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法装入心中

更新: 2022年02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日】退休前,我就想着去找个师父教我。在一次病危时,我呼喊:“师父啊!您在何方?”接着失声痛哭。

一、得法背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我走入大法修炼。当我第一次捧起《转法轮》看到师父法像时,就觉的这是我要找的师父。

我读了一遍《论语》后就一句一句的背,用一周时间背完《论语》。读第一讲时,我就想背,我就读一句背一句,每天从《论语》开始背,这样一个多月只背了第一讲的一部份,后来有个外地同修告诉我:“你才开始学,你没有层次,不可能背下《转法轮》。”我这才开始读《转法轮》,只背《洪吟》、《精進要旨》。

因修炼大法我被中共邪党非法关押。期间,我能背《转法轮》第一讲的一部份,《洪吟》及《精進要旨》中的数十篇,师父各地讲法的一部份。把能背的法都背一遍,我要背三天才能背完。每天,我用大量的时间背法、反复的背,这让我深知师父就在我身边,使我不迷航。

在劳教所里,一个邪悟后被利用来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党所谓的“骨干”分子,我利用接触的机会教她背《道法》、《警言》、《大法坚不可摧》等。大法的无边法力唤醒了她,她走回来了。我因此被延教十一个月。

在监狱里,一个邪悟后被利用来专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人,监狱安排她来单独找我谈话。我给她背《警言》、《道法》、《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经过一段时间后,大法让她完全清醒了。她自己向狱警说:“我转化是错误的,我不转化了。”随后,她和我一样被严管。

监狱多方对我施压迫害都无效,他们对我无可奈何。我能平稳走过一道道的关,邪悟的同修能醒悟走回来,就是因为师父指出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

二零一一年下半年,我回到家。背完三本《洪吟》之后,再背《转法轮》。开始时一段一段的背,背完一节中的各段,再把那一节读一遍,背完一讲读一讲,背完整本《转法轮》就读一遍《转法轮》。 这样一方面检查自己背得对不对,发现有错,就重新背;另一方面,把法系统的记在心里,背的时候标点符号都看清楚记住,同时记清每个字的位置。这样,能在一个月内背完《转法轮》了,我才把一节中各段连接起来背,这样一节一节的背。

我在背法的过程中,时时查找自己修炼上的不足,不断归正自己。我这样一节一节的背,从去年十二月至今,我每月背一遍《转法轮》。在这过程中,几乎每天都要和困魔、睡魔斗,还要去那些偷懒的心,怕苦怕累的心,求安逸心等。我时时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看着我,管束着我。同时,我身上的使命感督促着自己不能放松,要多背法。

我开始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时,就对师父说:“师父,我要成千上万的救度众生。”我把每天劝退的人数记录下来,用了三年时间,劝退人数超过一万后,就不再计数了。

我同时做着本地区同修间的协调工作,我常去各镇给同修送去护身符和翻墙的二维卡或者同修需要的东西。同修有什么困难,我尽力帮助解决。这样一来,时间对我来说尤为重要。于是,不论去做什么,我一路讲真相,或者背法。有时早上七点多钟出门,晚上七点多钟才能回家。这样,当晚要到深夜两、三点钟才能背完要背的那一节法。有一次晚上背《转法轮》〈第八讲〉中的“周天”、“欢喜心”、“修口”,背到第二天早上四点钟才背完睡觉。早上七点钟出门去与一个事先约好的同修见面。我背法时,深深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加持着我的正念,给我拿掉了睡魔、困魔,开启着弟子的智慧。

有一次,百里外的一同修发信息来叫我去她家。我俩是在劳教所认识的。这次我去了才知道,她没上过学,修炼法轮大法以后不但能读大法的书,还能背三本《洪吟》和几篇《精進要旨》中的经文。她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年,每天背法,坚持修炼,拒绝转化。回家后,已背完《转法轮》第一讲。她每天去讲真相,一天能劝退十多二十人,还能上网下载,做资料,做护身符,做大法书等。这同修七十岁了,看起来好年轻啊,我深受感动。真象师父说的那样:“因为修炼到这一步,也就是他的悟性达到这一步,他的心性标准达到这一步,他的智慧也就到这一步。”[2]

