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学生的修炼路

更新: 2022年01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四日】第一次参加明慧网上法会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高中生。转眼间,我已是一个青年研究生。这些年来,虽然磕磕绊绊,时而精進,时而懒散,但在大法师父的保护下,我依然走在正法的修炼路上。我目前还是一名学生,在上学这条修炼路上,我有许多经历与感悟,我将修炼路上的一些小故事与同修交流。

一、从小得法,身心健康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得法了,和妈妈经常参加集体学法,大人同修们常夸我腿盘的真好。我从小就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不讲脏话,不做坏事。我的学习成绩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名列前茅,而且和同学们的关系也很好。那是因为我按照师父的教导,学生就要好好学习,但又不执着于此,这让我的学习心态变的更稳重,学起来也没那么吃力。

我是一名男生,周围的小伙伴从小学开始就学抽烟、打架,泡网吧,打游戏。而我听师父的话,不沾染这些恶习。如今我已是二十多岁的青年,尽管周围的人已经将烟酒当成一种所谓社交的必学项目,而我依旧坚持不抽烟、不喝酒,身体也很健康。说起来,我也已经十几年没吃过一片药了。我知道这都是因为修了大法才拥有的平和心态和健康身体。

二、中学期间讲真相

读高中时,虽然处在一种紧张的学习氛围中,但我还是会利用每周的电脑课打开自由门,去上明慧网下载交流文章到手机卡上。高中是封闭式管理,不许明面使用手机,夜晚时分,我就蒙着被子,戴上耳机听师父讲法和大法音乐。天音净乐里悠扬的乐声,修炼心得里感人的故事,这是紧张学习一天后最舒适的时刻,同时激励着我在上学这条路上也不能忘记大法。

明慧的交流文章中,同修们利用各种方式向人们讲清真相,我也备受鼓舞,但我当时只是个高中生,有些方式难以接触到,比如利用智能手机打真相语音电话。那时候,我们有个音乐老师,虽然课时很少,但大家都很期待她的课。除了通过音乐让学生适当放松外,老师课上还会针对当时的社会现象谈自己的想法,给了同学们很多思考和启发,还谈及善恶报应等等。虽然不敢确定,但我心里隐隐觉的她就是同修。

有一次课后我比较隐晦的试问老师,老师明白我的意思,她果真是同修。能够在学校认识老师同修,这多么幸福啊,但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我们学校每个周五的下午会提早一点下课,而我就会去办公室找同修老师,相互交流,或者拷贝一些资料到我的手机卡。我和老师同修谈了真相手机的想法,老师说她向其他同修问问,应该会有。我就特别期待,这样我就能利用闲暇时间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真相了!

后来,老师真的找来了一套,并教会我使用。我就利用周六、日学校开放时,背着书包去附近的公园打真相语音电话。刚开始,在外面有一定的怕心,而且当时很在意对方听的时间长短,有的人一接听不久就挂断了,我心里就很难受;而当有人全部听完了,心里就特别高兴。虽然是做大法的事,但这种心理波动不也是一种执着与人心吗?这种浮躁的心是不是也会起到相反作用呢?之后我调整自己的状态,同时请求师父帮助加持,发现听完真相语音的人越来越多,我也明白了其实世人都在渴求知道真相。

语音电话需要手机卡,我一用完就告诉老师同修又打完了,老师同修就会给我送新的卡,后来得知一张卡大概得二十元,心里就觉的这么贵的卡一直让老师花费,心里过意不去。有一次,我带了一些钱,跟老师说:一直让您花钱,我过意不去,我虽然是农村的,家里也不富裕,但这几十块钱老师您拿着,也算我出一份力。老师当时就笑了,让我收回那几十块钱,并讲清了其中的道理:我们大法弟子做的这些都是为了世人,不是为了咱们自己什么世间的利益,大法的事情哪来什么你的我的,真觉的过意不去,那就多讲真相,多救点人,等咱们未来到了天上再算。我和老师都笑了。

我知道明慧也有很多常人读者,我想告诉您,我们大法弟子都是自己把省吃俭用来的钱用在讲真相上,真的希望您能珍惜每一份资料,每一通电话,您不妨静下心来看一看,听一听。我还记的小时候,我经常把捡到的一毛、两毛钱给同修奶奶,然后转交给那些会印刷资料的同修,虽然微薄,但我知道涓涓细流也会汇成大江大河。我们也没有收取其它组织的什么钱,别听信那些造谣中伤的谎言。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中共封锁了所有的消息来源,大陆只有那些造谣机器的声音,这么多年来,我们依靠着坚定的信念,用一份份传单,一张张标语来唤醒被蒙蔽的同胞们,我们做的这一切都是真心希望您能了解真相,吉祥平安。

