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济南女子监狱的药物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三月九日】自从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以来,山东省女子监狱积极迫害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修炼者,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邪恶目的,不择手段,从一开始的肉体折磨、强制做奴工,到后来专门成立十一监区进行身心摧残;二十多年来积累了很多的害人经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从暴虐野蛮到伪善关心,也逐渐地系统化。

本文曝光药物迫害的一些情况是我在监狱被迫害时看到、听到和了解到的,由于监狱严密封锁消息,无法了解更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具体情况,许多的迫害真相还被掩盖着,这些迫害事实只是山东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

(一)公开强迫服药

济南监狱十一监区对部份法轮功学员公开的药物迫害,相信很多“犹大”都知道,因为在十一监区,表面上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被狱警默认为是精神病患者,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每个月都会有个人服药的签字记录,监室的联号们在传递那个签字本子的时候,翻阅看了之后私下里捂着嘴偷着说,服用这种“营养药”的在十一监区占四分之一,她们到底是那些人呢,后来仔细观察,发现她们大部份是家里人很老实本份的,还有家人不给打生活费的,就是基本上没有家人去会见的那些人,而一些月月去会见的,底气十足的家人,一看就是不好欺负的那些家人,她们也不敢给服用这种药;她们专挑那些家人没有出头的、家里不给打钱的法轮功学员服用这种药。

例如,潍坊的张敏,她虽然被“转化”了,但是从来没有人去看过她,她账上自然也没有钱,她就成为被强迫吃药的对象,不吃不行,尽管她曾经在一楼大厅大声吵闹过,说自己没有病,但是照旧被迫服药,闹也没用,因为她家里从来就没有人出头露面去看过她,没有人替她出头说话。

被强迫服药的,还有就是他们认为“转化”不彻底的法轮功学员。所以在此建议,尽可能的通知所有在被关押在济南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的家人,务必要一月一次看望亲人,即使本人已经所谓“转化”了,也要一月一看望,有什么问题或发现不对头的地方,要立即理直气壮的向监狱咨询、投诉,及时曝光问题,这样可以制止恶人行恶。

(二)隐形的无差别的药物迫害

每个人在走出黑窝时,大都想带一杯水以备在路上喝,但是在走出监狱大门口时,水却全部被看门的武警倒掉,一滴也不准带出去,这是为什么,很多人包括犹大也不明白为什么,仔细观察,发现这是在掩盖另一种迫害手段。其实,山东省女子监狱对所有入监的法轮功学员,不论是转化的,还是没有转化的,都一概实施无差别的药物摧残,这种无差别的隐形的迫害基本没人知道。

对法轮功学员用药物迫害后导致的后果是:1)发困、害怕、记忆力明显减退;2)胃 胀、饱、消化不良;3)大脑发胀、不清醒、视觉模糊、心慌憋闷、大脑几乎失去理智;4)四肢发木、僵直、发凉等等。

这种无差别的隐形的药物摧残手段不只是犹大不知道,甚至有些值岗人员都不知道,她们的具体做法是,用几把超大的老式暖水瓶,装满热水,把预备好的破坏、摧残学员的药物泡进水里,等药片完全溶进热水之后,再让走廊上的值岗人员把水送到指定的某个监舍,那时,那个值岗人员会假惺惺地提留着大暖瓶水趴在监舍的门口大声问,有谁需要喝水?还特意假惺惺地解释,这是警察值夜班时喝剩的水,倒掉了可惜。这时候,监舍内的联号会快步跑上前去接过大瓶水挨个问有谁需要水喝,监舍里大部份人的水杯的水都是凉的,(再说谁也不会去怀疑这水有问题,其一,因为是警察喝剩的,能有什么问题?其二,法轮功学员天性善良,走到哪儿也不浪费东西,邪恶就是钻这个善良的空子来迫害学员)。大部份学员不经意间都会要上一小杯热水,尤其是刚来的新号,一举一动都要打报告,起来坐下上厕所必须打报告请示,就连倒杯水都要打报告,当看到有人抱着大瓶水走到跟前来倒水时,谁都想要的,尤其那些刚来的,不用起身打报告就有人给倒水,那个时候即使杯子里有水,也赶快喝点凉水,赶紧把杯子递上前去倒上半杯水。

就是这半杯热水,导致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在回家之后,出现:1)发困、害怕、记忆力明显减退;2)胃胀、饱、消化不良;3)大脑发胀、不清醒、视觉模糊、心慌憋闷、大脑几乎失去理智;4)四肢发木、僵直、发凉等等。有一位法轮功学员在回家之前就已经四肢发木,睡觉翻不过身来,回家三年后还没有完全恢复记忆,如,家里人曾经陪她一起去过的地方,提起来根本就没有一点印象,而且两腿浮肿,一摁一个窝,这种令人发指的药物摧残对法轮功学员是无差别的迫害,即使得到狱警高度信任的犹大付桂英等,也一同在喝这种药,因为在十一监区内部,根本没把法轮功学员当作正常人对待,而是一律视同“精神病患者”对待。

所有快要被释放回家的人,被认为值得信任的,大都有机会出去到大厅打扫卫生,会看到每天上午八点半之前,有些狱警会拎着小桶矿泉水来上班,还有,凡是去过狱警办公室的人都会看到,每个狱警的桌前都放着一个矿泉水饮水机,饮水机上,有的是小桶的矿泉水,有的是大桶的矿泉水。由此看来,那些老式暖瓶里装的水根本就不是给狱警喝的。换句话说,狱警们根本就不喝一滴监狱里的水。所谓的警察值夜班喝剩的水,那是一种借口,背后是有预谋的对转化后的人的药物摧残。不论是转化的还是没有彻底转化的,一律视同精神病人对待。

有个犹大,人很精明,她经常喝这大暖瓶水的人,她的皮肤碰破一点皮,可奇怪的是,那块皮肤总也不愈合,就象那个鸡眼一样,中间红红的一个黄豆粒大的内皮裸露着,好几个月都是那个样。这种情况很特别,仔细分析,大家平时吃饭、喝水,都和值岗人员一样,一起在大厅分吃大桶饭,共同在一个大饮水机上接水喝;那么为什么那个犹大的皮肤会出现这种情况,而外面的值岗人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呢,答案只有一个,就是那饮用个老式的大暖瓶里的水导致的表面皮肤不长新皮。这也就是为什么武警不允许法轮功学员带出饮用水的根本原因,害怕曝光。

这种隐形的对所有人的药物迫害,如果让那些彻底转化的犹大付桂英、孙建春等人知道真相之后,该是何等的绝望!何等的后悔! 想一想自己曾经出卖过多少同修,想一想自己曾经做过多少出卖良心的事情,自以为这样做就能得到狱警的高度信任,尤其是付桂英,出卖了成百的同修,结果还是被当作精神病人一样对待,被利用的同时同样遭到药物迫害,而且在一些可供参阅的内部资料上公开写到,要针对转化后的法轮功学员“以毒攻毒”。

山东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罄竹难书,以上曝光出的只是冰山一角。只是希望人们能够珍惜自己,守住良知,及早了解法轮功真相,尊重法轮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分清善恶,停止迫害、远离恶报,得到上天赐予的平安与福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