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化解了我与婆家人的恩怨

更新: 2022年03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我出生在农村,今年五十六岁。二零零五年,我幸运的修炼法轮大法,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把一个满身业力的我从地狱中捞起,并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不断的净化我的心身,使我成为今天这样一个身心健康、道德高尚的人。我用任何语言也表达不尽对师父的感恩!写出我修炼后的感想,以此来证实师父的伟大。

我命很苦,十三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撇下了我们兄妹六人和母亲相依为命,我只上了小学五年级,就辍学了。家里没有了顶梁柱,母亲又不知疼爱儿女,年纪轻轻的我就承担起了家里的重担。虽然我是女孩,干起活来比男孩都强势,家里家外一把手,每天没黑没白的干活,全家的重活基本上都由我一人来承担,一天下来腰酸背痛,苦不堪言。

我幻想着能有个温暖的家、来自长辈的温暖。可我的命真是苦啊!一九八五年,我才二十岁,就跟人结婚了。刚跳出火坑又進了苦海,婆婆和我母亲没什么两样。我天生就嗓门大,性格也率直,又是个急性子,说过的话转身就忘,可大伯嫂子却能言善辩,是个很会来事的人,拿农村人的话讲就是:没有酒肉也能把你送出二里多地,哄得婆婆一转一转的,好东西都往她家送,我无论干多少活,多么劳累,婆婆也不喜欢我,从未说过我一个好,我心里那个气呀。

一九八六年,我坐月子,需要婆婆伺候,可大伯嫂偏说婆婆手脚有鹅掌风,不让婆婆伺候我,硬是把婆婆的手脚用绷带缠上了。婆婆整天坐在炕上,动弹不得,没办法,只好让丈夫伺候我。丈夫整天忙地里的活,根本就不会做饭,蒸鸡蛋糕都不知道放油,煎鸡蛋也不放盐。做好饭,还得给他妈一份。我的怨气一下子就上来了,结果饭也吃不了,水也喝不下,从此得了便秘,肚子硬邦邦的,涨得不行,痛苦不堪。没办法,我就沿着炕边来回走,一直折腾了七天七夜,总算好了。

一九八七年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钟,我和丈夫都已经睡下了,婆婆却把我们叫醒,说叔公和大伯哥给我们分家来了。我一听就火了:分家也行,总得事先跟我们打声招呼吧,连声招呼也不打,说分就分,真是欺人太甚了。我刚想发作,丈夫却阻止我,不让我说。唉!我哪辈子做了孽了?转念又一想:算了,分就分吧,早出去早清净,省得整天受窝囊气。分家时,婆婆什么也不给我们,在大伯哥和我的一再坚持下,只给了我一千七百块钱和一台缝纫机,我们就搬了出去。

家虽然分了,可分家不分活,到夏天种地插秧时,婆婆家的活还得我和丈夫帮着干,大伯哥一家连手都不伸,好像没他这个儿子似的。插秧的活是最累的,一垧多地的稻苗都是我一个人往地里挑,丈夫捞插秧机。晚上干完活回婆婆家吃饭,看见饭桌上什么也没有,我们给买的猪蹄鱼肉什么都没做,婆婆说给大伯嫂子一家留着。我心里那个气呀:我累死累活的帮你插秧,我们自己买的东西,你都不给吃,你也太偏心了!一样的儿女两样对待,将来有你哭的时候,到那时想指望我们,没门!

面对种种不公的事,我知道丈夫也是左右为难,没有办法,就对他说:要不我们搬走吧,别在这住了,眼不见心不烦。后来,我们就搬到了城里,租住在一对善良的中年夫妇家里。

常言说:气大伤身。由于过度的操劳,我落了一身的病。二零零五年,我检查出了多种疾病:有心脏病、卵巢瘤、肾炎等等。治疗几次也没见好,就不治了。后来肾病越来越严重,导致我全身浮肿。医生说:这种病没有特效药,只能慢慢将养。最后,我不能下床,饭也吃不下了,一天天的消瘦。

我的精神彻底垮了。那时两个孩子还小,我不想就这么死了。就在我走投无路时,房东大嫂来了,一看到我的样子,就知道我得了重病,于是善意的对我说:“虽然你信佛,可你的病也没好,你学大法吧,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你。”我这才知道房东俩口子是学大法的,怪不得人那么好呢。

一天,房东的朋友把几箱东西放到我家暂存,问我行不行,我说行。临走时,那个朋友对我说:这里装的都是书,你想看就自己拿吧。

一天,我对丈夫说:“我躺着什么也干不了,你把他们(指房东的朋友)放咱家的书拿出来我看看。”丈夫把书拿过来,我翻开一看是《转法轮》,什么也没想,就看了起来。看着看着我一下子好像明白了什么:这不就是佛法嘛!这才是真正的佛法呀!我百感交集,从此以后,彻底放弃了佛教,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成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徒。

学佛教的那几年,我家一直供着狐黄的牌位,当我看到《转法轮》第三讲关于附体的问题时,我才明白这些东西是害人的,就让丈夫去把它们都烧了。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的身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慢慢的我能坐起来了,也能吃一点饭了。看书看到第三天的时候,就能慢慢的下地了。房东知道后,非常高兴,马上过来教我炼功,我很快学会了五套功法。等到第七天的时候,身体更好了,到第十天,我彻底好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啊!我高兴极了。是法轮大法去除了我的病,我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我要把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所有的亲人和更多的人。

自从我学了法轮大法以后,懂得了做人得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知道了人与人的冤怨都是前世的因缘促成的。对婆婆一家人的怨恨之心也就荡然无存了。

二零零六年新年到来之际,我和丈夫买了许多年货,快快乐乐的回了老家,公婆见我们回来非常高兴,带着我们到各家拜年。正月初一,我们去了舅公家,他家的人很多,看到我们都很高兴,都说我变了,总是乐呵呵的。我就讲我修炼后的体会,他们都愿意听。

最后我说:现在有个很重要的事情得跟你们说,就是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他们都好奇的问怎么回事。我说:现在老天要灭中共了,加入它组织的人只有从心里声明退出才能和它脱离干系,才能保平安。接着我历数了中共自建政以来的种种罪恶:如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轮功,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等,亲属们都纷纷退出。

正月初二,我们又去了姨婆家。姨婆高兴地对婆婆说:怎么样,当初我就说:你老了得二儿媳妇养你,大媳妇只认钱。婆婆说:没想到她(指我)炼了法轮功,变得这么好。我说:是呀,我要不是学了法轮大法,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是法轮大法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才变的这么好,现在婆婆逢人就夸我好。

二零一二年,大伯哥突发心梗去世了,我和丈夫回去参加葬礼。公公看见我,放声大哭,哭得很伤心。我就劝公公说:爹,您老不要哭,大哥不在了,还有我们呢,以后我养你。听我这么一说,他哭的更伤心了。我知道他心里觉得对不住我。

那年的秋天,我就把公婆接到了县城,住在我妹妹的一个空房子里。公婆看我对他们那么好,特别认同大法。公婆还和我们一起学法。因婆婆不认字,我就让她听MP3。

我还把《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书拿给公公看。除了学《转法轮》外,我还把师父的诗词《洪吟》拿给公公看。看到《洪吟五》时,公公的鼻子开始流血。我告诉他是师父在给他净化身体,公公也不害怕。不久,公公的小脑萎缩不知不觉就好了。全家人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相信大法了。

现在二老都八十多岁了,身体都非常健康,这都是托大法的福啊!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