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大法改变了我,也给婆婆带来了福报

更新: 2022年03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在大法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摔摔打打走到今天,虽然我修的离大法“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完全为别人着想”的要求相差甚远,但是,大法真善忍教我们做好人的法理已根植于我心。

在日常生活中,我尽量严格要求自己,尽量做好。我也把大法真相及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大多数人认同大法,特别是亲人们。大法改变了我,也给婆婆带来了福报。下面我给大家讲讲我和婆婆的故事。

公婆是农村人,有三个女儿、两个儿子,丈夫是家中最小的,三个大姑姐和大伯哥都在农村务农,只有丈夫考取大学,当教师。大伯哥脾气温和,人也精明,很会说话。而丈夫脾气暴躁,说话一句能堵死人就不做两句说,加上我们又不在公婆身边,种种原因使公婆觉的他们老了可能指望不上我们,所以对大伯哥偏爱有加。

我在婆家坐月子时,我认为婆婆对我照顾的不是太好,只买了一副猪蹄,再就是吃煮鸡蛋。而大姑姐生二胎,仅比我生女儿早三个月,恰好赶上年关,婆婆家杀了一头猪,给大姑姐留了四个猪蹄。因奶水不好,孩子生下来七斤八两,满月才刚刚八斤。大多数孩子头一个月能长两三斤,我女儿才长了二两。

我只在婆婆家住了不到二十天,临走时,我们要带些给亲朋送的鸡蛋,婆婆却偷偷藏了些。丈夫发现后,和婆婆吵了一场。当时婆婆喊着丈夫的乳名骂了一早上,并发话,老了也不指望我们。当时丈夫气得说,我们再不回来了。

我休完产假上班,想让婆婆帮我们看孩子,说好只两个多月我就给孩子断奶,再让我妈给看。结果婆婆到我家看了六天就回家了,再没给看。当时我因生气上火,上下嘴皮长满了泡,孩子也因吃火奶拉肚子,吃药也止不住,到医院打封闭针才止住。

公婆重男轻女思想严重,大伯哥家生的是男孩,我生的是女孩,公婆从未来看过我女儿一次,而大伯哥家的儿子从小一直公婆给养着。我妈从我女儿九个月大断奶开始,一直看到七岁上学,婆婆还到处说她管着我们吃面、吃油,我们供应的油、面都打给我娘家了。

由于我们不在家住,给丈夫盖的房子公婆一直住着。我们结婚没几年,公婆就把分给我们的老房自作主张无偿的给了大伯哥,让大伯哥扒掉、翻新。

以上几码事都让我很生气,因此,除了逢年过节我们回家外,平时很少回家。我和婆家人的关系比较生疏。

由于我从小上学受无神论思想洗脑,不懂得因果报应的理,就觉的公婆对我们不公,妯娌不好惹,他们就不敢惹;我老实,他们就欺负我。虽然我从未跟他们吵过,但我却对公婆怀恨在心。那几年,每当丈夫与我吵架,我就把这些事搬出来,作为数落丈夫的资本,理直气壮的把丈夫骂的哑口无言。我也暗下决心:等公婆老了,需要我们照顾的时候我再跟他们算账。我想,我不能不养老,养老就以妯娌为标准,小的跟着大的走可以吧。即使这样,我也得把他们数落的下不来台。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大法的法理使我如梦初醒,原来别人对自己不好是业力轮报的结果,别人对自己不好是哪一世自己对别人不好造成的,同时大法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的法理,也使我认识到我对公婆的想法是多么恶毒。我必须从内心去除这些想法,以德报怨,善待公婆,否则那算什么修炼人呢?

但是多年对公婆的气恨,象坚冰一样难融化,每当怨恨返出来的时候,我就学法,因为大法能使我心里敞亮,大法能使我坚定正念。我牢记大法师父“做到是修”[1]的教诲,即使气恨心不能一下去掉,行为上我也要做到对他们好,先从对公公好做起。

公公在我得法两年多后,得脑血栓变成植物人,三年后离世。那三年暑假,我都把公婆接到我家住。头两年因我们住学校的房子,只有两间,住不开,我们就借邻居腾出来的房子给公婆住,第三年,我们买了房子,就把公婆接到自己家里住。那三年公公的生日都是大家来我家给他过。公公离世前的二十二天是在我家度过的,看着不行了,才搬回老家。头天晚上九点多回家,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离世了。

公公离世后的第二天,料理完后事,我对婆婆说:“妈,你一个人在家孤单,跟我们走,到我家住。”当时,大姑姐感动得含着泪对我说:“你把妈妈接走,我们就放心了。”婆婆在我家住到公公烧三七才回家,在家住到公公烧五七,我们又把她接到我们家住到烧七七,婆婆才回家。公公烧满七七后已入冬了,我们又把婆婆接到我家住了一段时间,年前才回家。

