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新学员:我一错再错 慈悲的师父一救再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三日】我是一名退休教师,今年六十九岁。得法前,我患有鼻咽癌,晚期。在我非常痛苦的时候,二零一五年,一位同事向我介绍法轮功,说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要真心修炼,就会康复。同事还送我一本《转法轮》宝书,叫我认真看看。当时我很疑惑,碍于面子把书收下了。

开始时,我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看一下书。直到有一天,同事看我不怎么想修,就叫我把书还给她,还说这书很珍贵,不能糟蹋。于是,我下决心从新把书再读一遍,看看此书到底有何奥妙。不看不知道,一看明白了。原来《转法轮》真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不能用价值衡量的圣书。

后来,我决定修炼法轮功,同修们教会了我炼功动作,还带我去了一个学法小组参与小组学法。在这几年的修炼中,我并不精進,牌瘾很大,一边看书,一边打牌。打牌干扰了修炼,耽误了修炼,又不守心性。几次出现了“病危”,被抢救,是师父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每次都从死亡的边缘救我回来。我再痛下决心,改掉恶习,专心修炼。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向师父认错。

一、神奇

我开始看书炼功,身体很快发生了变化。原来吃硬一点的食物吞不下去,大便时也要药物帮助,还有很多痛苦的症状,炼功之后,痛苦的症状基本消失了。开始我很高兴,与同修一起学法、讲真相,做三件事。坚持时间不长,牌瘾又犯了,碰到过去的牌友就动心了,心想:修炼也太苦了,要求高、时间长、很枯燥。于是我又去打牌,同修劝说叫我不要打牌,专心修炼,不然病业会回到你的身上。我一点也不愿意听,与同修争吵,还产生了怨恨心。同修送来《明慧周刊》,我走马观花的浏览一下,还叫同修以后再不要送来。打牌之后,我偶尔也看二至三讲《转法轮》,那是怕癌症病犯了,法也没学進去。

师父说;“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1]

我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去做。这导致二零二零年底,病情复发,腹部疼痛不止,痛的整晚不能入睡,什么东西都不想吃,打止痛针也止不住。我预感到可能不行了。医生告诉了老伴实情,老伴让老家人为我准备后事。

人到死时,我又想起了法轮功,叫老伴把我抬回来。回家后,我开始打坐,说来真是神奇,等我坐了半小时后,身体开始发冷,我知道是师父帮我调理身体。等炼完一小时后,身体就轻松下来了,肚子疼痛减轻了许多,也想吃东西,晚上睡觉也不痛了。接着第二天早上我三点半起床炼五套功法,发完正念后,身体感觉没有病业似的轻松。

回到医院后,我便要求出院,医生看我都这样了,也没挽留,同意我出院。出院后,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好起来,能吃能睡,精力充沛,很快就恢复正常了。我深知这是慈悲的师父挽救了我,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

二、我再错 慈悲的师父再救我

当我的身体正常了后,我再次辜负了师父的救命之恩,牌瘾又上来了,又去打牌,而且通宵达旦,没有节制,把修炼抛在九霄云外。这导致二零二一年六月份各种疾病并发,膝关节患上化脓性关节炎,生命再一次受到严重威胁。在医院重症监护室住了几天,腿上做了三次手术,吃喝拉撒全靠家人护理。住了两个多月的院,疼痛一点也没有减轻,我要求出院。

我想我生命可能走到尽头了,我也给家人交代后事。我叫丈夫把引我進大法修炼的刘姐找来,我说:我没好好修炼,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也对不起同修们苦口婆心的劝说,我将带着遗憾走,我跟你道个别。刘姐再次耐心劝我,不要放弃生命、放弃机缘,痛下决心,戒掉牌瘾,从新做好。

于是,我又从新走入修炼,我的身体又一天天的好起来了,除了腿不能正常行走外,其它方面基本正常。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太不争气的学员,我无数次的向慈悲的师父忏悔,这次我一定要好好修炼。每天除了学法炼功,我坐着轮椅外出讲真相,同时认真看《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学会实修。三件事我努力去做,只有师父能救我,我用精進实修报答师恩。

我老伴在财政局工作,一贯不信神。他日夜护理我,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显现出的神迹,他也走入了修炼。孩子们都做了“三退 ”,都信大法。我一家人受益于大法,一家人万分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