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保护我几次闯绝境

更新: 2022年03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四日】近段时间以来,我认识的几位同修出现了很严重的病业状态,有位五十来岁的同修由于脑出血被送進地区医院重症监护室,几个月了还得孩子们照顾。她的母亲(同修)也因为地板滑摔了一跤导致大腿根部骨头受损,坚持一段时间后,还是被未修炼的儿子送進了医院做了手术。还有位老年同修常年在外坚持讲真相被旧势力迫害成脑出血,一个来月了还在昏迷。看到这些令人痛心,我想把我几次在师父看护下闯过难关、病业(心性)关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学大法前,我曾有鼻炎、经常头懵、关节炎,学法炼功后没多长时间全好了,我一直健康快乐的走在修炼的路上。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学法时大法直往我脑子里灌,我和同修凌晨三点就起来在大街上贴真相资料、挂条幅,我感到小小的市区就在我的肚子里,我去小公园讲真相我觉的我的能量场能把小公园全包围住,我要把当时在小公园的众生全救了。那时,只要我一开口讲真相,入过邪党组织的人全都退。有时走在路上那么多的小汽车我看到它们在慢慢的爬行而且还那么的小。我感到能学大法、救度众生是多么的幸福与伟大。我从不想自己的身体会有什么事。

大概是二零一一年左右邪恶疯狂的干扰我,没一点思想准备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的思想中有一种怀疑大法有矛盾的思想业力,还有一种对师父的个别讲法不相信的后天观念(当然这是后来通过大量学法才悟到的),有时在思想中一闪而过,我从来没有把这些当回事儿。后来这种思想业力频繁出现,我就顺着思想业力去想,学法时也抱着不正确的观念。

二零一一年的一个下午,我站在院子里,突然一股不好的东西灌進我的大脑,思想中有什么得了脑血栓、没几天又出现脑出血、脑萎缩、要瘫痪、植物人等不好的念头。当时有些害怕,心想自己的身体在向神体转化怎么会这样呢?我就不停的学法、炼功也增加时间,学法、炼功时稍好一些,可学完法、炼完功后又那样了。

思想业力和病业状态疯狂的干扰着我,我感到走投无路了、没法活了,邪恶干扰我。思想业力疯狂的干扰着我的大脑,不让我消停,我看到一条大蟒蛇吞食着我的另外空间的众生,众生哭喊着向我求救。不行,我还得学啊!师父一次又一次的点化我,要我信师信法。我听见师父对着我叹气,我听见师父鼓励我,不要着急、师父在帮我。

师父在我梦中点化我:我在吃面条时吃的是塑料面条,我想面条应该是长寿、长生啊,吃塑料面条那不是假修吗?师父还在梦中点化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和一个人站在只有栏杆的楼上,好像两个人刚打完架,那个人已经认输了,我又把那个人头朝地的扔了下去。

还有一次晚上,我自己在家学法,思想业力干扰我稀里糊涂的顺着思想业力去想,突然一个邪恶狰狞的生命占据了我的大脑。师父要我赶快学法。我在师父的加持下一心不乱的学了一会儿法,把那个邪恶狰狞生命的狠劲消除了,还有一点痕迹,不一会儿也就没有了。我知道那天晚上很危险,要不是师父救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

通过师父一次又一的救我、点化我,我知道师父在看着我、在管我,这样就增强了我修炼的信心。

在学法小组同修的帮助下,同修学法我也学法、同修发正念我也发正念(曾有几天不敢学法不敢发正念)。学法时一看到师父有关病业的讲法和有关思想业力的讲法时格外用心,通过大量的学法才知道一开始学法师父就把我的身体清理了、没病了,身体出现干扰证实法的状态时全部都是旧势力的迫害、不承认它、清除它,我就对邪恶说:我不会得脑血栓、没有脑出血、不会得脑萎缩、没有脑瘤、不会瘫痪、不会成植物人,我每次发正念都清除邪恶对我的迫害,过了几天就好多了。