三、给大学上课老师讲真相

高考后,我顺利的考取一本,开启了大学生活。進入大学,我也是按照师父的教导,用真善忍的法理来为人处世,和同学关系处的融洽,专业成绩也是拔尖水平。大学这条路上,也有着很多故事与经历。

有一次上某个选修课,老师本来讲的津津有味,忽然在某个举例中竟污蔑大法,我当时脑子嗡的一下,内心翻滚起来。我要不要举手站起来?可老师已经在讲其它了,我忽然举手会不会奇怪?其他素不相识的学生会不会盯着我看?怕心上来了,但又想维护大法,心里纠结又矛盾。下课后,我打算找老师,尽量减少这种污蔑对众多学生的毒害。课后我鼓起勇气,以第三方的口吻讲述自己有亲戚修炼大法,他们都是好人,不是×教。虽然老师没有多说什么,但我能看出来老师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并表示以后不会在课堂讲述相关内容。

上学这条路上,从小学到大学,我已经遇到非常多次类似的事情了。乾坤朗朗,却有人颠倒黑白,正信遭到造谣中伤。对于一个修炼者,你按照真善忍来做好人,而却有人当众污蔑你的信仰的时候?心里怎能不痛?而一个教育者,本应是授业解惑、传播真理,但却在课堂之上毒害众多的学生。当然,我们知道,这些老师也是受害者,他们也是受到中共虚假宣传的洗脑。中共只是想利用教育者们来毒害青少年罢了,真心希望教育工作者们能够了解真相,认清善恶,莫要为邪恶卖命,莫给纯真的学生们染上灰尘,毁了下一代。为了破除谎言,我也常向大学同学们讲真相。

大学舍友们有时候爱谈政治话题,这也给了我很多机会去讲真相。当我告诉他们六.四屠杀、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等真相后,他们都感到震惊。我也偶尔翻墙给他们看看墙外大法弟子做的纪录片或新闻,甚至有同学主动想看《九评》,有的同学已经逐步看清中共的各种伎俩,为自己选择了光明的未来。可以看出来,学生们都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只是被邪恶灌输的谎言所蒙蔽。希望广大学子们能够明辨是非善恶,莫要上了中共的当,做回真正的中华儿女。

四、走出沉沦,重返修炼路

到了大学,由于自己长期不学法,沉迷于安逸的大学生活,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只是别人眼中的好学生,但在大法的事情上不怎么用心了。大学以前,由于我常年钻研学习,并且家里是农村的,很多外面世界里的新奇事物都没接触过,于是上大学时被这繁华外表的大城市生活所吸引。

大学期间,除了忙于学业,课余时间很是充裕,但却不知道这是安排给我做三件事的。我却在什么部门,什么社团,什么出游、什么聚餐中迷失自我,貌似丰富多样的大学生活,却逐渐把我困在这迷幻的常人生活中。大法似乎只是成了自己内心隐藏的信仰,自己逐渐像个局外之人。虽然,放假回家也会和母亲同修一起学法,但也是难以入心,各种常人的执着越来越多,试图让健身、电影等各种常人的喜好来丰富自己的生活,实则是虚荣心、显示心、色欲心等各种不好人心的外露。

由于大学成绩优异,我获得了保研资格,并被顺利推荐免试到另外一个大城市的高校。当了研究生,更是放松了修炼,虽然有几次自己打印真相资料出去散发,但由于长期不学法,没有那么强大的正念,怕心也很重,而且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大部份闲暇时候,都沉迷在各种玩乐和男女情爱之中,在常人的所谓幸福与安逸之中浑浑噩噩。虽然知道大法好,但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学过法了,三件事几乎没做,甚至逐渐忘记自己是一名大法弟子,自己很是懊丧。

一直以来,我总是做两个题材的梦:一是考试,在考场上常常发愁,要不题目太难,根本不会,要不就是无法在规定时间完成试卷;二是赶车,常常卡着时间点,到处寻找上车的入口,火车即将出发或者飞机即将起飞,很是着急。自己虽然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自己,但却很难做到。但毕竟大法已经在心中扎了根,这次疫情期间,师父给了我新生的机会,让我重返修炼之路。疫情期间,学校推迟开学。这时候,忽然与暧昧对象结束了一段纠缠不清的男女感情。当时,她的拒绝让我痛哭流涕、心如刀绞,连续哭了一晚上,眼睛也哭肿了,甚至心中生了恨。那几天情绪低迷,不修边幅,被这情丝搅扰的不成人样。母亲同修见状,也对我進行开导。最后我决定开始学法。那一个多月,一有闲暇时间,我就读书学法。

