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的沉痛教训

更新: 2022年05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二日】近半年来,我一直处于被病业迫害中,虽然三件事也在做,但身体每况愈下,没有根本性的改变。我知道是自己的修炼状态出了问题,是对自己人心全面无漏的检验,也是对自己信师信法的考验。现将半年来魔难中一步步剜心透骨的去人心,放下执著的过程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切磋。

修炼是严肃的,一时的错念会造成严重的后果,让自己的修炼毁于一旦,同时给众生得救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给了我弥补的机会。

去年十一月,我开始咳嗽不止,夜晚睡不成觉。接着左手开始痛,然后右手肿胀疼痛;接着左胳膊痛,进而右胳膊痛;再下来是左、右腿疼。之后发展到全身酸痛,肩膀、脊背疼痛,然后全身的肌肉疼,全身骨头疼,腿肿、脚肿,晚上睡觉连被子也不能盖,因它会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只能盖轻一点的薄被。严重时腿酸、双腿支撑不住身体,更甚者坐下站不起来,站起来坐不下去,连穿衣、脱衣都得靠老伴帮助。就这样持续了六个月。我知道伟大慈悲的师父还在管着弟子,我坚持炼功、学法,不让它影响我,但却影响了妻子同修每天要做好的三件事。

妻子年轻时身体不好,经常吃药、打针,看病、住院,都不见效果,修炼法轮功后,全身病症不治自愈,而且时时事事为别人着想,很多恶习不见了,象换了个人一样。这让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慈悲,我就抱着帮助和陪伴老伴的心也走進大法修炼。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很大变化。

迫害发生后,妻子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她没有向邪恶妥协,坚信师父坚信法,两年后堂堂正正回到家。我也遭受降级、停职等迫害。二零一五年,在诉江大潮中,我们以遭受的迫害事实,向高检、高法控告了江泽民,也收到了两高的回执。从此当地“六一零”、国安、国保就把我们作为重点迫害对像,列入黑名单,用回访、网格化管理、敲门行动、“清零”等各种借口、名目上门骚扰,变着法儿迫害我们,家无宁日。虽然我们在风风雨雨、磕磕绊绊中走过来了,但邪恶的迫害随时都会发生。

二零二一年五月的一天,当地国保、国安、“六一零”、派出所、社区一行八人打着所谓“关心”的幌子,未经允许就闯入我家,抢走了三本《转法轮》,和一本手抄《转法轮》,还有《明慧周刊》等资料,嘴里说些诬蔑大法的话。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救了我妻子的命,要是不炼法轮功,我妻子早就没有了,没有法轮功就没有我们这个家。妻子严正的对他们说:“《转法轮》是我的命根子,不能拿走!你们拿走这不是要我的命吗!?”说着,就上去要书,他们抱着书匆匆跑出门外进了电梯,妻子很难过,流着泪,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瘟疫不会找到你们。”

第二天,妻子要去社区要书,我由于怕心,没让她去。后来我认识到这是助长了邪恶的嚣张气焰,失去了一次讲真相的机会。当地“六一零”、派出所、社区人员依然不断上门骚扰我们,侵害我们的名誉。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他们又分别给我和正在上班的两个儿子、女儿打电话,威胁说让我们签“三书”,如若不签,就株连儿子的工作,孙子、孙女的学业,还要冻结私人财产,他们给儿女施压,严重干扰儿女们的正常工作。我担心孩子们受牵连,一时没有了正念,就违心的配合邪恶势力签了“三书”,给大法抹了黑,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

我没有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告诉妻子,怕她责怪我,担心她产生精神压力,也有爱面子等人心,自我保护,认为是自己迫于无奈,用长期在党文化中养成的圆滑、敷衍等思想和行为掩盖自己的错误。妻子以为是儿子、儿媳代签的,就发了《严正声明》,否定晚辈的行为。

我这是欺骗师父呀!也是对自己和众生的不负责任。妻子在发过《严正声明》以后,梦中师父点化她说她的严正声明是空的。我却没有勇气将自己的行为曝光,这是懦弱,我内心痛苦万分,分分秒秒在自责的煎熬中。

我知道这是招来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不断加剧迫害我肉身的原因。

一天学法时,我伤心的泪流满面,妻子看到我身体上遭受的痛苦,也哭了。于是我就把我签“三书”的事和妻子讲了。师父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我们弟子听师父的话,全盘否定旧势力。虽然自己不争气,但慈悲的师父一直给我机会,两位同修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共同在法上切磋交流。妻子没有责怪我,说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我们切磋,打算去退休办、社区讲真相救人,同时把他们抢走的大法书要回来,让他们知道参与这场迫害的后果,千万不要听信邪恶的谎言对佛法犯罪。

两位同修在家发正念,我和妻子就去了退休办。

我俩去了退休办,书记、主任都在。我开门见山的说:“你们强制我在和法轮功决裂的‘三书’上签字,不让我们修炼。现在导致我身体成这样,我炼法轮功后,身体一直很好,健健康康……”他们打断了我的话,说我没有好好锻炼。妻子就接过话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下的罪孽就是今天出现的天灾人祸的原因。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招来了四次大瘟疫。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人做事的高德佛法,修大法不违反中国任何法律,共产党迫害修炼佛法的好人,罪不容赦。善恶有报是天理。妻子指着我对书记、主任说:“他仅仅在你们的‘三书’上签了个名字,身体就变成这样,强制他签字的人罪更大。都是要偿还的!”妻子又给他们背了师父的《论语》。

这时,他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坦荡、真诚和为别人考虑的善心,感动的连声说:“谢谢,谢谢!”妻子又给他们进一步讲了大法真相,他俩都做了“三退”。

下午两点上班,我俩又去了社区。我们自报了姓名,说明了来意,副主任接待了我们,一听到我们的名字,就说:“某某来了。”他的话音刚落,就从另一办公室进来一位女青年,手里拿了两部手机,准备给我们拍照。妻子立即制止,说:“你不要再干坏事,不要错上加错,你们年纪轻轻,生活的路子还长着呢,你侵犯我们的肖像权,这是非法行为,是知法犯法!我们好好的身体,你们强制我们签‘三书’,置我们于痛苦之中。我今天是来要我们的书的,把书还给我们。”说着,老伴把我的右手拉出来叫他们看,说我在“三书”上签了字后,手肿成这样,骨节都变形。诽谤佛法是有大罪的,逼他签字的人罪更大。我们信仰法轮功,没有违法犯罪,公安局为何自己不管,而让你们对大法犯罪?你们可要明白呀,这是要承担责任的呀!

他不让我俩说了,说有事,就把我们往外送。虽然没有把大法书要回,但是也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回家的路上,我感觉身体一下轻松一些了。

同修和我们又在法上交流,我重新写了一份《严正声明》,当天就让同修发送给明慧网

过程中我找到了自己在修炼路上有对妻子的依赖心和儿孙情,这是旧势力能钻空子让我犯错误的原因之一。我要从法中归正自己,全盘否定旧势力利用我没修去的人心企图毁灭我和众生的邪恶安排。

人心找到了,邪恶曝光了,心性提高了,几天时间,我的身体有了明显的转变,行动也灵活多了。

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让我在修炼路上闯过了一大关。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迎头赶上,精進实修,百分之百信师信法,修好一思一念,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