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得法一年的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2年02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是走入大法修炼一年的新学员,把自己一年来走入大法修炼的过程写出来。

浊世浑浑,一朝得度

我于二零二零年得法走入大法修炼,那时候,正赶上武汉肺炎封城,我们这里也是由于疫情原因停业放假,刚好为我入门修炼创造了打基础的时间。我在家通过上明慧网,读师父的各地讲法,如饥似渴;受益匪浅。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瘟疫其实就是来淘汰人的,淘汰那些不配得到救度的,我也感受到了师父的那份急切,师父在讲法中反复说着:“救人”。我明白后,开始去尝试面对面的讲真相,一开始想着去讲真相,可是内心却很害怕,怕别人举报等等。

师父看到了我有了救人的这颗心,为我安排的众生,我说什么他们听什么,当我说到三退的时候,他们也痛快的答应了,还对大法有着很正面的认识。

可是劝退了几个人之后,我的自我就开始膨胀了,觉的自己讲的不错,再遇到人,就开始有不听的、说不好听话的、对大法误解很深的,怕心、顾虑的心一拥而上。我觉的这些都是我的心不正招来的,被钻了空子,立即发正念否定他们,并求师父加持。回去向内找后,发现自己的心有自大自我、贪天之功、急功近利、得意忘形,还有很浓重的党文化、不让人说、爱听好听话、显示心、证实自我等等。近一年来的修炼也是走的磕磕绊绊,全凭师尊的加持与慈悲保护。

我父母同修都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早些年大陆迫害的很疯狂,父亲多次被迫害,母亲把我送到远在千里之外的姥姥家,选择独自面对。姥姥不修炼,我也就失去了修炼的环境,掉進了常人的大染缸。

在大染缸里面浸泡二十多年,我染上了许多恶习:说谎、打架斗殴、看黄色影片、争勇斗狠、忘恩负义,做什么事情都以自我为中心,那时工作的时候,我都偷偷溜出去开小差,还以为自己很尖。更令人汗颜的是,我跟父母吵闹,有时候,还会对他们说脏话,现在想想真是无地自容。

我在心性上变的离真、善、忍更远了。那么,我的身体又怎么会好过呢?暴饮暴食、体重飙升、虚胖、腿部痉挛、胃抽筋、过敏、经常有肠胃感冒的时候,每到流行感冒时期,我都会感冒发烧。免疫力、抵抗力特别差,在上学时代,只要我身边的同学得了什么病,我基本都会被传染,像是疱疹啊之类的。

在上班的时候,我每天都是凌晨才睡,现在大陆青少年沉迷网络游戏,我当然也不例外。打游戏,看小说,时常是熬夜。有时,我在想这日子真无聊,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想寻求一种超脱于然的解脱之法,可是又被现实的既得利益,无神论,眼见为实的观念阻碍着。

好在,父母修炼大法,我自己也见证过大法的神迹,父母修炼多年,基本上没去过医院。有一次,我在姑姑家和爷爷吵架了,我开始撒泼,这时我奶奶看我的表现很反常,面色发青,说是招没有脸的了(注:一种附体),奶奶就开始祷告。奶奶是一名基督徒,那时候有一个思想就是:哼,祷告也没用。亲人看各种方法都无果,只好打电话给我父母。神奇的是,我爸妈才到楼下,我就好了。大法在我心里留下烙印,在一些危机情况,我也会选择念九字真言,可是由于怕心,一直没有走入修炼。

就是这样,师尊也没有放弃我,让妈妈拉着我,往回拽我,每一段时间,妈妈都会给我听交流文章,神传文化等。

在一天早上,我开车出门等红灯的时候,脑子突然出现歌声: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我下定决心走入修炼。

在日常生活中修心

我们家自己有一个小生意,我平时负责开车运送货物,母亲负责销售,父亲负责库房。我一边送货,利用好时间,给一些装修工人、业主,讲真相证实法,每天都很开心。

有一次,我去送货,到了地方时,对方卸货的工人却不给我卸车,要直接弄上楼。我说,给你弄上楼,要几个小时啊,而且事先都说好了。他们却很不讲理的说道:我们不管,你自己去卸。我的心里就开始忿忿不平,转念一想,现在的社会风气,道德水准下滑,人人都只顾自己。我是个修炼人,是修真、善、忍的,不能与他们一样。我卸完了车,与他们打声招呼就走了。

开车回去的路上,我还在想,现在的人真可怜,要不是我得了大法,一定会当时就坐地起价,让业主加薪。

师尊说:“真正修炼得修炼你这颗心,叫修心性。比如说,我们在人与人的矛盾中,把个人的七情六欲、各种欲望放的淡一些。为了个人利益去争去斗的时候,你就想长功,谈何容易!”[1]

我明晰法理后,每当这样的事情出现后,都是默默的卸完货物,就走了。

也有被人心带动的时候,在利益心、妒嫉心、怨恨心带动下,就会觉的自己很不平衡,凭什么我就白白给人家卸货。当真正静下来的时候,深挖这些人心,并去除它们这些败物。我是个男青年,面子心、虚荣、好高骛远、争斗、色欲这些人心都很重,同时自身的党文化也会干扰自己证实法。

我开始送货的时候,一些业主和顾客每当知道我是老板的儿子,都会说我真能吃苦,怎么不学点技术呢?回来,我与母亲说:你可真舍得你儿子,让你儿子干这种活。每当这时,我的面子心、虚荣心、妒嫉心都会显露出来,觉的脸上无光,可是每当自己从修炼角度看待这些问题,我觉的都是在考验我,并且去我的人心,慢慢的时间长了,我也不被带动了。

我爷爷也是一位工人,有时候会和我一起搭档,他人老了,特别固执,在我们家经受迫害时,他与家人扮演着负面角色,敌视大法,给我父亲施加压力,骂师父,为此我很仇视他们,还瞧不起他们。爷爷身上有很重的党文化,由于我们讲真相的次数多了,他也知道大法并不像邪党说的那样,可是他却很钦佩“毛魔头”、周魔头。为了让他们真心转变过来,我们商量给他们安上新唐人卫星电视。慢慢的他们那颗固执的心,被真相化作的利剑一点点穿透了。

爷爷由于受邪党毒害严重,觉的无神论、科学才是真理,还是这些切身利益来的实惠,他脾气暴躁,看到不顺心的人,他就会破口大骂,对我也不例外,只要我做了不合他观念的事情,他一样又喊又骂。我心性守不住,就会和他争吵。可是转念一想,这人真可怜,被共产党坑成这样,真可悲。还好我修大法,有大法作指导,约束自己,不会和他一样了。

个人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