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前女军官的修炼历程

更新: 2022年02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三日】风风雨雨走过这二十多年,有幸福有辛酸,有自豪有痛悔,但是我还能坚定的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也必将更加坚定的走下去,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好自己的使命。

迷失中找到航向

我出生在一个既不富裕、也不幸福的家庭,好强而又命运多舛的父亲时常对母亲家暴,我们几个姊妹也经常提心吊胆的。终于父母以离婚告终,我为了不让父亲太孤单,选择跟随他。可是生活在仇恨中的父亲,让我每天都感到非常压抑和恐惧。我只有努力读书,希望尽快摆脱这个环境。

可是成功考取名牌大学以后,尽管我成绩很好,各方面很优秀,家庭的阴影和内向的性格依然使我感到自卑和孤独,年纪轻轻的我开始失眠。更糟糕的是,一次体检发现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献血都不合格。同学的歧视更让我苦恼。

那个时候社会开放的浪潮也猛烈的冲击着大学生,我找不到人生的目标和正确的方向,就象一叶扁舟在风雨中飘荡,不知人为什么活着。但是在杂志中看到佛教中高僧肉身千年不腐、西藏喇嘛虹化现象和转世轮回的记载,还有民间狐黄白柳这些东西附人体的现象,冲击着我脑中被灌输的无神论思想。我对这个神秘领域越来越感兴趣,还稀里糊涂的到公园里跟人家练气功,完全不知道气功还有真假正邪之分。

就在我迷迷糊糊的在迷乱中迷失的时候,一个佛教居士告诉我们现在有一个层次很高的佛家大法——法轮功,在附近一所大学开班,我们宿舍四个女研究生一起去参加。几千人的礼堂挤的满满的,十天的课程,新学员才收五十元的门票,老学员二十五元。我很想好好认真听课,可是我一上课,老是控制不住的打瞌睡,眼皮好像有千斤重,几乎听不到多少师父讲课的内容。可是一下课我马上精神起来,连续几天都是这样。

一次中场休息,师父沿着另一侧礼堂过道走过来,虽然离我们这还很远,我都能感到闷热的空气中飘来淡淡的好像荷花的清凉馨香。几天班下来,我再也没有失眠过,一直到现在都是脑袋挨到枕头不到两分钟就睡着了。我以前一生气的时候会全身麻木,不会走路。我如果不得大法,说不定以后要得什么大病呢!

刚刚学完第五套功法后,在宿舍床上练习打坐,炼完后我的腿一拿下来,浑身就开始象筛糠一样抖个不停,也不冷,就是抖,大约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后来学法我才明白,是在清理我体内以前练的假气功以及喝过的什么信息水。如果我不得大法,身体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说不定会怎么折腾我呢!

我修大法不久后研究生毕业,被特招到一所军校当教官。虽然我不记的我的体检报告内容,但是军校体检不合格能進的去吗?而我除了修炼大法,没有经过任何治疗,我不再是乙肝病毒携带者了!

我是一个心中装着大法的修炼人,工作尽职尽责,利益上也不去争夺,反而很快成为教学骨干,获得数次嘉奖。我心胸变的宽广豁达,做事经常能先考虑别人的感受,利益和荣誉会主动让给别人,也能冷静的面对突如其来的矛盾和辱骂。我再也没有以前那种自卑、孤独和无着落的感觉,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和生命的目标!我有做人做事的准则了,再也不会随波逐流!我在世风日下的潮流中努力逆流而上!

我母亲严重的乙脑后遗症在听师父讲法中神奇消失;我婆婆四十多年戒不掉的烟瘾,连同肝大三指、冠心病、神经衰弱、腿肌肉萎缩等症状也都在修大法之后很快无影无踪。我们两个大家庭有十几口人修炼大法,也带动了很多亲朋好友,我们不但身体健康省下了大量医药费,而且都在对照大法提高心性中生活得其乐融融。

风雨中坚守

一九九九年风云突变,江氏集团嫉恨上亿民众修炼法轮大法,不顾大法给国家和百姓带来的“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神奇效果,疯狂发动起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造谣抹黑和残酷迫害打压。看着这么正的大法被抹黑,我们每天心里压抑的简直难以呼吸。我们一家人去当地政府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那时我特意穿着军装站在上访的人群当中,我就想以此证实大法。可是等待我们所有人的不是接访,而是暴力抓捕和恐吓。

