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陆法会|疫情三年鸣警钟 全力救人不怠

更新: 2022年11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七日】每次出去发资料的时候,我都想我是神,神干什么都是神速,不受人的年龄限制。我把功能都集中在两手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出手飞快。过程中,我不仅练就了双手左右飘,还能上下前后飞投真相。如果车骑快了,错过了两家,我就一回身,“嗖嗖”两份真相资料就象撇飞镖一样,飞進了院子里。
——摘自本文

* * * * * * *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自从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瘟疫改变了世界。我悟到对大法弟子在修炼上也敲响了巨大的警钟: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救度更多的众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首要责任。

Advertisement

现在我将疫情爆发三年以来,自己是如何突破自我、放下人心执著、抓紧救度众生的经历与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瘟疫降临 找回修炼如初

我生活在东北的一个农业县级市,这是全国有名的鱼米之乡。丈夫是搞个体货车运输的,经常去乡下送货。以前他出车的时候,常常带着我跟他做伴儿;看着田野上那一排排的村庄,那时我就有一个愿望:将来我要走遍乡下的每一个角落去救人。

在疫情爆发前的十多年时间里,我们几个同修配合,常年在大街上面对面讲真相。这里的农贸大市场、步行街和各个站点是我们常去的地方,一年四季都能看到我们的身影。因为常年的在街上讲真相,有很多人都认识我们了。有一位明白真相的人还称我们几个是“五朵金花”。

时间進入二零二零年,当我们还一如既往、按部就班的做着三件事的时候,大瘟疫突然爆发。疫情传播之快让人震惊,我们地区也出现多个确诊病例,政府迅速封城,实施封闭管理,一切都静止下来,大法弟子能救人的环境也变化很大。

我感到时间是如此的珍贵,一下子意识到自己失责了——这一方的众生没有救下来。我们这里是农业大县,乡下大量的众生还没有得救;是怕心和安逸心绊着自己裹足不前,处于等、靠状态。我固守着自己的观念,一直在点上看问题,而没有从面上看问题,认为不管在哪儿,只要是救人就行了,而没有珍惜时间尽早的突破自己。

疫情缓解后,我想我还是去下乡救人吧,不能再等靠了。这不是说我比别人强,实际的情况是,我们这里的同修少,面对的众生却多。和我配合的同修都已進入古稀之年,我五十岁,是最年轻的,我不去谁去呢?放下了人心执著,我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拿出象刚得法一样的热忱,竭尽全力的向前冲,铆足了劲救人。

二、去乡下大面积发资料 广传真相

疫情解封,传播真相成了首要任务。我决定下乡发真相资料,我想到的代步工具是摩托车。我找到会骑摩托的甲同修,跟她交流骑摩托车下乡方便,要她带着我,一起走出去救人,她同意了。我们俩打扮成农民模样,这样不招眼,先去我们市东边的部份乡镇发真相资料。

去乡下发真相资料,我的心理压力真是挺大的。首先面对的就是怕心。这个怕心源于一次在乡下救人时被绑架后,邪恶利用亲情对我直接和间接的迫害。虽然我在师父的保护下艰难的走了过来,但却留下了阴影。我努力归正自己思想深处由于迫害产生的人心,摆正基点,信师信法,感觉自己心性有所提高。

开始的时候,我是在村子里走着发真相资料。去了两次之后,我觉的这样发资料太慢了。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发资料,又慢又累,何时才能发完?而且,现在人人都有一部手机,时刻面临着被举报的危险;是人心把我障碍在框框里,没有修出智慧。我学习师父的讲法,从“武术气功”中我领会出有更好的发资料的方法,那就是坐在摩托车上,象甩飞镖一样的发资料。这要求要手快眼快、脑子的反应成度及协调能力。

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有了坐在摩托车这个愿望,只练了一次,就会坐在车上发真相资料了,一个村子很快就发完了。我体会到了师父的加持和鼓励。

之后,师父在我的梦中点化我要广传真相。这样我又找到了会骑摩托车的乙同修。甲同修和乙同修都是女同修,年龄都比我大。我们三人配合,白天在乡下发资料。我和甲同修跑中短途;和乙同修跑长途,去偏远的山区和乡镇发资料。乙同修的车技非常好,骑起车来象年轻人一样,乡下大部份地区的发资料都由我俩完成。

去远的地方发资料,要了解各个乡镇的村屯路线。陌生的地方来了两个外人,容易引起村民的注意,所以我要知道各个村子叫什么名字——如果被人询问,就说出邻村的名字,这样就不容易被人怀疑。为了熟知路线,我在网上看了本市的卫星地图,这样我就掌握了各个乡镇有多少个村屯和名字了,把它们熟记在心。出去发真相资料的时候,根本不用手机导航,只凭记忆就准确无误。同修说我是活地图、活导航。

