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关于同修出现“新冠”症状的个人体悟

更新: 2022年12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最近大陆多地大面积出现新一波疫情高峰,速度之快波及之广让人猝不及防。我们这个中小城市也一样,几天时间很多人成了“阳性”。

因很长时间和同修没在一起交流了,前两天我和丈夫(同修)跟两位同修相约见了面。上了我们的车,一位同修说,家中常人“全阳”了,同修本人也出现了相似的症状,发高烧,全身发冷,说话声音有点嘶哑,脸色烧的红红的。另一同修也出现了“重感冒”症状。

我当时觉得很突然,心里第一念是:“怎么会这样,会不会传染?”心里有点忐忑,但没表露出来。我退休在家,证实法项目也可不出门,除了买菜基本不出门,家人不用上班所以也基本不出门。我把自己保护的挺好,知道最近疫情高峰,买菜都是一次多买点,免得老出门。但真没想到同修会出现了这样的状态。

但我知道这明显是常人心被触及到要修去了。当时我想和同修交流怎么会这样,但明显大家都没太深入思考,就当消业。

回来后我剖析自己不正的念头:

有怕心,疑心;不信师不信法。

其实虽然同修出现和常人一样的症状,但本质是完全不同的,真正的修炼人是不会被病毒所传染侵害,只不过是旧势力把业力在此时弄到同修身上,同修本人是没有病毒的。没有病毒又哪来传染呢?而常人身上的病毒其实也是业力所致,哪能随便就上到大法弟子身上呢?何况还有师父时时看护,怎么会被传染呢?害怕就是严重的不信师不信法啊。不把自己当炼功人,这是心不正。

因为经常看手机常人新闻,关于疫情的恐怖宣传已经在心里形成了对瘟疫的恐惧观念,也注意出门要戴口罩回来要洗手及少出门等观念。没有时时排斥。所以出现的第一念是常人观念。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修炼人,是不被常理束缚的。

对修炼人来说,怕得病就是求得病,所以必须得放下这个“怕”。整个宇宙都是师父延续出来为救人存在的,否则早已结束,“怕”能帮助我什么呢,它是旧势力在我思想中安排的,目地是阻碍我修好自己,救度众生。不能要它。

出现症状的同修说:“家人都得新冠了,我是家中唯一没打疫苗的,我就想我要证实法,不会染上病毒。”但还是第二天就出现了同样的症状。同修发着高烧显得有点无可奈何。

后来得知,我们讲真相小组的一些同修也出现了这些症状,影响了讲真相。

我当时觉得道理上是明白了,但心里有点不稳,必须要在法理上想明白,于是回来我就把疫情发生以来师父的讲法又学了一遍,特别是《醒醒》、《理性》。稍微理了一下思路。现阶段认识不一定对,目地是抛砖引玉。

中共病毒是针对中共邪党分子和邪党因素来的,不是针对大法弟子。但如果我们自身有意识不到的邪党因素,可能会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制造出感染的症状。但是我觉得不能承认这个迫害,当然我们可以认真查找自身的不足特别是党文化。我们会在法中归正,应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出现此症状的同修说:“这是符合了外因条件的触发,其实是消业。”

我认为这当然是消业的正确认识,但是这样消业不利于救人,心中不能默认用这种形式消业。如果显得跟常人一样的症状,那我们告诉世人念九字真言和三退保平安,常人会觉得不太管用。现在的一切都是为救人而存在,一切干扰救人的都不应该被承认。有了这样的认识后我心里稳了,担心疑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也知道那个病毒症状不可能在我空间场存留了。

和同修见面后过了一两天,丈夫同修也出现了发烧,嗓子痛的症状,因发冷躺在床上休息。我认为近期的新经文给了我很多启示,就读给他听,结果他很快就睡着了没怎么听着。我想这是干扰。

我发正念时重点清除旧势力对所有出现症状同修的干扰,因为这也是对正法救人的干扰。正好近期明慧广播登出发正念交流,也给我们很多借鉴。现在的形势已很紧迫,江鬼死了,邪恶因素已支撑不住,新一波瘟疫大范围降临中国大陆,这两天很多讣告陆续出现在手机上新闻上(这还只是所谓的名人,其实死亡的普通人更多),超过当时武汉肺炎,这一环扣一环的安排让人惊心,最后的安排真的来了,我们真得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多救人,少留遗憾。

我近期做过的两个大淘汰和一个抓紧修炼的梦。

之一:在一个阴暗的空间,堆放了一些盒子,每个盒子里都有五、六个人躺在里面,全都奄奄一息。我随意抽开一个,这个盒子里的人有两个我知道,一个是我表姨,一个是同修的老父亲。我表姨其实挺善良,但被无神论洗脑,说自己什么也不信。同修的老父亲我其实没见过,只听同修说他不怎么支持大法。这个梦是师父点化,这些人处于危险的边缘需要赶紧去救度。

之二:大洪水已退去,草丛里露出一些尸体的伸直了的脚丫,我走在荒寂的海滩上,提醒自己注意不要踩到他们。梦里有讯息:很多人被淹死了,大部份尸体已被收拾走了,就剩些还没来得及收拾。知道这是大淘汰的情景之一。

之三:我们一群人走在一条大路上,主干道旁边时不时会分出岔道,似乎岔道走起来更有意思好玩一点,走一段后这些岔道会汇入主干道,过程中这样的岔道很多,好像问题不大,因总能走回主干道。但走到最后,剩下的岔道竟是死路一条,出口被封死,根本不能再汇入主干道,而且封死的地方就是坟场。这个梦境在提醒我,修炼过程中允许有偏差,但最后千万不能走偏了,最后是没有机会的。

我的一点浅见,可能条理不太清楚,是希望能抛砖引玉。不在法上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