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更新: 2022年02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正月初八有缘走入大法修炼的。这一天给我带来的是永恒的幸福——从那一天起,师父的佛恩浩荡,大法的无边神奇很快在我身上展现出来了,使我从死亡线上获得了新生。

虽然我没有亲自见过师父,每读到《忆师恩》,总想也拿起笔来向师父说一声:“师父好,感恩师父救度之恩!”

一、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八年新年到来了,就在人们欢天喜地的庆祝节日的时候,我却在难忍的病魔中苦苦挣扎。它已经折磨我三年半了,那年我五十出头。

我是父母最小的孩子。六岁丧父,就只有与母亲相依为命。而大饥荒、大跃进、文革这些人祸中我不知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我常思考人生为何苦,来世又如何?不得其解,只有失望。但是本能的求生欲望使我每天顽强的坚持晨跑八公里,又勤恳的自学中医自救,但终究无济于事。

正月初八,因家中有访客我没去晨跑,却无意中走進了在我们小区住宅前修炼法轮功的七、八个人中。我去的晚了,他们已在炼抱轮(法轮功第二套功法)了。之前我还在想,这样举着手站着不动就能健身吗?今天试试吧!炼完后,发现比晨跑舒服的多。这时他们看到我,就围过来与我交谈,亲切感人,比以往接触过的任何人都温和、善良,让人有种亲切感。就这几分钟把我吸引住了。我问他们:“有书吗?”他们说:“有,这书太宝贵了,是修炼的书!”不一会儿他们就给我送来了《转法轮》

从这天起,我就认真的读《转法轮》,并跟大家一起炼功,停止了晨跑。我读书有个细思细读的习惯,当读到第二页:“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1],这时我愣了一阵,对人生有些感悟。

就这样,我三天认真的看了一遍《转法轮》,书中最早映入心灵深处的话是:“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1]以及结束语:“我希望新老学员,都能在大法中修炼,都能够功成圆满!希望大家回去抓紧时间实修。”[1]我已经看到了修大法的美好和师尊的无量慈悲,决定坚修大法到底。

就这样,学法炼功七天后的正月十五元宵节,早上醒来四点整,我闭目了一会儿。此时似睡非睡,似梦非梦,看到从天空中飘来一个白衣神人站在我的床前,伸出手来给我揉心脏和肝两个部位,揉出的污血居然哗哗直流,我不但不害怕还觉的很舒服,并从喜悦中醒来。半小时后我去厕所小解,往日的难受没有了,解了很久,一想今天怎么解这么久、这么多,一看,全是黑血!我顿时明白了,一定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了。但因觉的奇特,还特意叫儿子来看,儿子看了吓的将我一把搂起,硬将我送到医院。检查结果一切正常,开了些药我也没买,走回家什么事都没有。

两天后,我把像个小药铺似的家清理了,把几十袋的中药和中药罐子全扔了,中医大学的教科书也不看了,从此后获得了新生,心里非常感激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二十三年的正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后,我坚信法轮功是正的,不应该镇压。那些天的清晨,我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到曾经洪过法的那些地方,追忆当时和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的美好时光。一天,看到天上红光罩着,太阳下出现紫色的霞光,我再一次沐浴在浩荡佛恩中。心底又惦记着师父,说:师父啊,您为弟子承受的太多了,您在哪儿?安全吗?到二零零一年一月,我才看到明慧网上发表了师父离开纽约,在山中静观世间的照片。我感到师尊静坐的山岩庄严神圣,前后有众多的护法神或在守护,或在膜拜,还有佛塔等等,庄严神圣!

那时,我还是坚持到三里外的室外炼功,那里已拆迁,但常有路人经过,偶尔能听到有人说:“这个人还敢在这里炼法轮功!”我就说:“法轮功好啊,怎么能不炼?!”就这样我坚持了一年多。那时,经常感觉到师父为我灌顶,阵阵热流通透全身。有一天晨炼抱轮,明显感到身体有万亿、兆亿个细胞是分开的,各自在高频振动,妙不可言!真是佛法神通不可思议,这样的身体哪里还有病呢?从此,我走路骑车一身轻,常将真相资料送到公园、学校、工厂、小区的世人手中。

二零零二年,我被关進了县转化班(洗脑班),那是为镇压法轮功临时在水稻田上修建的牢房。因为过分潮湿,被囚的大法弟子全身长满了湿疹,奇痒特痛。在师父的点悟下,我知道必须要闯出去。我不断的要求找看守所的头目谈话,说:身体异常,后果你们承担不起!你们是不用刀杀人!他们最后叫来医生给我看,看着黄脓水直淌,医生都不忍心,诊断结果说具有严重传染性。他们只好把我放了。但我一出来什么都好了。是师父在保护弟子,为弟子消了大业,替弟子承受了。