每次出去发资料的时候,我都想我是神,神干什么都是神速,不受人的年龄限制。我把功能都集中在两手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出手飞快,那些真相资料都飞快的飘進了每家的院子里。在做的过程中,我感觉自己的手变的很长。有时院子里站着的人正瞄着我们,我就把真相从大门底下的缝儿中飞了進去,他们却看不见。在做的过程中,我不仅练就了双手左右飘,还能上下前后飞投真相资料。如果车骑快了,错过了两家,我就一回身,“嗖嗖”两份真相资料就象撇飞镖一样,飞進了院子里。

我和乙同修去偏远的乡镇村屯,每次往返二、三百里,每次带三、四百份真相资料,最多的时候能发七、八个村子。我们就象骑着一匹快马一样,在各个村屯之间穿越,疾驰而过。因为她车技好,我基本上很少下车,她带着我就能拐来拐去,一个村子的真相资料几分钟就发完了,我们要的就是效率。

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有的村子里坐在门口乘凉的人,看见我们俩骑着摩托车、挥舞着双手向每家院子里“嗖嗖嗖”的飘真相资料,他们都开心的笑着,觉的这一招儿挺好;有的吃惊的看着我们快速的一走一过,再回过神儿来拿起真相看,我们已经不见了踪影;还有的村民就象等着我们一样,真相资料刚一飘進院子里,他们就拿起来转身回屋看去了;还有的乡里人看见我们这样快速的发真相,就说:“哎呀!这可省心了,这就是‘嗖嗖嗖’!”他们都为我们高兴的喝彩。

在乡下跑来跑去的发资料真的很辛苦,二零二零年有几天,我真的很累了,就想在家歇歇,多学学法,调整一下自己再去发资料。一天中午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大铁洗衣盆里装了满满的一盆水,静止不动;之后是农村的老头和老太太排着队向我走来,过来一位就伸手跟我说:“给我一个真相。”醒来后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不能静止不动,要继续发真相资料,救人急呀!疫情虽然缓解,可是又会随时到来,一定要赶在时间的前面,把要做的事情做完。第二天,我就跟同修又出发了。

二零二零年,我和乙同修发完最后一次真相资料是十一月十四日,已是初冬时节,天气很冷。我们俩穿着羽绒服往返了三百里地,回来的时候走到中途,忽然看见天空中出现了金色的祥云,我俩都很激动,这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呀!

现在我与同修继续用这种方式发放明慧网发表的新真相资料,重点发放偏僻的村屯和山区。今年春天,我市又爆发了疫情,成为全国的高风险地区。解封之后,我就跟乙同修去了我市最南部的偏僻山区大镇的村屯发资料。虽然每天往返一百多公里,但是我们一点也不畏辛苦,众生能明白真相才是我们的心愿。

第一次去发真相资料的那天,天空蔚蓝,云白风清,大地一片碧绿,生机盎然。回来的时候,看见远处的天空中出现了无数层层叠叠的白色祥云。我们俩驻足观望,无限感慨,这是师父又在鼓励我们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

三年以来,我和同修配合,骑着一辆小小的摩托车,跑遍了我们市的东西南北。我们翻山越岭,骑行在乡野之间,发放了大量的真相资料。我们把一些偏僻的乡下空白地点、犄角旮旯、只有十户八户人家的地方也都送去了真相资料,因为他们都是师父的亲人,我们不能给落下。

我们这样发资料,两个人能顶多个人的力量,节省了人力物力。在骑行的过程中,常常看见喜鹊在枝头鸣叫,有时是成群的喜鹊在前方飞来飞去的啁啾,它们也许是为众生能得到法轮大法的救度在欢呼吧。同修都感慨,我们用一辆小小的摩托车,两个人就解决了以往下乡发资料难的大问题。她们说,我们这样发真相资料就是“天女散花”,而我也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走遍了乡下的每个角落去救人。

三、整体配合 赶集救人

我以前救人的方式就是在大街上面对面讲真相,近年还经常下乡赶集讲真相,因为赶集的时候人多,是个讲真相的好机会。

疫情爆发后,同修们都意识到了救人的紧迫。有一位男同修主动提出开自己的私家车拉着同修下乡赶集救人,有几个同修配合一直在集市上常年面对面讲真相。到了冬天不方便发资料了,我就自己坐车或打车去赶集多救人。

我市最南面是一个大的镇子,属于半山区,去那里有一百六十多里的路程。那里的集市我还没有去过,赶集讲真相的其他几位同修也没去过,我一直惦记着那里的众生,决定去那里赶集救人。

乡下是十天一个集市。十二月初的那个集,我约了乙同修一起去。乙同修家住在我市南面的一个镇子上,距离我家有五十里的路程,是去最南面那个镇子的必经之路。头一天晚上我到她家住下了,准备第二天早上打车去赶集。早上起来之后,一看外面很冷,路途又远,心想集市不一定有多少人,就没去。我俩就在她们镇子上讲了一上午的真相。

回来之后的几天,我就在街上讲真相。又到了那个镇子的赶集日,我还想去赶集,但又有点畏难心理:天冷路远,还得折腾,在哪儿讲真相不都是救人吗?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早上六点发正念,忽然在天目中出现一群鸡,晃荡着鲜红的鸡冠子,瞅着我欢跳而过。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是师父点化我,不能错过机会,那里没有大法弟子讲真相,路远也得去呀!

