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严重的心脏病好了

更新: 2022年03月1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四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今年五十七岁。二零零四年开始修炼,给大家讲讲我的故事。

修炼前我是个病秧子,有严重的心脏病,有点生气的事就昏死过去,高兴的事,也能让我死过去,喜怒哀乐的事,家人都不能让我知道。

有一次过节,孩子的二姑俩口子来婆婆家,好长时间没见面,丈夫见我精神还行,带我过去了。结果,见面没说两句话,我一高兴,就昏死过去了。人多了还不行,超过两个人在我跟前,我的心脏就难受,一般的红白喜事我基本都不参加,因为心脏受不了啊,经常性的昏厥,别人也害怕啊,所以也不怎么见人。

也干不了什么活,秋天收庄稼,我还对玉米过敏,碰了就浑身刺痒,难受劲就别提了。因为身体不好,婆婆帮我请了“仙”(狐黄白柳),供上也没管用,照样的药罐子端着,一年到头啥也干不了。

二零零四年,我的舅舅去世,我去吊唁,一伤心,又昏死过去。

我的弟弟当时已经修炼大法好几年了。我苏醒后,他和我说:“姐姐,我早就说让你和我学大法,你不学,你看你这身体……”一番劝说,我动了心,请来了大法书。

到家,我就把治心脏的药全扔了,我想我这百十斤就交给大法了。随着我炼功学法,我的心脏很快就恢复了健康,直到现在也没犯过。这样我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炼。

二零零六年,我开始浑身刺痒,当时没有悟到是师父帮我清理身体,因为我以前有皮肤过敏的症状。每天奇痒难耐,就用指甲挠,挠的身上又黑又硬,用指关节一敲“嘎嘎”响,就这样,还是痒,最后受不了了,托别人买了点治皮肤的液体药,在家输液。

输完后,丈夫送我去了娘家,住了一宿。第二天,我的头变的大了一半,好似苹果变成西瓜,面目皆非,连耳朵都肿的老大。全身严重浮肿。我本来很瘦,可腿已经肿的和盖房用的梁一样粗了。

丈夫来接我,根本没认出我来,把他吓了一跳。回家,就浑身痒,想挠一下,拿手指肚一碰,皮就破了,破了就开始流烂脓水。先从脸上,慢慢往下发展,最后一直烂到脚心。全身除指甲是好的,没有一点好地方,连眼睛都流脓水。坐床,得铺垫子,胳膊、腿都糊上卫生纸,睡觉身下也得垫纸什么的,脸上烂的面目皆非。眼肿的老高,看人得两手扒开眼皮看,还看不清,眼上有层蒙子,可能是流脓闹的,和瞎子差不多,整个身体散发着腥臭,也不能随便动,走哪哪弄的都是脓血。

幸好当时楼房供暖了,我就整天穿着肥大的秋衣、秋裤坐着,有时听法,有时扒着眼看几页法。这基本就是不能自理的状态,所以丈夫为了照顾我,也不能外出打工,就近在家边干些杂活。

有一次,我丈夫回家,一進门就说:“这屋里怎么这么臭呢?”闻来闻去来自我的头,头发丝里裹着脓和血。头朝下血水就顺着一绺头发流下来,他给我弄了个大盆,用碱和盐帮我洗了两遍,那盆里的水竟和牛涎一样,一提老长。

邻居们都说我活不了了,说我家穷,就算有钱,也治不好,整个人浮肿,皮肤烂的还没有皮了,就象全身烧伤的人一样,还能活得了吗?村里人们都在琢磨着我还能活几天。

我自己心里清楚,开始的痒是师父帮我清理身体,我不想承受,半途而废,去诊所输液。本来这么多年不停的吃药输液,师父得让我把身体里的脏东西排出去啊!我身上都烂成这样了,我都没觉的痛,后来知道是师父帮我承受了。这脓水一排就是四个月。有一天突然不流了,身上结了痂,浮肿也消下去了,满身满脸的痂脱落后,竟没留下一点痕迹。

于是,我就去告诉我们单元的各个邻居说:“看,我好了!共产党给我们造谣说我们有病不吃药,可我这病就是输液输出来的,弄得我皮肤烂了四个月。我炼法轮功后一粒药没吃就好了,是修法轮大法好的!共产党给法轮功造了很多谣,共产党太坏了,快把你们加入过的党、团、队退了吧!”

我的邻居都办了三退。周围的人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八年,我无缘无故的又出现了肌无力的症状,还很严重。肌无力这种病和癌症一样基本是治不好的。浑身痛,谁要碰我一下哪怕很轻,我都会疼的大叫。手抬不起来,拿筷子都费劲,热饭连灶具上的按钮都拧不动,饭量锐减。走路得蹭着走,比蚂蚁还慢!想出去买菜,得请邻居帮我把鞋提上,我自己蹲不下。买完菜回来菜篮子都能把我的衣服蹭破了。走路或站着,就象脚踩在钉子上一样。最要命的是炼功站不了,脚底下疼的钻心,随机下走的动作做不了,一点蹲不了。就这状态持续了两年多,直到有一天,我决心炼完一整套动功,炼着炼着,脚下像万针扎的刺痛,我想今天我就要闯过这一关,今天过不去,以后就过不去了,我哭着喊了一声:“师父救我!”瞬间这疼痛消失了,就感觉那物质从我身体里走了,脚底没那么刺痛了,可以正常炼功了!从这以后我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修炼后我整个人获得了重生,从一个出名的病秧子变成了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师父之恩,恩大如天啊!

儿子结婚后有了孩子,我还可以帮他带孩子做做饭什么的,谁都看不出来我曾经是个连拿筷子、按遥控器都费劲的人。直到现在村里的人提起我来还会说:“都病成那样了,炼功愣是好了,活下来了!”

可贵的中国人哪,不要再听信中共的造谣宣传,像我这样多次在鬼门关徘徊被大法救度下来的人有多少,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九字真言受益的人有多少,有人还觉的我们在被中共如此严重的迫害下不低头是“固执”,觉的我们不贪不占光做好人是“傻”,但是如果每个人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说真话办真事,善待他人,那我们的家庭、中国这个社会将会多祥和美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