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让我脱胎换骨

更新: 2022年02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六日】我今年八十岁,退休职工,一九九七年喜得大法。二十多年来,原来一身病的我没有進过医院,没有吃过什么药。身体经过三次大的净化;月经来了三次;头发由黑到白,由白到黑反复三次;还长出了一颗新牙;全身脱皮。我的身体由里到外,脱胎换骨。我已八十岁了,不戴眼镜看书,很小的字也能看清。师尊对我的慈悲苦度,千言万语无法表达。

(一)

因我丈夫长期在外工作,我一人拉扯着几个孩子,还要上班,落下了一身病:关节炎、气管炎、肠胃炎、牛皮癣,双脚溃烂,四十五岁眼睛就花了,还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行走很困难,走几步就得休息一会儿。

那天我让女儿带我到大医院看病,我艰难的坐上火车去了大医院,医生检查后要我做手术,就先开了点药回到女儿家。

女婿似乎对我的病漠不关心,我很生气。晚上女婿让我听一个录音带,说:“听听对你的病有好处。”然后什么话都没再跟我说,我很不理解,不过也没多想,叫听就听呗!听着听着,我就睡着了。

过了一阵儿,女婿来看我听的咋样,问我听到了什么,我漫不经心的回答:“这不就是叫人做好人吗?”

第二天女婿上班前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让我看。我不情愿的接过书,心想:“不想办法给我联系医院做手术,还让我看书。”吃完药,在女儿家什么事也做不了,无奈的我就戴上花镜拿起《转法轮》书看。书里有三分之一的字不认识,女儿已带着孩子出去了,不认识的字我就只能顺过去。

不知不觉的看了几个小时。哎,奇怪了,平时看不了几行字眼睛就受不了,而且还有很多字不认识,最怕看书了,可这书我看了几个钟头眼睛也不难受,而我还能坐这么长时间。我兴奋的对女儿说:“这本书太好了,我看书感觉身体很舒服,眼睛也不疼。”

第三天很想看那本书,看着看着,哇,这本书每个字都是闪闪发光,连标点符号也都是闪闪发光,透亮的。我拿着书怎么看都是亮的,百思不解。女儿带孩子回来,我高兴的跟女儿说:快来看这本书,字都是金光闪闪的。女儿看了看说没有呀!

午休时女儿睡了,我的腿突然不疼了,好了,就领着小外孙出去玩去了。回来时女儿说了我一顿:“怎么,腿不疼了?”第四天我一人坐火车回家,在火车上我就看起书来,我已经离不开这本宝书了。

儿媳临产,儿子残疾。一回家,我就拿着书对儿媳说:“这本书太好了,我看这书腿不疼了。”儿媳说那你就看吧。一有时间,我就看书。家里还养了很多的鸡鸭鹅,残疾儿子一点也不管事,繁重的家务没人与我分担。九月儿媳住院生产,除了干家务,我每天骑自行车往返医院三次给儿媳送饭,这哪是一个病人承担得了的?就是健康人也受不了。

十月孙女办满月,女儿一家来道喜。女婿对我说我得炼功。可我腰椎间盘突出又开始痛了,我说得先打封闭针,钱已经交了。女婿直接告诉我也是鼓励我先炼功,我便开始学着炼功。第一次抱轮我突破四十分钟。晚上梦见黄鼠狼强行要我跟它练功,我坚定的拒绝了。我想我不能打针了,把家里一大包药扔了,供的佛像也清理了。

一天早上,我骑车找炼功点,一出门不远就听到炼功音乐中的“冲,灌,冲,灌”的口令。我顺着音乐找去,可骑车半小时才到达炼功点。我兴奋的跟大家在一起炼功。当时《转法轮》这本宝书很缺,直到一九九九年过年,我才请到。这时我的身体变化已经非常大了!

一次梦中师父教我背《论语》。我坚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

(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法轮功。我对大法坚信不疑,从未动摇。我开始向我认识的同修及家人讲电视里说的是假的、骗人的,都是谎话,并严肃的对同修说:“这就是考验!”按照大法的要求好好修炼法轮功,就能证明这个功是好的。同修在我的鼓励下,不再犹豫徘徊,又开始坚修大法。我看到了光,看到了师尊法像对我笑,我知道是我做对了。

每一次病业假相我都能放下生死,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都能闯过来。二零零九年我发烧四十九天,咳嗽、吐血,人瘦的脱了相,我都正念正行闯了过来。有一次,我拉肚子,拉出的是血脓块,痛得我要死,拉的我跪在地上都起不来了,我觉的这样下去我会死掉,就对师父说:“师父,我现在还不能死,我还有没有做好的事,求师父救救我。”就这样几个小时后我奇迹般的好了。还有一次,我又出现腰椎间盘突出的病业状况,前后四个月,疼痛难忍,还不能正常躺下睡。我每天照样坚持学法,炼功我站不起来,就坐着炼。四个月后我能下地了。

那次我家刚搬進楼房,我躺在大大的客厅的地上,欢喜的想:“这么大的房子,亮堂堂的真好!”突然感觉眩晕,双眼睁不开,恶心,难受得不行。我急忙挣扎着爬起来,坐在沙发上,根本就喊不出来,头不由自主靠向沙发后背,还没靠上,下意识把头挪回来,就看到、听到一股大黑旋风向我卷来,我不知道自己被卷到什么地方去了,已经不省人事,连自己的身体也没有了,平时遇到魔难我马上就喊师父,这时连喊师父的意识也没了。正在此时,我听到师父说:“你在那坐着啊!”当时已经没有意识的我,师父的话我却听的清清楚楚,并用尽全身力气坐直了,我的身子一动,手抓到了被子。慢慢的,我就感觉全身的黑东西象流水一样往下退。过了一会我清醒了,睁开眼,松开抓着被子的手,摸摸自己:哎,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我知道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各种病业关过了多次:眼睛流脓、头顶长了两个鸡蛋大的硬包、所谓的带状疱疹等,这里就不多说了。二十年来,小病业关从未间断过,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不管多么难受多么艰难,我始终信师信法,在师父的保护下,闯过一关又一关,渡过一难又一难。

邪恶对我的监视、监控、骚扰、抄家从未停止过,也曾被绑架关進洗脑班、拘留所。不管是派出所的审讯、罚款,还是社区的什么保证、签字,我一概不配合、不妥协。无论邪恶再怎样疯狂迫害,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永远不会改变,我对师父对大法坚定的信念不会动摇。

今后我会更加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