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法轮功学员的强迫劳动一直存在 而且更严重

更新: 2022年02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十八日】近期,美国总统拜登刚刚签署了《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对在中国(特别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使用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实施进口限制,追究中共对种族灭绝和侵犯人权行为的责任。

虽然中共劳教制度已经解体,但强迫劳动并未结束,不仅对维吾尔族,对法轮功学员的强迫劳动一直存在,而且更严重,却未受到更多的关注和声援。

一、对法轮功的强迫劳动仍在继续

以下是来自明慧网的几则报道,中共对法轮功长达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像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

疫情稍缓即恢复奴工,干活量层层加码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二日,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恢复因新冠肺炎疫情而中断的奴工活后,监区长王传松要求逐渐加长干活时间。早晨提前一个小时,五点起床;中午不休息;晚上加班到七、八点钟,甚至九点。干活量层层加码,从开始每天干400个、600个的量,加至800个、1000个、1600个。犯人说:“王传松新上任,肯定要弄点政绩出来。看吧,不用几天就(加量)翻番了。”真是这样,不但翻番,还翻了两番。法轮功学员郑旭飞因拒绝干奴工活而被严管,被长时间罚站,有时站到晚上十二点以后。包夹徐超、刘怀亮用脚使劲碾压郑旭飞的脚趾头,致使郑旭飞的脚趾头肿得发黑。

每天干十多个小时,只能吃比鸡蛋大一点的饭

据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报道,四川省乐山市嘉州监狱强迫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天做奴工(电子产品),每天干十多个小时,只能吃比鸡蛋大一点的饭。工作量天天加码,比如今天做50个、明天就得做60个、后天做70个或80个。监狱宣称,每天干8小时,一周只做5天,休息2天。但实际上,每周最多休息半天。如没按狱警要求完成任务,六监区教导员李文清就叫人将两个鸡蛋大的珠子,用绳子绑住塞到学员嘴里,再用喷枪将他们准备好的辣椒水射在学员脸上,然后用头盔将学员的头脸盖住,每天罚站十多个小时,叫两个犯人做包夹,强行脱下学员外面的衣服,不准睡觉(这种刑罚在监狱里叫“口含龙珠”)。有一名叫小四的学员在六监区就被李文清用这样的酷刑折磨,从二零二零年八月二日到二零二一年一月五日,每天如此。

奴役致死

据明慧网报道,辽宁省营口市法轮功学员陈永春于二零一五年十月被绑架、抄家,关押在看守所。警察公然对她说:“我们抓你就是为了挣钱。”陈永春后来被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沈阳女子监狱,于二零二一年三月四日离世,年仅五十岁。在沈阳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期间,陈永春被下到车间奴役,强制她干纸质手工活,超时的劳动剥夺了一切个人活动。她经常劳作到后半夜,还经常遭到体罚、犯人殴打。长时间的劳累以及精神上的折磨,导致她身体急速消瘦,经常精神恍惚,不思饮食。二零一九年,陈永春出现糖尿病症状,身体消瘦。二零二零年十月被家人从监狱医院接出来。那时她已经无法独立行走,眼睛不辨方向,双眼凹陷、骨瘦如柴,半年后离世。

二、调查显示:中国30个省、市、自治区的681家公司使用监狱奴工,主要是法轮功学员

据海外不完全的调查资料显示,中国30个省、市、自治区目前至少有681家国有监狱企业。其中,432家监狱企业的法定代表人,都同时担任相关监狱管理局局长、副局长,监狱长、副监狱长等中共官方职务。

由于这些监狱企业高度集中统一管理,劳力资源是几乎没有成本的奴工,而且是在挑战人体生理、心理极限和酷刑逼迫下的强制劳动,集全国监狱、劳教所、洗脑班的人力资源的巨大规模等因素,为中共国际贸易提供了强大的战略武器。因此,全世界任何企业都无法与之抗衡。无论美国加多少关税,中共奴工产业都不会受到很大影响。

资料显示,奴役受害的主体是法轮功学员,此外,还有人权义士和正义律师、维权的访民、地下教会、新疆维吾尔族等。自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后,奴工产品规模迅速扩大。

三、求救信

早在十年前,即二零一二年十月,美国俄勒冈州居民朱丽·凯斯(Julie Keith)在万圣节装饰品中,意外发现一封来自中国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的求救信,引发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后来成为结束劳教制度的导火索。

信上写:“如果你偶然间购买了这个产品,请帮忙把信转交给世界人权组织……在这里工作的人们不得不一天工作15个小时,没有周六周日休息和任何节假日。否则,他们就将遭到酷刑折磨、打骂体罚虐待,几乎没有工资(一个月10元人民币)。”

写信人孙毅原为北京一家公司的工程师,只因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该故事在二零一八年被拍成纪录片《求救信》,获得14项国际奖项。二零一九年九月在美国国会瑞本大楼放映,几十位国会议员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出席了放映会。

二零二一年二月,该故事被华裔美籍记者阿米莉亚·庞(Amelia Pang)著书出版,即《中国制造:一个囚犯、一封求救信和美国廉价商品的隐性成本》。

在这封来自马三家教养院的求救信之后,又有多封来自中共黑监狱的求救信被曝光。如,二零一七年初,一位住在美国纽约州的女孩,在买来的杯子蛋糕盒包装纸背面,发现来自中国监狱的求救信息;二零一七年三月,美国亚利桑那的一位女子在从沃尔玛购买的钱包里,发现一张来自中国广西英山监狱的求救信;二零一九年圣诞节,英国伦敦一位六岁女孩在从乐购购买的一张圣诞卡上,发现了来自上海青浦监狱的求救信息……

强迫劳动在中国大陆至今仍然存在。

四、法轮功学员受到的迫害更严重

虽然中共在二零一三年废除了劳教制度,但国际特赦组织观察到,其他形式的法外拘留已经取而代之,一些前劳教所被更名为戒毒中心。二零一四年,新疆开始建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现在已经被许多国家、联合国和欧盟等政府间组织以及人权组织认定为“再教育营”。据不同的人权组织估计,有100万到300万人被关押在那里。

强迫劳动这一工具,中共在法轮功学员身上运用成熟并赚取巨额利益,又将此工具运用到维吾尔人身上,及其他不同信仰、异见和维权人士身上。

不止是强迫劳动,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对法轮功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身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被随意拘禁、勒索、酷刑、被监控、被失踪、被精神病、被自杀、性暴力等。这些迫害手段,现在也已经被运用到维吾尔人身上。国际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发布的《2022年世界人权报告》指出,中共对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犯下危害人类罪,其中列举的具体罪行,就包括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迫害手段。中共为消灭法轮功而建立的打压机器,已经成为其践踏人权的永久机制。

目前,比利时、加拿大、捷克、立陶宛、荷兰和英国的国会都已通过决议,谴责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罪行。然而,相比维吾尔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时间更长、更严重,却没有受到更多的关注和声援。

加拿大卡尔加里的纪录片制片人凯兰·福特(Caylan Ford)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于二零二一年十二月联合撰文《睁大眼睛看中共的镇压机器》指出,“(中共)对法轮功犯下的反人类罪行是毫无疑问的,证据是压倒性的、详细的、确凿的和大量的。”“在中国近代史上,很少有哪个事件对国家的政治、安全和精神面貌产生如此深远的影响,但是被研究或关注得却如此之少。”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在二零二一年卸任前提醒:“如果允许中共对自己的人民犯下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想象一下在不远的将来,它会大胆地对自由世界做些什么?”

面对中共暴行,全世界都不能再沉默,特别是中国人自己不能再沉默!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