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母亲相处中修忍

更新: 2022年03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八日】有一次,我给师父敬香,看见师父的眼里有泪水,惊的我又赶紧给师父跪下。我哭了,我说:“师父,弟子让您操心了,这看不上母亲的心怎么这么难去呀?!……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和母亲呛呛呛了,我要忍,我再也不让师父掉泪了,我一定改!一定改!”

父亲走的那年,母亲八十六岁,现在九十四岁,一直由我和弟弟轮流照顾。我和母亲一起学过三遍《转法轮》,也教她炼功,发正念,她很尊敬师父,给师父敬香,跪拜,并因此得了福报:这么大岁数的人几年都没有去过医院,身体很好;有时一不留神摔了跤,重重的躺倒在地,却一点事儿没有等等。

按理说,这么好的一个生命,我们母女之间相处应该很和谐才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俩之间总是呛呛。一次和母亲呛呛完,我脑子中说:看我治不了你。一连说了两遍,当时自己还觉的挺受用。可想而知,在这样的心态下,照顾她一天下来,我感到整个人又累,又疲惫,整天气的难受。

在多次集体学法中,我明白了要守心性,要改变对母亲的说话态度,要守德。可遇到事情又克制不住,又呛呛她几句。母亲无可奈何的说一句:“谁也别老呀!”那意思是嫌我呛呛她了。我知道我的行为在常人中也是不善,更别说我是修炼人了,更不够格了,我很苦恼,郁闷:怎么就去不掉呀?

有同修提醒我,不要把这不好的行为当成自己。我努力排斥它,这不是我,我不要它,去掉乱发脾气的毛病。

师父看我有修炼的心,就点化我。有一次,我和同修一起打坐炼第五套功法,看见我坐在三个大黑轮胎上面,腿那个疼呀!我知道是因为自己不守心性,造了业。自己造了业得还啊!造业容易还业难,我睁开眼咬着牙一分钟一分钟的忍着,三个大黑轮胎变成了浅黄色,慢慢的变成了白色,炼功结束,我说了一句话:“我错了,我对母亲那样是真的错了,我一定改!”

很快考验就来了。给母亲洗澡,水温我先试了,不凉不热。可是她却会嚷:“你想烫死我呀!”我扶着她回卧室,她嚷嚷:“你推我干嘛?!”她在屋里骂我一句,声音很小,但我能听见。心被触动时也很难受,但我决心忍!十几天内,她天天把裤子、床单弄脏,我默默的收拾干净,一句埋怨的话也不说。我知道我必须得忍。

她睡着了,我出去一个多小时。回来后,她说:“一天才回来!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又说:“我不是来给你看门来了。”听着这些刺耳的话,我硬是没吭声,我知道妈妈是帮着我修炼的,我得感谢她,发自内心的感谢她!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