看到一亿多大法弟子正常的信仰、生活和工作权利被用各种高压手段剥夺,宪法和法律被流氓的强权肆意践踏,越来越多的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信仰和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非法关押、判刑、折磨,被迫害致死的案例越来越密集的被传播出来,我们一家人又来到北京信访办。迎接我们的是更暴力的关押和迫害。婆婆被关看守所近一年;丈夫被关押半个月;我和两岁大的女儿被部队接回来关押近一个月,然后把我们军校二十多个修大法的军官强行复员或转业。

没有机会在北京为大法说上一句公道话,我心里就像压着一座山。二零零零年年底,我再一次单独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目睹一个又一个大法弟子在光天化日之下,只因为说句“法轮大法好!”而被警察残忍的殴打、拖拽到警车里,我内心感到无比悲壮。我从袖口里抽出“还法轮大法和师父清白”的横幅,坦然的向一个人群走去。很快看到警察朝我跑过来,我赶紧转身举着横幅向另外一个人群跑去。两个剽悍的警察抢过我手中的横幅,把我使劲往警车里塞,一个警察朝我脸上狠狠的打了一拳,可我只有一点木木的感觉,并不疼,我想是师父帮弟子承受了!

很快装满了大法弟子的警车开往北京的一个郊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每间牢房都挤满了大法弟子,晚上睡觉都得侧身睡。一个负责审讯我的警察比较善良,经常问几句话后把我一个人留在办公室。我就把办公室柜子上搜来的大法书塞到棉衣里带回牢房给其他大法弟子看。我们都选择绝食来抗议对我们的非法关押。

绝食的第三天,看守所的警察给我们野蛮灌食,我把塞到鼻孔里的灌食管抽出来,上面带着血。那时候我们一起炼功,感受到那个巨大的能量场。绝食第六天的时候,警察把我们这些不配合的大法弟子释放了,释放前还逐个搜身,把钱搜走。我的钱藏在两层袜子中间,审讯我的警察也阻止其他警察来搜我身。这样我顺利回到家。

几天后,丈夫也独自走上北京天坛,终于喊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他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五天。期间警察也到我新的单位来抓我,被善良的院长和同事掩护走。气急败坏的警察到幼儿园把三岁的女儿扣下做人质。后来也在同事的帮助下接回来送到我手上。

丈夫回来后,我们连夜离开家乡,来到南方一个美丽的城市,找到一份称心的教学工作,安顿下来。我在学校几乎年年是优秀教师,获得省级科研奖和教学奖五次。我们孝敬父母、夫妻和睦,是让人羡慕的家庭。但是,我原来所在的军校为了不失去对我们的控制,三次到我公公家找我,可是三次翻车,再也不敢去了。我们慢慢和同修联系上,学会上明慧网,下载打印资料,出去发。每次发完回来,我们夫妻二人相互击掌,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然而十年后,丈夫在一次发放真相资料中被警察抓捕,我也被剥夺了工作。幸福的家庭再一次乌云压顶。丈夫被关押在监狱时,正常的探视权被剥夺。我就去找监狱长、狱政科长、省监狱管理局、省610。在我们正念的共同配合下,我们得以每个月正常会见。

我在学校讲真相中曾引导了一个年轻女教师走入大法修炼,她在给老年大学的学生上课发真相资料时,被一个学生举报,被关押在一个派出所。我得知后,一个人来到派出所,坐在外面全神贯注的发正念。我相信师父说的强大的正念力可劈山!不久负责审讯她的一个警察头出来买头疼药。又过了半个小时,女同修被释放出来!几天后,我们又一起去公安局,正念把她打印资料的打印机和电脑要了回来。妈妈激动的直掉眼泪。我们都真正体会到真正横下心发正念的强大威力!

可是我还有强大的争斗心、看不上别人的心和干事心,没有真修自己这颗心,不久也被邪恶绑架判刑。在邪恶的黑窝里,我慢慢的想不起大法,执着时间,执着其他同修没修好的那些问题,结果犯了大错。从黑窝回来后,我清醒过来,除了实名在明慧网上发表声明,从新修炼大法。我时常为自己糊涂时犯下的大错痛悔不已,后来我经过反复学法知道,师父让我们爬起来,做好以后的事,那我就不要再陷在痛悔中,不去执着自己,理智做好救人的事,未来的结局如何全凭师父安排。

女儿在我们夫妻都深陷牢狱的时候,以专业分全国第一名的成绩被一所高等艺术院校录取,获得一万五千元奖学金,也使众多亲朋好友惊叹不已。

我现在经常面对面与人讲真相,很多亲戚同事看到我们历经魔难,还那么年轻、朝气的状态,都很敬佩大法。妹妹看我身体那么好,也开始跟我学法炼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