公公离世时七十岁,婆婆六十八岁,身体一直挺好,不愿去儿女家住,一直在农村独居。

二零一二年,婆婆七十七岁,十月初五晚,突发心肌梗死,昏迷不醒,住進重症监护室,到初六下午,最高血压不超过六十,心跳不超过四十,医生下了病危通知,送老的衣服我们都拿来了,最后儿女们决定出院回家,让老人老在家里。

在监护室里和回家后,我都趴在婆婆耳边大声告诉婆婆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告诉大姑姐们念,并在心里求大法师父救救婆婆。当时我们也不敢保证婆婆一定能好,所以当晚家人们仍做着发丧的各种准备。

整个晚上,丈夫每隔一两个小时就给昏迷中的婆婆量一次血压、心跳。令家人们没想到的是,奇迹发生了:婆婆的血压、心跳数值逐渐升高,到天亮快接近正常值了,白天婆婆醒过来了!在家住了一天,觉的婆婆没有生命危险,但身体虚弱,又把婆婆送到医院保养几天。当时说婆婆“零希望”的主任非常吃惊,跟婆婆开玩笑说:“你这老人,阎王不要你。”其实我们知道,是因为婆婆非常认同大法,支持我修炼,大法师父救了她。从那以后,婆婆更加相信大法,每天不定遍数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身体也一直不错。

前两年秋天,正赶上苹果采收季节,婆婆感到身体不适,丈夫把她送到医院检查,医生建议住院保养几天,我考虑到农村正忙,而我工作不是太忙,就对丈夫说:“我请假,我自己照顾老人就行了。”我在医院照顾了婆婆十天。婆婆出院后,三姑姐夫还跟我开玩笑说:“二妹,辛苦你了,等我给你发一个月的工资。”

我们住在市里,婆婆每次住院,都是我和丈夫照顾、陪护,吃饭都是我们管,有时间我们就在家做好送去,没时间就买现成的送。

妯娌十年前就去外地给她儿子看孩子,大伯哥一人在家管理公婆的果树,说好每年给婆婆三千元钱,但只给了两年再不给了。三、四年前,大伯哥也去了他儿子家,这样照顾婆婆的责任几乎全落在我们身上,但我们从未跟大伯哥计较。

婆婆能自理,不愿去儿女家住,但我们每年都接婆婆来家住几次,每次十天二十天。前年秋,我买上鱼肉等东西,让我妹妹开车拉着我去看婆婆,婆婆非常感动,逢人便告诉此事。丈夫高兴的对我说:“你这次在村里又出了名,村里人都说咱妈有福,摊上个好儿媳,都羡慕她。”是啊,婆婆把我对她所做的平常事都当作在乡邻面前炫耀的资本,难怪我回家看婆婆时,街坊邻居们都热情的跟我说话,夸我孝顺。

去年过年,因中共肺炎疫情封村,不让進出,我们赶紧接婆婆来我家,我又把全球疫情说给她听,她也相信瘟疫是来淘汰人的,更加相信大法。我炼功,她就双盘着腿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学法,把她急得自言自语的说:“下辈子托生人,一定念书,睁眼瞎(意思是不识字)真急死人。”

婆婆在我家一直住到村里解封、天气暖和了才回家。这次接婆婆来我家,婆婆非常感动,对我说:“闺女,就你牵挂我,你那些姐姐都没回家去看我。封村,你说从山里转不就可回家了?”临走时,我提醒婆婆别忘了念九字真言,她说:“你放心,家去我也不放松。”我笑了,为婆婆对大法的正念而高兴。

公公离世这么多年,婆婆五个儿女她最愿去的就是我家。去年冬天比较冷、天气预报我们这儿有大雪的前几天,我便催促丈夫回家接婆婆,以防冰天雪地婆婆摔着。

婆婆每次来我家我都给婆婆洗澡,几乎浑身给她搓个遍,有时看她该理发了,就给她理发,她还夸我理的好。二姑姐俩口子说:“二妹,像你这样的儿媳真不多,现在农村不养老的太多了。”二姑姐还告诉我说,她儿子脾气不好常和儿媳吵架,有一次她儿媳对儿子说:“你跟小舅妈学炼法轮功吧!”亲人们都认同大法,我真高兴。

年前,婆婆在我家住,对不起我似的说:“闺女,你三个姐姐都赶不上你对我好,真没想到我老来老去尽得了你的济了,我不能报答你了。”我对婆婆说:“赡养老人,天经地义。再说不是我好,您是沾了大法的光了,您感谢我们师父吧。”婆婆说:“大法教人做好人,该死的老蛤蟆(指江某某)不让学!”

说了这么多,我不是标榜自己如何好,我深知,与修的好的大法弟子比相差甚远。但肯定的是,如果我不学大法,随着整个社会道德的下滑,我绝不会是现在这样。我也深知,亲人们对我的认可,分明是对法轮大法的认同;对我的高度评价,实质是对法轮大法的点赞!

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