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难中以法为师 走向光明

更新: 2022年02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日】前两天下午讲真相讲到接近五点多,这时夜幕降临,我赶快买点东西往回走,因为当晚要和孩子一起吃大餐,吃今年阳历年最后一顿晚饭。

我一边走一边感慨、感叹、更加感恩,满眼含泪感谢师父的洪大慈悲和洪大法力,解体了另外空间邪恶企图对当地安排的一次邪恶迫害。我也非常感谢明慧同修的默默相助,也为当地同修形成整体,重视发正念解体邪恶而欣慰。

我们虽然艰苦跋涉,但还是比较稳健的走过了二零二一年。我们身负使命,肩负重担,二零二二年我们继续锤炼,不管环境怎样,我们心不变,志不变,助师正法,越走越坚。

下面我谈一谈我在二零二一年三次放下生死的修炼路程,历经考验,好像布满艰险,回头看看都有师父保护,佛光普照,最后峰回路转。

去年上半年,我地一个比较精進的同修被抓捕,关在当地一个派出所接近半月,这期间我克服怕心数次去那里探听情况、找人放人。可能通过探头查到了我,公安打电话给家里人说要对我進行调查,丈夫压力很大。我听后稍微心动,因为迫害毕竟是残酷的。我找当地同修交流此事,同修让我多发正念,同修也帮我发正念。通过学法发正念,法理越来越清,正念越来越强,把心一放,一放到底,放下生死,树起正念,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我跟家里人说:“没事,放心吧。你越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邪恶越够不到你,公安人员也就不打扰你。”这是我二零二一年第一次放下生死。

七月份,司法人员又打扰我丈夫。我就到丈夫那边看看,正好他刚接完电话。他哀求我先不要炼了,不要出去讲了,不要发资料了等等。我看到他的恐惧,我心中升起无限怜悯!我让他把电话号码给我,我给司法人员打电话。丈夫说:“你敢给他打电话,让他不打扰我了,我也炼法轮功。”我当场给那个司法人员打了电话,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讲了江泽民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及“天安门自焚”伪案等真相,并告诉他今后不要再给我丈夫打电话,修大法是我个人的信仰,与丈夫没有关系,也不要给孩子打电话,有什么事就找我就行了。他说你炼功会影响子孙后代等,我说人各有命,吉人自有天相,修大法做好人福益各方。

这次丈夫接电话可能态度不太好,这个司法所人员就汇报给丈夫的当局了。当局领导找了丈夫的领导,批评丈夫说:你是有公职的,你的态度很危险,万一开除你怎么办?为此丈夫又吓的半昏。哀求我说:等我退休了你再炼,等我退休了,我什么也不怕了。我安慰丈夫说:没事,请你放心,他们只是骚扰你,吓唬你,他们谁也动不了你半根毫毛。你们是大法弟子家属,也需要考验选择,师父不会让你们白白受苦的,你们会得福报的。

虽有压力,我不放在心上。师父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1]我什么也不怕了。我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我就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2]关难前我放下生死,一如既往,该干什么干什么。

十一月份“清零”行动升级,各个负责部门好像受到了压力,对所在区的修炼法轮功人员的本人或者家属加大了骚扰迫害力度。有关人员直接看到通知上说:(大意是)尽力转化,让他们签字,到了年底转化不了的直接抓直接判,爱找谁找谁,意思是谁也不怕。相关领导告诉丈夫,说不定他也要被开除公职。这次丈夫真的六神无主了,每天象丢了魂似的,好像家里马上要天塌地陷。他知道我修炼的决心,他根本连想都不想怎么转化我。

因我儿子是搞研发的,我多次告诉他不要给儿子添心事,影响他工作。前面的关难他都没告诉孩子。这次不行了,因他以为灾难马上降临。丈夫的领导也跟我说:你变通一下,签字后你该炼还是炼。我说:“我是修正法的,我们不做阴阳两面人。师父教导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并且我在大法中受益了您也知道的,我绝不背叛大法,不背叛师父,不背叛正义。”我给他讲了各方面真相,并且要求不再打扰丈夫。不过这个人是受更高领导指示。丈夫整天提心吊胆,这次不找孩子不行了。

他先跟孩子说了问题的严重性,又驱车到外地孩子工作的地方专门研究问题。我看到他们那么紧张害怕,那么认真研究怎么处理问题,我就憋不住笑。我说:“没事,我们又没做坏事,我们走的是正路,修的是正法大道,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他们说了不算,真的。”他们这时只知道中共的邪恶强大,哪里知道我们修炼人的正念是起作用的,哪里会相信一切由师尊说了算。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法:“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3]“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4]

我就分别给我原工作单位领导写了真相信,态度很诚恳,方方面面都讲了。我放下生死,修炼的决心坚如磐石。坚决是坚决,但我从内心感到修炼的不易。不过师父说:“其实,苦有什么可怕的?!人就是苦一点,横下心来顶住,过后你看做什么事都不一样了。我说人修炼不就是个苦嘛。你要能够放的下,保证你就圆满。说的更高一点,你要能够放下那个生死之念,你真就是神!”[5]