有一年,妻子在黑窝被关了一年半也拒绝转化。端午节我去要人,看望她。一看她已经瘦的脱了相,几乎认不出来了。我知道是中共下了毒药,就什么也不顾,只管救人。我连夜写好申诉材料,证明妻子是个好人,有受益者签字,打印了三十多份,送到了县政府、法院、检察院、“六一零”、镇政府,实际就是洪法讲真相,控告中共在迫害好人。

之前有件事打动了镇、县管法轮功的人的良心:他们违法抄家,抄走了我家的现金和家规——《家庭公约》,上面写的都是儿媳要仁慈、善良、自立、奋发等等内容。在中共社会,有这种家规的很难见到了,万中之一吧。他们出于好奇,都传看了。所以当他们收到我的申诉书后,联想到《家庭公约》,相信我申诉书上所说都是事实。由此打动了他们的良心,使操纵他们的邪恶解体,妻子顺利闯出黑窝。后来妻子告诉我,师父为了保护她,喝了两碗毒药,邪恶下的那些毒药都是师父承受了,不然她根本不能活着出来。

这些年,弟子以师父赐予的智慧讲真相、救众生。有好多次,我把一条自编的顺口溜用有色粉石写在国家景区的看台石栏上:“中共恶党邪,吸干人民血 中共邪党恶 山水他尽夺 中共邪党 妄把世界掌”,揭露中共的罪恶。游人看了说:“这话说的太实在了!”因为都身在其中,事在眼前:天赐山水都被中共掠为己有,并以“保障景点完整性”(《中国旅游法》)为由封严封死,使千年山民丢失祖宗,百姓没有一块自由天地。

二零一九年,我去三亚、北海等海岸看一看,但牢记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把“法轮大法好”写在平整的大沙滩上让世人看。在三亚天涯海角的“天涯”巨石上,我给四位中共乡镇干部讲法轮大法好及退党真相,他们欣然接受。因为他们见我七十多岁的人爬上此石不惊不慌、身轻如燕,而他们四十来岁爬上去心惊胆颤,面红耳赤,所以就主动向我问起原因,我借此就给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讲的句句是真理。你们要想健康长寿,就读读师父的著作《转法轮》,而且首先要承认神是真实存在的,放弃无神论。我把他们当作亲人拉着手讲,他们都听進去了,分别前依依不舍。太阳将要落下远方的海面,海水被照的一片红,我与他们在这宁静、友好的气氛中挥手告别。真是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

十年前我上峨眉山,奇遇“神人引路”,后悟到是师父的法身指引,感谢师父时刻在弟子身边保护弟子。那天是十月二十八日,早晨三点半,我从报国寺走小路上山,我对这里人生地不熟,又这么早一人独闯,根本没有思索有什么难处。走了约三百米,后面跟上来一个人,我问他上山吗? 他没吭声,就各走各的。他步子很快,走到了前面,我就小跑跟近些。不一会儿他又走远了,我又跑步跟近。凡跟不上时,他就在石梯独路上,刚跟上,就到了有岔路的地方。就这样跟近、离远了十多次,走了近三个小时,来到一个小山顶的破旧亭子处,天蒙蒙亮了。那人坐下,我也坐下歇歇气。我打量四周有三条路去向,知道上金顶要走两天,问他怎么走,他抬手指了一下,仍未说话。我忙赶路,说了个谢谢就起身向他指的路走去。刚走四、五步,回头看那人不见了,想弄个究竟,就向另两条路和周边找了二十多分钟未见踪影,这时“峨眉日出”圣境刚露出扁平的圆弧。我恍然大悟:是师父指派的神人引路呢!

中午我到了万年寺,烧香的人如流水不断,这时有几个外国人進寺拜佛,我和他们打招呼,用手势赞扬他们对神佛的虔诚,很多人便把注意力投在我身上。我把大家领到寺外一块空地上,讲全世界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信神佛(政府数据),然而中国人有多少人信神佛?并让在场人参与问答,告诉大家不信神佛的危险和地狱的真实存在。有些居士走近我身边问怎么能修成佛,我告诉他们只有法轮大法“修的最快最捷径了,直指人心。”[1]有些明智的人说:“现在寺院多数都在搞钱呢!”我给他们念颂了师父的诗:“佛教传戒二千五 名利先去再修苦 今日和尚发工资 上班还有工作服”[3]。那几位居士听了,说回去也要修炼法轮功。

以上是在正法修炼中的几个片段。与精進的同修相比深感惭愧,不值一提。只是向师父做个汇报,以鞭策自己精進不停,随师把家还,不辜负师尊慈悲苦度!

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打工与修佛〉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