发完正念,我马上给乙同修打电话,叫她在家等我。到了她家,我俩打车去了那个镇子。第一次来这里赶集,集市上的人还真不少,我带了大法真相护身符,每讲完一个人就送给他们一个护身符,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众生都乐呵呵的选择了三退。

我问一位老人知不知道三退保平安的事?他说:“知道。”我问:“有人跟你说过?你退了?”他说:“没有。”我说:“那你咋知道的?”他说:“我看过发的(真相)小册子。”再问他,他还戴过红领巾,一讲三退,他痛快的答应退了。

给他讲完真相之后,我心里一阵欣慰,因为我和同修来这里发过真相资料,这里路远偏僻,来这里发一次真相特别不容易。我们突破了人心,把这里的村屯、林场都发到了。听到众生的反馈,真是高兴。我和同修在这里劝退了五十多人。

以前我不重视发真相资料。疫情的出现让我转变了原有的观念,开始大面积的在乡下发真相资料。这也是师父通过世人的嘴鼓励我们,哪种救人的方式都不能落下,要把真相传遍世间的每个角落。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下旬,有一位在外地打工的男同修回来了。他有私家车,经过同修与他交流,他也能出车下乡赶集,这样我们下乡就有两台专车了。我们四个同修一组,偶尔也有三个人一组的时候。两台车各跑一个集市,每次去的时候我都带上大法真相护身符、真相U盘等,同修有时也带着真相小册子——不同的人给不同的东西。司机同修把车停在外面,定好几点集合,到时间就赶紧回来。我们四个人,多的时候能劝退一百多人,少的时候也能劝退几十人,每次都安全的返回。

二零二一年一月中旬,我省又爆发了新一轮的疫情,各个县市又实施疫情管控。当我们马不停蹄的刚把几个村屯的集市赶完之后,各个村屯就封闭管理了。好在我们抢在了时间的前面,把所有的集市都走到了。

我市虽然没有病例,但中共实施疫情管控,把人封闭在家里,就等于把人都画地为牢了。刚刚开始管控时,我和同修还去了几个乡镇政府的集市,看到还有少数的摊贩和赶集的农民,但是已经有当地派出所警察和疫情防控人员开始驱赶人群了。我和同修趁机还是讲了点真相,但下乡救人有点儿难了。

腊七、腊八是东北一年之中最冷的两天。腊七那天我约了司机同修拉着我和乙同修去了我市最东边的那个镇子。那是一个大镇,人很多,还是出城公路的必经之路,来往的车辆还让通行。我想去看看——临近年关了,还是会有买年货的人,能讲真相就讲,不能讲就回来。

行驶在通乡的公路上,看到路两边的树上结满了树挂。那天是摄氏零下二十九度,特别的冷。路过的村屯已经处于封闭状态,有人也是防疫工作人员,严格检查,防止陌生人進村。

到了镇子上,防疫宣传的高音喇叭不停的播放着注意事项,警车和防疫车来回的巡逻着。看到街上还是有一些人,司机同修就把车停在远处等着我俩。我和同修進到镇子里,寻找有缘人讲真相,我俩劝退了三十多人。因为总有警车巡逻,我们就离开了。这么难的情况下,幸好我们来了,是师父帮了我们,多难也有能走通的路。

腊八这天,我决定再去北面的一个大镇上看看,因为那里没有同修。我断定那个镇子上人能多,去了能多讲点。虽然镇政府已经设了防疫卡点,但还可以让农民進去买东西,我们趁机能跟進去。这次是司机同修拉着我们三个同修,我和乙同修还有一个上班的同修(那天她休息,就来了)。

这个镇子是东西的街道,我们从东面進入,入口处已经设了防疫卡点,值守人员也没问我们,我们把车开了進去。我让司机同修把车开到最西头,把车开出去到外面等我们;我们从里往外讲,从西头讲到东头就回家。

不出我所料,镇子上稀稀拉拉的真有来购物的人。这是一个“风吹雪”的天气,阴冷阴冷的,风夹着雪吹在脸上,一会儿眼睫毛上就结满了霜,帽子上也全是雪霜。我和乙同修南面一个人,北面一个人,从里往外拉网式的讲真相,见人就拦下,不错过一个机会。疫情复燃,让我感到众生得救的机会越来越少,多救一个是一个。讲完一个人,我就赶紧追找下一个目标。因为时间有限,就是抢人,我就象在跑着一样的讲真相,还得不时的瞅着来回巡逻的警车和防疫巡逻车,不敢掉以轻心。