对于思想业力,我就想:怀疑大法有矛盾有错的不是我,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明白的地方我也不胡思乱想,那样会产生思想业力甚至邪悟。那时只要思想业力一上来我就这样想,过了一段时间好多了。慈悲的师父都明告诉我了,可见我当时处于多么危险的境地。在师父的慈悲看护下,我会修了。只要不符合大法的思想一上来,我就想这不是我。

过了一段时间邪恶又干扰我,一边思想中出现流口水、小便失禁呀、手麻呀,一边就感觉就要流口水、就要尿尿、手也麻。因为通过大量学法、又有上一次解体迫害的经验,我就对邪恶说:我不流口水、不尿尿、手不麻,你旧势力不是让我感受到要流口水、小便失禁、手麻么?我不承认、我不感受、我感受不到,我叫你们流口水、不停的流,我叫你们尿、不停的尿,我叫你们手麻,不停的麻!邪恶啥时候迫害我啥时候往邪恶那推,没几天师父帮我清理了邪恶,身体就好了。

前几年邪恶又迫害我的左腿、左膝盖钻心的痛,邪恶又往我脑子里打乱七八糟的念头,是不是骨癌啊,是不是骨质增生啊,大不了锯一条腿拄着拐棍也能出去讲真相啊!开始没咋当回事,未修炼的家里人非要带我去医院,他们担心我的腿骨有事。我想:我没事,为了让你们放心去就去吧!到医院一检查,啥事没有,只是肌肉拉伤。回来后腿依然很痛,我想不能总这样啊,我就对邪恶说:我的腿不痛,你不是让我腿痛的不能好好走路吗?我就走,我每走一步你们就痛一下,痛死你们。这样我的腿好像第三天就不痛了。

我还有一种错误的观念,就是冬天不愿意趁人多的时候去大澡堂洗澡,因为人多水热空气不好,就会胸闷,上不来气,有几次就是感到胸闷,赶紧走到穿衣间凉快一会儿,等好一点儿赶快简单洗洗就算了。有一次人不算多,洗了一会儿就觉的胸闷上不来气、马上就有活不成的感觉。我害怕急了,赶紧默默的求师父救我,几秒钟时间一股使我胸闷的东西从我的胸部往下走,就想解大手,走到卫生间解了个手就好了。走到穿衣间一照镜子看见脸也紫了、嘴唇也紫了,是师父又一次救了我。

后来住進了楼房洗澡就方便了,有一次在家洗澡胸又有点闷,后来一洗澡就产生恐惧感,有点不敢洗了,再后来睡觉胸也有点闷,我想不能总这样,得想法解决啊,有了上次求师父救我的经历,我一点也不害怕,我一边洗一边对邪恶说我就洗我让你们胸闷、让你们上不来气,后来洗澡再也不胸闷了。睡觉时我就对邪恶说:我该睡还睡我让你们胸闷。后来睡觉再也不胸闷了。

还有,就是近几年来时不时的牙痛,有时候痛的受不了,思想中还有是不是牙龈炎啊、牙龈癌啊,我就想什么事都没有,是邪恶牙痛的受不了、是邪恶有牙龈炎、牙龈癌。

总之,只要邪恶迫害我身体,干扰我证实法时,我先给迫害我的生命善解,同时发正念清理不愿善解还在迫害我的邪恶,平时把我身体上的类似有极度痛苦、有生命危险情况全部推向邪恶。

想想自己这些年邪恶对我的干扰,找一找自己的执著心,有妒嫉心、记恨心、报复心、显示心、安逸心、好吃的心、色欲心等等一大堆的人心。当然这些人心也不能作为邪恶迫害我的借口,我学法修炼做好三件事,这些人心会很快的去掉。旧势力的所有安排都是多余的(我快写完这篇交流稿时,慈悲的师父又点悟了我这一念),什么也不是。

师父把我的一些功能给我打开了,我能听见看见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点化与鼓励,也能听见邪恶对我的干扰与迫害。有时邪恶还冒充师父打击我修炼的信心,我用法去衡量,邪恶立刻就被清除了。

通过几次闯过险境的经历,我体悟到有师父在、有大法在,邪恶什么也不是,正念一出邪恶就解体。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