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给我们带来的身心变化

更新: 2022年02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四日】我三十岁就身患多种慢性疾病,久治不愈,被折磨的苦不堪言。一九九六年在一位法官朋友的推荐下,我开始修炼法轮功。不到两个月,咽炎、乙肝大三阳、心悸、妇科病、痔疮、肛裂、风湿、静脉曲张、低血糖等十多种病症全部消失,真正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状态。太神奇了,要不是发生在我身上,我难以置信。

《转法轮》后我知道,因为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再加上炼功,师父就给我调整了身体,把造成病的业力拿掉了。

我看不到师父的法身,但是能感受到。比如,早上三点五十起来炼功,有时懒惰想多睡会儿,闹钟响了还不起来,马上就会听到电话铃响,听到耳边鞭炮炸响,有时听到敲门声,有时被拉长的橡皮筋弹打大腿就坐了起来;不精進时耳朵常常感觉被人用手提起来再放下;做错事平地就摔跟头。有时关难中不悟,师尊的法身就在梦中点化,或借助旁边的人或事点化。

大法将我从一个为己为私、唯利是图的人,变成遇事为别人着想的人。这里仅举两例说明:我丈夫哥们儿三个,他排行老二。公公把农村的地、房子、和多年出租地的钱都给了大儿子。给老儿子在省城买楼交首付,在老儿子家看了四年孩子后,却来我家养老。

公公的姐姐、妹妹都说公公偏心,家里的事处理的不明白,为我们鸣不平。我听到后就礼貌的笑笑。心想:我是炼功人,就得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就得对公公像自己父母一样好。

我家楼里住了位患脑血栓的王大叔,天天爬楼梯锻炼身体,却经常尿在楼道里。我就准备个桶和拖布放在楼道里,看见地面有尿,不管是哪个楼层的我都及时拖干净。

大伯哥的女儿婚后想要孩子,却连续流产三次。多方治疗不见好转。全家人犯愁。我让她炼法轮功试试。她学会了五套功法,请了《转法轮》宝书。没多久就怀孕了,一切正常,顺产了个大胖小子。

我小妹妹的孩子体弱多病,经常抽风。在北京大医院买的红色药水得天天喝,但也只能抑制,不能根除。孩子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渐渐的抽风间隔时间长了,现在不抽风了。

我女儿六岁听师父广州讲法录音,能看到法轮。她七岁时,有一天送她去上学,在学校门前横过马路时她突然摔倒了,一个骑自行车的胖老头躲闪不及,直接从她胸部骑了过去。我拉起女儿说:“有师父管你,没事。”女儿哭了一会儿感觉没事,就上学去了。

刚开始退党那会儿,我丈夫不解,骂我“反党”。他经常叨咕后背疼,说脊柱像有个洞似的可难受了。我说:把你入过的团、队退了,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会好的!他照我说的做了,真的就好了。因为我去北京上访,遭受多方压力、恐吓,再加上谎言欺骗,他一时糊涂毁坏过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多次酒后说过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已经在明慧网发表声明作废),慈悲的师父不计他过往之过,只看人心,只要明白了真相,对大法有正念,就给他化解魔难!

我公公患肠梗阻病,有四五次犯病,还没到医院呢,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

我大妹妹家的孩子从小学习好,在重点高中全年级排名是前十名。可在高考模拟考关键时刻患了抑郁症,高考一模考到百名之外。妹妹和孩子的老师想尽了办法,还是不行。妹妹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了。我告诉她领孩子诚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证会好的!妹妹说但愿吧。一段时间后孩子真好了。高考时孩子在考场念“法轮大法好”,妹妹在考场外也不停的念,孩子感觉答题很顺,估计能考670分,结果考了690分。

我大侄儿告诉我:“大姑,我每天睡觉前念三十遍‘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看动画片也不做噩梦了。”

我丈夫的同学肝癌晚期转移到肺上了,已经不能下床,饭也吃不多少,疼的睡不了觉。我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试试,给他听了明慧网上患绝症念好了的实例。他真念了。他妻子怕他忘了,就天天问他:“念没念?”他发现念着念着能睡觉了,能下地蹓跶了,再后来一餐能吃六个大包子了,还能远足了。两个月后去省城医院查体,结果各项指标趋于正常。

有一次我们单位去南方旅游,一个同事体弱胆小,不敢坐飞机,不去还觉的机会难得。她就和领导请示,机票座位挨着我,说在我身边她觉的安全踏实。她来回都和我挨着坐,这场出行如愿,旅途愉快。