那个跟我们一起来的上班族同修,因为平时没有时间,讲真相的机会少,就有点放不开。她看我象跑着一样的讲真相、不放过一个机会,受到了带动,她也见人就讲。坐在车上往回走时,她还跟我说:“我要向你学习,象你那样主动救人。”我看着她笑了。

腊八这天的天气虽然不好,我和同修冒着风雪严寒和疫情管控的障碍来到了这里,从里往外的走了一趟,我们三个同修还是劝退了六十人。

第二天,司机同修又拉着我们四个同修来到这个镇子上,我们还是从里往外讲,这次我们劝退了八十人。

这三次在疫情管控期间下乡救人,真是意外收获。原本以为出行困难,出去也难以讲真相,可是修炼就是这么神奇,在实践的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师父讲的“做到是修”[2]的法的一层内涵。

四、心性提高后的身体变化

二零二一年我们地区制作的明慧新年台历,是在省内两次疫情爆发的空档时间内完成的。说起来真的是不容易,这是一个多人配合才能完成的项目;又赶上当地有“清零行动”的骚扰,疫情管控,同修是在起早贪黑、顶着压力的情况下配合完成的。

因为我参与了明慧台历的制作,见证了整个过程,倍加珍惜每一本台历的来之不易和同修的艰辛付出,所以在发放上更是严肃对待。除了有同修事先预订的台历之外,剩下的部份台历,我和同修商量决定去乡下偏远的村屯发放,多拿回点三退名单。做一回台历不容易,不能发的太随便,否则,起不到应有的救人效果。

在村屯里发台历、劝三退,就象挨家挨户面对面讲真相一样,在这方面我还没有突破,我是有心理压力的——就是怕心,怕被人举报。可是修炼就是要面对现实,不断的突破,难也得往前走。我不断的调整自己,抑制负面思维,让自己的正念强大起来。我和乙同修骑着摩托车,每次带几十本台历進入村屯,看到家里有人的就進院送给一本台历,然后再劝三退。我们去的地方都是没有其他同修去的地方,真相我们之前已经都发到了,一说是大法真相台历,人都乐呵呵的接受,还高兴的做了三退,有的一再说“谢谢”。还有的人一听是法轮大法,就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我们每天出去都劝退几十人。

还有两个在山里的偏僻小村子,有一个是十二户人家,那里的人们平时见不到真相,我们前年去发过真相资料。这次我们俩特意去送了一趟明慧台历,虽然路远村子小,但众生都是师父的亲人,有人的地方就应该不能给落下,要尽职尽责。因为路远,骑摩托车带的台历少。我们和司机同修配合,开车去了两次路远的村子发台历。四人两组,发了几百本台历,两次劝退了二百多人。

台历没等发完,省内又爆发疫情,我市又实施疫情管控。我就和乙同修骑摩托车,打扮成农民模样,去乡下把剩下的台历发完。疫情一紧张,乡下的村屯道路就看不到多少人了,冷冷清清的,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好在秋收还没完,管的还不算严。

我们俩还得十分注意安全,有防疫卡点的地方就绕着走。看见人我就下车。有一位老人在路边的地里捆稻草,我招呼他,他就过来了。我送给他一本台历,他接过后,恭恭敬敬的捧在手里,认真的念到:“明白是福。”看着他的神情,我心里好感动:众生真是等着我们救啊!我顺利的给他做了三退。

骑到南面镇子的镇西头,看见有四个孩子在道上玩儿,受疫情影响,学校又放假了。我俩赶紧下车,把他们叫过来讲真相,做了退队之后,送了他们真相U盘。最后让他们记住九字真言,他们高兴的回答:“我们记住了,我们都背下来了。”那天我俩也是劝退了几十人后回来的。

疫情管控也没能挡住我们下乡发真相台历救人,发完最后一次的时候是十一月二日,天气已经很冷了,我们这个项目也圆满结束了。由于突破了怕心,提高了心性,发过第一次台历之后,我出现了一种超常的状态:身体特别轻,有一种通透了的感觉,而且走路越走越快,不累;晚上不睡觉也不困,特别精神。同修说:是你心性升华了,身体才有的相应变化。

结语

这是我三年来的部份修炼经历和体会。这三年对我来说,是突破自我、迈开步子救人、向上升华的过程。救人的紧迫,让我感到就象一直在路上奔跑着的感觉。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体会到了师父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师父还在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延续着时间,愿我们都能珍惜这所剩不多的正法修炼机缘,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明慧网第十九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