我逐渐开始炼功,逐渐开始发正念。我像一个从来没修炼过的孩子一样,如饥似渴的把所有大法书籍学了一遍。我感觉自己重新走入了大法!我的心变的特别平静清澈,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胸越来越宽广。我心中放淡了情,没有了恨,想到我曾跟她讲过真相,她也退了团,我应该为这个生命而感到高兴才是,怎能生恨呢?也许今生的这段缘份就是安排好的要让她得救呢,而我自己却抓着情丝不肯撒手。那段时间我整个人清亮了起来,毫不夸张的说,真是脱胎换骨。原来真正修炼的感觉竟然如此殊胜美妙。

我也开始做证实大法的事,晚上去村口粘贴真相不干胶。夜晚的村庄很安静,我撕开不干胶的背面,抬起头,小心翼翼的把“法轮大法好”举起来,规规整整的贴在电线杆上,背景是夜晚的星空,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特别自豪、殊胜。

反省大学这几年,是我自己不争气不精進,在常人的大染缸中迷失了太久,浪费了大把的时光。我感谢师尊在这紧要关头,将我这不争气的弟子从泥潭中拉出来!弟子此刻热泪盈眶,感恩师尊!

五、修去妒嫉,随其自然

那期间,我也尽量减少玩手机,开始静下心来写论文。由于状态比较好,写起论文来效率也高,文思泉涌,我知道是师父在开启我的智慧。我给导师看完论文后,她说写的不错,让我投稿。于是我就投了我们专业比较拔尖的期刊,没想到很快就得到了回复,几轮修改后,就進入了终审环节。到这儿,一般都是十拿九稳的了。我的一个同学知道后,常来夸我真厉害,抬高我,我自己心里也美滋滋,欢喜心就上来了。

但开学之后,得知该同学竟然已经在更高级别的期刊上发表了一篇论文,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了,觉的这个同学虚伪,天天吹捧我,自己倒是悄悄发表论文,甚至背后和别人抱怨该同学。我的文章虽到终审,但却迟迟没有最终的回复。我甚至晚上常翻来覆去睡不着,执着于此。

后来我意识到,别人好,我为什么愤愤不平,而不是替人家高兴呢?我向内找,发现这是强烈的妒嫉心!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1]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利用这件事情来去除我长期以来隐蔽的妒嫉之心和对论文的强烈执着。当我放下这颗心后,发现自己轻松了很多,论文也被通知录用。

论文被录用后,我便有了申请某所高校博士的资格。我在该校官网查看相关信息,准备申请。但我发现申请需要提交一份所谓的思想政治审核表,我下载下来一看,里面竟然有一条“是否炼法轮功”的审核条目。我看后,果断决定放弃申请该校博士。堂堂大学,本是治学研究之地,竟然审查一个人的信仰,容不下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可见中共的魔爪已经深深的伸入到中国的教育体系里。但中共邪党小看了大法弟子,一个真修者都可以为了信仰放弃生命,这种学位又怎能威胁和诱惑的了呢?

于是我决定报考别的没有此审查的高校,但需要考试,流程更难。考试复习中也处处体现着修炼。听到博士名额变少了,有人已经内定了等等,自己能不能动心?那段时间,除了复习,我便利用中午时间学法。随其自然的心态也让我复习的状态比较良好,考场中也比较顺利。虽然考博结果还没出来,但我不执着于它。师父说:“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无论什么结果,我都听从师尊的安排。世间的一切利益都是转眼即逝的,信仰和修炼才是最根本的、永恒的。我要跟师父回家,而不是执着和留恋世间上的什么短暂利益。

结语

当年第一次参加法会的文章,写了北方的一个农村里,有个母亲,历经计划生育的苦难,她生下了一个小男孩。小时候,他总是背诵着《洪吟》,倚靠在妈妈的怀里睡着;他总是在纸币上写上“法轮大法好”才拿去花;他总是在集市收摊之时,带上几份真相资料塞進商贩的车里。如今他长大了,成年了,却也容易迷失在纷繁乱世之中,他在挣扎,却越陷越深。但创世主没有放弃他,而是将他从深深的泥潭中拉了出来,佛恩浩荡下,他洗去污秽,重返修炼之路。那时候我在文章里呼唤昔日的小同修们能重回大法,莫要沉迷世间玩乐。殊不知那也是在呼唤未来的自己。这些年摔了跟头,是师父还在保护着弟子,让我重获新生。我希望那些所有有缘结识大法的修炼者,那些所有和我一样的青年弟子,都能在乱世中保持清醒,莫要沉沦。应当勇猛精進,让生命得以永恒!

个人层次有限,若有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