字条:“快拿走,不然我给扔出去。”

事态在逐步升级,我却没有一点正念,人的思维也上来了,心想先藏到大床床箱里偷着做。我经常在发完午夜十二点正念后,做一、两个小时的真相资料。由于偷着干,心里总有点紧张,也不敢开灯,担心被老伴发现。越怕越有事。有一天晚上,老伴突然推门闯進来,吓了我一跳。当他发现我在打印时,就没好气的连扔带摔,还动手打了我,我极力保护打印机。他气呼呼的说:“明天再不拿走,我就给扔出去摔了。”情急之下,我脱口而出:“你给它扔出去,我也出去,不回来了。”他一听傻了,半天才缓过神来说:“求求你了,为这个家想想,为孩子们想想,别太自私了。”

这个“自私”一下子深深的触动了我。我心想:为了救人,我顶着压力不顾一切的这样干,难道是为了我自己?我错在哪里呢?我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我想应该暂停打印,认真的反思自己,找找问题出在哪里。

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

我认真的向内找,找出不少人心、执著。最明显的习惯性思维就是向外看,向外找。有了矛盾、麻烦,首先向外看,怨对方。有时虽然没说,心里也是强忍着。有时向内找了,也只是停留在表面。

我还发现了自己有一颗顽固的强调自我、放不下自我的心。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根本执著,表现在做大法的事时心态不纯正。比如,打印真相资料,并不完全是因为想多救人,而是想做师父的好弟子,不想比其他同修差,里面带有争强好胜的因素。为了证实自己而做,不为家人考虑,不在法上修,也没有走正修炼的路,所以家庭环境长期开创不出来。

根子找到了,都是自己的心不正造成的。怎么解决呢?我想一是大法弟子做事一定要把基点摆正,以救度众生为重;二是把自身不正的东西在法中归正,无条件的同化大法。

二、修好自己 学会为他人着想

这期间,老伴犯了两次心脏病。较重的一次时,他向我交代了后事。当时我心里有些紧张和害怕,心里想,大晚上的,告不告诉儿子呢?师父及时点化我,这是“假相”,我心里立刻踏实了。我开始背法,发正念,求师父给弟子做主。半个多小时后,老伴说:“好多了,你给我拍拍后背,就回屋睡觉吧。”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老伴闯过了这一劫难。

回屋后,我眼含泪水来到师父的法像前叩拜师父,衷心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同时,我想着自己的下一步怎么走?我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再象以前那样自我、自私了,那会逼着家人造业甚至犯罪,最终毁了他,那就是我自己在犯罪呀。我从书柜边上拿起一本大法书,打开就是师父的这段讲法:“不要再叫邪恶钻空子了,不要再被人的执著干扰了。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好最后的路吧,正念正行。”[2]师父的法使我明白了,我要精進实修,要在法中提高上来。

我开始加强学法。我参加两个学法小组,增加集体学法时间。同时,我开始背法,因为正念来自于法。我又增加了发正念的次数。除四个整点发正念以外,每天早晨两点五十分起床后,立即发正念十五分钟,然后再炼功;晚上十点钟睡觉前,发正念十五分钟后再睡觉;白天整点有时间也发正念,不断的加大力度清理自己的空间场,让什么不好的东西都進不来。

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3]

学法中,每当读到师父的这段法,我心里总有些惭愧和不安,觉的自己没做好,对不起师父。

从法中我悟到,我必须得下决心把打印机搬出去做,既不耽误救众生,还能使家人得救。当我下决心要搬出去做时,在我头脑中出现了两个问题:一是自己长期形成的面子心、利益心、保护自己的心等等难以放下;二是为自己家人着想了,是不是把矛盾转移给了同修及其家人?只解决了做事的问题,没有修自己,所以有些犹豫。

我想我不但要学会为自己家人着想,而且还要学会为同修及其家人考虑,要从根本上放下自私自我的观念,最好是一放到底。如果修出能象神一样的心态去对待一切,旧势力就无空子可钻,我就能完全站在法上去证实法,救度众生了。我把想法告诉了同修们,得到了大家的理解和支持。一位同修家中三口人都修炼,搞个体经营开饭店,想做资料,但没有时间。同修让我去她家里做,而且她家离我家很近。这样,我们一直合作到她儿子要结婚时才停止。

这时,有一位同修说她亲戚在外地,房子闲着可以用,我就搬过去了。直到她亲戚要回来避暑时,我才搬走。

我又找到一位做房屋中介生意的同修说了这个事,她说有一个长期没住人的破旧房子可以用,你看看行不行?其实我们没有什么挑剔,安全是第一位的。回家后我告诉了老伴,他也挺高兴。他跟我一起去收拾屋子,修水管、换门窗锁、换灯、挂窗帘等。之后他又帮我去市里买打印纸,有时帮着运送大法真相物品。我看到了希望,看到老伴变好了。

打印机搬来搬去,反复多次,我的心也在一次次的随之净化。这时,老伴也能接受了,随着需求量的增加,技术同修又给我配了一台较新的打印机,我很喜欢。

事实告诉我,只要遵照大法去做,同化真、善、忍,有这么大的法在,一切就非常有保障。我要修好自己,多救人,也救家里人,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三、人在做 天在看

环境变了又变,但我的心没变。多发真相资料,多救人,这就是我要做的。所以即使是疫情期间封小区,我也没受到影响。近期,又增加了打印真相币的项目。

二零二一年十月初的一天,房屋中介的同修告诉我,由于特殊原因,这个房子得倒出来,而且挺急的,越快越好。我回家把这个情况告诉了老伴,我俩谁也没午睡,也不说话,各想各的。

下午两点了,他叫我:“起来,去搬东西吧。”我问:“往哪搬?”他说:“搬回家,放你柜子里。”我又问:“两个都拿回来?”他“嗯”了一声。于是我俩各自骑上自行车,把宝贝打印机接回了家。

这朵小花终于又在我自己的家里开放了,而且会开的更加鲜艳。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呢?

熟悉我的同修说:“这修的,原来一个(打印机)都不让放,现在能放两个了。”这个结果来之不易,这个过程充满了艰辛,师父更是为弟子付出了很多很多。走过这个过程,我放下了很多人的东西,特别是执著自我的观念放下了。

前几天,技术同修来我家里维修打印机,老伴给开的门,并告诉我:“你朋友来了。”同修问我:“大哥修炼吗?他不象七十多岁的人啊,挺年轻的。”我说:“他还没有真正走入修炼,但他经常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说他就按真、善、忍三个字去做,他的很多病都好了。他常说,大法真神奇。”

见我俩身体越来越好,人也变的宽容和善了,儿子也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支持我修炼。十几年前,我就给他做了三退,但有些强为;给他讲真相他不听,还不让讲,有怕心。那个时候,我不会修,人心特重,直接导致儿子也被旧势力操控,说了错话,做了错事,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让他发表郑重声明,他也不听,这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

年前,儿子单位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感到很欣慰。他部门有一位员工是女大法弟子,因为另一位同修被绑架迫害,派出所的人从手机中发现了这位同修的电话,就把她也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问。她没配合,派出所就交给单位处理。儿子的处长刚来不久,觉的这事挺棘手。当晚八、九点钟,处长把儿子叫到单位商议这件事。儿子经过反复考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大姐是个好人,我们得为她保密,得保护她。处长同意了,并安排儿子具体处理。处理结果对单位、对个人都好,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儿子回家来说了这个事,我听了挺高兴,鼓励他做对了。我说,保护好人,保护大法弟子,会有好报。我悟到,这个事不是偶然的,也许是给他提供一个选择未来的机会。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正念除黑手〉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