说句实话,放下生死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但一想到师父的伟大,想到自己千百年来的等待,想到人生的真正意义,真的“朝闻道,夕可死”[6],真的值得!可是生生轮回中,后天观念非常厚重,人的情看的很重很重。比放下生死更难的是亲情。在这次考验中最难的不是生死问题,而是看到亲人都那么惊恐、不安。我真的于心不忍。

我经过反复思考,我跟丈夫说,虽然我很在乎咱们的家庭,但是你实在害怕,那就同我划清界限吧。他无语,待了一会说:“不是我想划清界限,你等我退休了再炼,好吗?”他以祈求的眼神看着我。我认真的说:“你知道,我在大法中受益了。我以前是什么身体,什么精神状态,对你什么态度。你看我修大法了转变多大。这法多好,多正,师父多么伟大,让那么多人健身康体,让那么多人提高思想境界。我不炼了,那不证明大法不好了吗?证明中共打对了吗?我能做这是非不分的人吗?你让我做背叛大法、背叛师父、背叛正义的事,我能做吗?再说,师父让我们走正修炼的路,给未来留下参照。假若我屈服中共签了字,将来人怎么参照?一遇到当权者迫害就投降,那样社会很快就衰败,人类很快就又没有好日子过了。相反我们坚持正义,不在强权下弯腰,宁肯失去生命也不苟且活着。这样将来人再遇到不公正的迫害,他们就知道怎么做才能走过来,社会才能长治久安。不是我们不对,是中共打我们不对。我们只是坚持正义。”我说这话时,孩子也在场。他们父子俩本来支持我修炼,是中共的淫威让他们手足无措。

我也跟孩子说:“假若你也很害怕,那我们就断绝母子关系。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改变我的信仰。”孩子说:“你让人家抓去了,没有工资了,怎么办?”我说:“他们抓不去,师父说了算,我没事。我是说假若他们抓我去,我要饭吃我也修炼大法。”听我说完后儿子给我单位负责转化我的人打了电话:“叔叔好,我是谁谁的儿子,我妈宁死也不签字。我虽然不完全支持她修炼,但也不反对她修炼,她修大法后也确实受益不少。以后有什么事您找我吧。”放下电话后,儿子说:“在我爸爸退休前您要注意安全,我爸爸退休后我把你们两个送国外去,您可以天天讲也没事,你每天举着牌子打倒共产党也没人管。”我说:“我们是修炼的群体,不参与政治,我们的目地不是打倒谁,而是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让它结束迫害。我们所做的事情只是修好自己,救度处于危难中的世人。”

正邪较量后,暂且无声息。他们父子各就各位。对于此事我就得好好思考了。师父说:“不管那个邪恶怎么疯狂,你如果没有毛病它不敢碰你。”[7]我知道目前发生的事不是偶然的。就按照师父向内找的法理找吧。我深知自己各方面修的都很差,虽然从表面上看,好像比较精進,但实际上做的很差。学法入心不够,发正念念力不够,炼功静心不够,讲真相效率不高,同其他一些同修相比相差很远等,还有名利情,羡慕嫉妒恨等若干情没修去。怎么越找越觉的自己好像修的很差、很差的。内心升起无限惭愧之情,真是太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了!对此感到无地自容。

赶快把坏事变成好事,赶快查找不足,赶快改正。我就方方面面开始下功夫。对于签字我基本上没什么犹豫的,就是有一点点担心,担心自己做错事情。担心自己错过救度众生的机会。我就特别找同修交流,最后形成共识,不管被邪恶操控的人员怎么变化嘴脸,我们就是只走师尊安排的路,师父不让做的事坚决不做。师父的法就是我前進道路上的灯塔,我努力朝向光明,时刻叮嘱自己一定走正走好修炼的路。我加大了力度发正念。

在这期间负责转化的人员对同修或者家属说谁谁签字了,给家属压力,让家属转化我们。我感到事态严重,也感到压力增大。有一天中午我发正念,发着发着,我哭了说:“师父我不想签字,师父我不想签字,我不想签字,我坚决不签字,我绝不向邪恶屈服。”我像一个孩子在父母面前哭求,我求师父加持我。因为那时当地局势有点复杂,我向明慧同修发信请求国外同修给有关人员打电话救度参与迫害的人,我想国外同修一定尽力做了。再次感谢师父对大局势的掌控、对我们弟子的加持、对众生的慈悲,感谢明慧同修和国外其他同修的帮助。

最后说一件事,证明师父就在身边。今天是元旦,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独自过节。丈夫在老家,儿媳因过年不想回家了,儿子和儿媳就去了亲家那边过元旦了。中午吃完饭,感到莫名的惆怅、异常的空虚,孤独感涌上心头。我一下惊醒,我是炼功人,我不要这不好的东西。我有大法、有师父、有同修,我不孤独。说是说,心情还是不好。我极力排斥,作用不大,我就求师父说:“师父帮我,师父帮我。”说着说着,我前额天目处的肉就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顶,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一样。我想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知道我是谁,让我看重什么,看淡什么。这件事说明,师父时时都在每个大法弟子身边看护着弟子。我含泪双手合十,感恩师尊!

这时发正念的时间也到了,我赶快坐下发正念。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7]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