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选登】两句话何以让人绝处逢生?

更新: 2022年03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七日】为何“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能让许多人在疫情和其它危机中绝处逢生?

有一晚上,我已睡下,被同行老于电话叫醒,有急事。我急忙穿衣,骑车到了老于的门市。

老于的门市门口已经坐了一大堆其他同行,在等我过去。我一到,老于就对我说:“你快来跟他们讲讲,这事我也讲不清。”

之前,老于得了牛皮癣,天天头皮屑白白一层,抹药抹得额头发黄。我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让他念“九字真言”,不久,牛皮癣好了。

今天同行们围住了他,追问他的牛皮癣是怎么治好的。老于也讲不清,就把我叫了过来。

首先解答的是气功治病的问题。

我把我如何得病,大夫如何讲这个病是世界难题,只有民间偏方才能解决,我就开始到处找人学气功,那时八十年代末,气功能治病,在社会上已经成了人们的共识。但练了许多气功,都不见效,只有炼了法轮功,才开始见效,现在我已经能够自食其力了。

关于“天安门自焚”

讲到“天安门自焚”,老于说,“你们都糊涂了,咱们学家电,第一课学的是什么?”大家想了想,说,是“发射与接收”。老于说:“是啊,这边支好录像机,预备,开拍,那边,咱们收到节目了!”同行们恍然大悟。

关于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

我说,法轮功能治病,在当时成了共识,谁有治不好病的,人们(包括医生)会说,你去炼法轮功吧,这样,人传人,心传心。到一九九九年,炼法轮功的人已将近一亿人,当时中共党员人数才七千万。姓江的妒嫉了,一意孤行,非要除去而后快。

关于姓江的为什么仇恨法轮功

我说,法轮功讲真善忍,他们认为做恶,会给自己,给家人,给后代带来灾祸,而姓江的讲“闷声发大财”。由于江是在镇压六四后上台的,别人不服他,他只好用腐败和钱笼络人心,导致社会上腐败纵横,而法轮功讲不追求物质利益,只讲求行善积德求功德,当然姓江的就恨得不行!

另外,炼功人每天早起,在上班前炼两个多小时的功,当然身体很健康了!而现在,最赚钱的是哪里?

同行异口同声的说,是医院!

还有,炼功人修心养性,烟酒不沾,现在国家财政最大的来源是什么,他们把什么管控的最紧?同行恍然大悟:“是烟酒!”

关于炼功与迷信

我说,迷信是因迷而信,迷得不到解决,而炼功,是先信而后能破迷,根本不是一回事!比如我,因病炼法轮功,我相信师父说的话,照师父的话去做,病在逐渐好转!我的经历,不正是“信而后破迷”吗?

关于信仰,有人问佛教的问题。我说,佛教也是正信,观音与佛祖也是人经过修炼而成圣,并不是迷信。

关于为什么念九字真言病会好

我说,八十年代气功热时,人们对气功师能发功、发信息远程治病已成共识,有许多有名的气功师都做过,当时报纸都有过报道,才引起气功热。

再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宇宙中最正的,因为佛家修善,道家修真。而修佛的居士喜欢念佛。佛教讲八万四千法门,都能修炼,小到一只虫子,一只羊,一个灯头,大到一个人,一个团队,都有佛性。当我把这九字真言讲给我的房东的丈母娘时,老太太天天念佛,她说,这是一个最大的佛,首先,念人家好,自己得好,另外,真善忍,世界上所有的好人都具备,修佛就是做好人才能修成!还有,在古代,人得病治病的方式,有草药,有针石,有气功推拿按摩,当然有巫祝。

那时的“巫祝”,不是现代的巫婆,而是先生让人祈祷忏悔:因为做错了啥事而得病,我一定改。有的祈祷后果然病就好了,比如我太姥爷,得病后从不吃药,都是请人巫祝后好了。

这种办法也有道理,比如人做了坏事,亏心,天天提心吊胆,得病的机会就多,祈祷忏悔后,心情放松,觉得老天爷肯定会原谅自己,这心情一放松,一开朗,得病的机会就少!

还有,修真善忍的好人被打压,被诬陷,这可是宇宙中最大的冤案!一旦念动“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老天爷也觉得这个人太了不起,太好了,你想,他能不让这个人病好吗?

在我们当地,流传一句话,是“神仙一把抓”,是说,人们求神,忏悔,神仙会把人的病“抓”走的!

我又说,上面我说的,不信神的很难接受,对不起了,你们当故事听吧!古人讲信则有,不信则无,不是我们理解的,神不管我们信还是不信,都是存在的,上面说的有和无,是显现和不显现!老于信了,念叨了这句话,他的病好了,这可是有目共睹的,不然黑灯瞎火你们把我弄来干啥,不就是因为疑惑,求解嘛,人的一生都在探索中,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

关于三退

我说,至于三退,老于容易理解,因为于嫂是信基督教的,在基督教里面有“打上兽印的人”,“身上长恶毒的疮”。还说,兽叫人“不管做官的、为奴的,都要在他的右手和额头上打一个兽的印记”。

这都是基督教中说的,你们可以向于嫂借《圣经》拜读。

而我们,从上学起,就开始入队,入团,长大了入党,当然,人在社会上立足发展,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也罢,为了家庭生活得更好也罢,一个人为了实现它,加入一个组织,这没有错。

可是当这个组织让人举着拳头向它发誓时,这就不对了。从古到今,人们为了证明自己,向天发誓,是自古至今的方式,但向某个组织或个人发誓,并且还是发毒誓,把一生献给它,这就不由不令人思考了。

大家知道《水浒》,一个人想上梁山,必须先拿“投名状”,杀一个人,才有资格上梁山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大称分金,是不是?

说到这里,同行们说,我们明白了,我们也三退。

老于拿出纸笔,只记得黑压压写满了一张纸,也没计数,第二天,我就把它交给了同修,上传退党网,给他们做了三退。

感恩师父救了我的同行!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