大法创造的无数神奇在上亿位真修者的实修过程中展现出来。我还有好多故事没说呢!听听我身边的同修说说吧。因为篇幅有限,他们仅说一两件发生在自己或家人身上的神奇事。

同修甲说:

有一次我丈夫喝了很多的酒,回来问我饮牛了吗?我说饮了。我出屋看到饮牛的水桶在那放着,是我忙别的活儿给忘了,我赶紧接水准备饮牛。丈夫从屋里出来骂我撒谎,气急败坏的对我拳打脚踢。我觉的鼻子出血了,就去洗。孩子看见我就大哭大叫:“妈呀!妈呀!你的眼珠子掉出来了,咋整啊?!”我用沾血水的手把眼珠子按到眼眶里,对孩子说:“妈妈不是修炼吗?有师父管,没事。”那时我在学法点学法,遇事都能向内找,心里没有怨恨丈夫。我的眼睛只是有些红肿无大碍,就去上班了。同事问我眼睛怎么了?我说:“碰了一下没事的。”一个月不敢擤鼻涕,一擤鼻涕眼珠子就冒出来。一个月后就好了。过后丈夫说他酒后失手,打得太狠了,很后悔。亲戚、邻居都说眼珠子被打出来没去医院自己就好了,这大法也太神奇了。

我女儿小的时候,看我们学法她就跟着听,炼功就跟着比划,她还和同学说她有师父。她上小学六年级时,看见表哥骑摩托车,她也要骑。表哥就教她骑,她一踩油门,摩托车快速蹿了出去,撞到树上,女儿被甩出去,一头栽入路边的水沟里。水虽然不深但是水底有淤泥,她手和脚乱划拉就是出不来,憋的要没气了,她想:“师父救我。”就这么一想,头就从泥水里抬了起来。女儿说是师父救了她的命。

同修乙说:

我丈夫不修炼,但是很支持我,经常帮我做救人的事。发《九评共产党》那阵子,他晚上骑三轮车把成箱的书运到路边,供给我们几个同修挨家挨户的发。有一次他到省城打工,与另一个人一起干活,要把一个铁罐子用焊枪焊开,两人在焊的过程中,突然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和他一起干活的人,被冲上了空中又重重的落到地上,当时就死了。原来他们焊的是装过酒精的铁罐子,里面还有些残留的酒精。当时我丈夫吓傻了。回来和我说:“太危险了,要不是李大师保护,我这小命准没了。”

丈夫兜里总是揣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护身符,危难之中是师父的法身保护了他。

同修丙说:

我是个争强好胜的人。总认为我对、我行、我能。特别在家里,丈夫干啥我都挑剔、信不着,为此大事小情都得我说了算,不依着我就生气,争强,直到按我说的做了才算完。丈夫体谅我为家人操劳,也就不和我争。虽然家里家外的事都不用丈夫操心,但是他心里经常不快。亲戚都说我得理不让人,没理争三分。古人都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我这脾气秉性谁也改不了。我还认为自己这是有能力,啥都行呢!

学了《转法轮》我才知道自己做的有多差劲。不断的学法放下自己不好的心,我的脾气秉性神奇般的变了,现在遇事我能和丈夫商量了,尊重他的意见,语气也平和了。有时他不对我也不和他争了。以前信不着他干的活,他干的比我还好呢。

我家现在其乐融融。

同修丁说: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我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警察问我家庭住址。我不说,警察把手铐紧了三下说十分钟后看你说不说。警察出去了,我的手开始疼、肿胀发紫了。我脑子出来一念:“有业力紫,没业力紫啥呀!”此念一出,看着手就消肿恢复正常颜色了。

十分钟后警察進来看我没疼就生气的说:我叫你不疼,四十五分钟后问啥说啥。他又给手铐上了两扣,出去了。我脑子里出来一念:“我的身体可大可小,这小铁圈能铐住我吗?”四十五分钟后警察進来看到我没疼就气急败坏的把我推倒在地,用大皮鞋踢我的手,我就躲,越躲他越踢。我想:爱咋地咋地吧!他就用大皮鞋在我两手腕之间用力的往上踢手铐。我就感觉两手腕软绵绵的,特别美妙、舒服。我想这是咋回事呢?这是法正人间了吧?法正人间了!当时没明白,现在知道了,三次脑子中出现的念头是师父法身给我的。

结语

法轮大法博大精深,我们只是做到了一点点,师尊就给予了我们那么多。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是人无法想象的,那真是洪贯穹宇的慈悲。

今天写出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这些真实的事儿,真心的希望更多世人能了解真相,感受到大法师父的慈悲伟大,得到大法的救度!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