二、自身与家庭

自从我能背《转法轮》后,每背完一遍,我只要一读法或背法,立即就会感觉全身能量流很强。真体验了:“所以这个功完全都是自动在演化人,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功炼人”,也叫“法炼人”。”[2]我炼第二套和第五套功法时,感觉身体空空的。周围的环境空空的,非常舒服,全身象被固定了一样,真象师父说的:“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2]发正念时,也是感觉身体空空的,环境空空的,只有自己的手在那里发正念。晚上在梦中遇到邪恶时,我会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3]

我与老伴单独住,我俩各住一室,这些年来,老伴从不打扰我。我的养老金从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停至今,老伴的养老金每月领来放家里,随我拿随我用,买东西主要是我买。老伴下地干活从不让我去,回家后还主动做午饭。孩子们为我和老伴吃的穿的用的都准备的非常周到。

我的一个孩子在国企上班,由办事员提升到领导班子任职。两个孙子都读重点大学,大孙子毕业后已工作了。

前不久,我一个孩子(同修)过病业关,状况越来越重。回家来告诉了我。我说:“各自住一个房间,背《转法轮》。”其它什么都没说。我俩只是吃饭、炼功、发正念才在一起。三天后,孩子身上的病业全消失,高兴的回家去了。

有位同修一年未见了,十天前见到我惊喜的说:“你变年轻了,快满八十的人长黑发了!”

一次我去一个社区给一个人讲真相,给她做了三退,送她一本《九评》和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她说:“谢谢。”她问我叫什么名,我说了。她惊讶的说:“我认识某某呀!你就是某某呀?多年不见,变的我都不认识了。你现在住哪?我要到你家来。”我告诉了她我家的地址,说:“欢迎你来!”

迫害当初,派出所所长放出话来:“要让某某(指我)三辈人不出头!”我说:“人说了不算,大法师父说了算。”现在就是师父在安排着我的一切,我的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

三、环境

从迫害开始以来我一直被监视。特别是在控告江泽民以后,整天被监视跟踪。有时是便衣警察,有时是政府综治办的,我走亲戚他们都跟着。还在我家楼下安了多个监控器,单区公安局就安了六个,还有小区的。每逢敏感日或过年过节,就有人上门骚扰,有公安局的,有派出所的。

近年来开始发生变化。前年来了两次,第一次是区公安局的,進门后,我先登记下他们的名字、电话,再给他们讲真相。我对那个头儿说:“你迫害法轮功犯了大罪。”他说:“我明白。”我说:“你要立功赎罪哟!”他说:“我明白,明白。”随后我给他一份《敲门行动触犯的法律条文》,叫他们拿回去大家看。他们走了。第二次来的是派出所的,没進家门。

从去年开始,监视跟踪的没了,上门骚扰的没了,只有在“四·二五”那天,区公安局的车子来,在楼下守了三天三夜。

二零二一年“四·二五”那天,我在窗前看到综治办的一个人在对面门口。我大声招呼他,叫他上我家来,他来了。我记得他,曾给他讲过真相、做过三退,他看过真相资料。我告诉他,我正在家里背《转法轮》呢。 我送给他两个二维码,告诉他使用方法,让他给家人一个。他连连说:“谢谢!”高兴的离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区公安局的监控器拆掉了两个。

法轮大法法力无边,改变了我的修炼环境,谢谢师尊!谢谢大法!

结语

师父说:“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通读大法自会得之。”[4]

学了师父的法,我就在想:我把《转法轮》背下来,尽快背完一遍,背熟了,走到哪里都可以背。这样,我的心时时在法上,旧势力那一套东西不就不起作用了吗?旧势力只不过是旧宇宙灭时期的神。师父正法后的新宇宙比“成”的初期美好多了。我们作为师父的弟子,来世的目地是助师正法。师父教我们“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知道怎么样去修炼”[2],学透到哪个成度,全靠自己。

我把法装入心中,将自己溶于法中。不断用法归正自己,不断升华自己。

不当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