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主任得救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五日】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的这条路上越走越成熟,正念也越来越强,面对常人中的种种考验,基本能正面对待,并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人。

二零一三年初,孩子在山东给我们买了房,我们从东北搬回山东居住。我妹夫的亲侄子找到我妹妹说:“镇派出所来电话,要我密切关注我大叔的一举一动。说东北公安来人啦,要找他。”妹妹、妹夫一听吓得全身哆嗦,要我赶快躲一躲。我本不打算躲,可我妹、妹夫,还有我老伴都不干,说:“你在这再被抓去,我们怎么办呢?”他们这一说,我心里也有点害怕,于是就按他们说的去了县城。

中午时分,当时派出所和东北来的公安人员(其中有“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找到我妹妹家,问我在哪里?我妹、妹夫说:“可能出远门啦。”最后他们也没找到我。

二零一五年初秋,我在居住小区附近一家小吃部帮工。一天,东北农场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和当地公安,共六个人就找到了我。那个“六一零”主任说:“我们大老远来了,你就不请我们到你家坐坐?”他说这话时态度很强硬。我一看也确实推脱不过去,就说:“好吧,跟我走,离这很近。”他说:“不用走,我们有警车,上车。”我就上了他们的警车,把他们带到我家楼下。我先按了我家门铃,想给老伴一个思想准备。因为我老伴被迫害的怕啦。

我打开门把六个警察让进屋,请他们坐下,并给他们泡了一壶茶。他们直说不用泡茶,我说:“都到家了,哪有不喝水的道理。”我给他们每个人倒了一杯,这时他们表现的都很客气。

那个东北公安局的局长先发话了,说:“老宋,我们今天来你家,主要是看看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回答说:“炼与不炼,那不是我的自由吗?宪法不是规定信仰自由吗?难道我不想炼,谁还要逼迫我炼吗?我想炼谁还有权力阻止我吗?这不都违法吗?我不到五十岁就因为身体有病,提前办理了病退,那几年我养牛挣的那点钱都送给医院了。自从炼了法轮功到现在六七年过去了,我连个止痛片都没吃过,给国家、给农场、给家庭节省了大量医药费用。而且我虽然六十五岁啦,还能为社会做一点贡献,出去打点零工挣点钱。难道这样不好吗?你们偏要人都病病秧秧的,不能干活,那样对国家、对社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这时“六一零”主任插话说:“你觉得好,就在家偷偷的炼,不要到外面乱说,给社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我回他:“好事还怕别人知道吗?宪法不是规定言论自由吗?给社会造成不好影响的是江泽民、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李东生之类的。和我有关系吗?”

在我们对话期间,有一个警察手里拿着一个手机一直对着我们,当时我不知道那是在录像。他忽然看见电视机跟前有ava播放机和真相光碟,其中有《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等。他马上凶巴巴的大声喊:“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弄来的,你说!”他边喊边往他背兜里装光碟,我一看,也有点急了,也大声说:“你要干什么?你怎么这么不懂规矩,你怎么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呢?这是你家的吗?”

我这一喊,他看到其他警察都没有反应,就不好意思的把光碟放回原处。这时当地一个警察慢慢站起来说:“大叔,我姓某我是某长,那个光盘,能不能给我一张?你不是想叫我也学习学习吗?”我马上高兴地说:“可以啊,只要是朋友,来,给你。”我顺手递给他一张《九评共产党》,他高兴的接过去放进自己衣兜里,对我说:“谢谢大叔,这是我的电话名片,你在这里居住,有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我可以为你帮忙。”

我道谢之后,他又对其他人说:“时间不早啦,咱们回去吧。大叔这人不错,咱不打扰他啦。”说着他就往外走,其他人都跟着往外走。最后剩东北那两个人,那个“六一零”主任到卫生间方便,局长在等他。我赶紧悄声的对局长说:“请你遇到危险时,一定要记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样就能保平安。”他点点头说:“好。也给我张光碟呗,我回去看看。”我顺手给他一张,这时“六一零”主任从卫生间出来了,局长率先出了门,我把“六一零”主任拦住,对他说:“无论碰到什么危险,都不要害怕,只要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会逢凶化吉的。”他笑了笑说:“好吧,记住啦。哎,那个光碟也给我一张。”我也笑着递给他一张。他拿着光碟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

这次因为人多,真相也没能讲到位,没能给他们做“三退”,但是他们来时准备对我的迫害,师父帮我化解了。

二零一八年青岛峰会期间的一天,我正在工地干劳务,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我是某某某,‘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我到山东来看你呢,我现在在你家,你在哪里呢?”

十多分钟后,他带着一个手下的年轻警察找到了我,一见面他笑呵呵的说:“这么大岁数还能干活啊!你身体真好。”我笑着回答:“只要炼法轮功,身体就没有问题。你怎么又想起来来看我呢?”“现在青岛不是在开会吗?我们也跟着共产党沾点光,共产党给拿钱,我们出来游游山,玩玩水,顺便来看看你。”我笑着对他说:“你不是沾共产党的光,你是沾法轮大法的光,沾大法弟子的光,如果没有我这个大法弟子在这里,共产党能出钱叫你来游山玩水?”“也算沾你们的光吧。”他说。我接着说:“共产党可是叫你时刻准备为它牺牲呢,难道你真的愿意当牲口被杀掉,你还真的不想做人了吗?咱中国人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好!’哪怕是他病得很厉害,他都会答应说:‘好,好!’因为问的是吉祥话,答的是接福、吉祥话,也是咱中国人希望平安的传统文化之一。哪有一见面就说:‘你怎么还不死呢?’因为这是一句毒咒,恶毒的话。可是共产党让你入党的时候非得让你举手向天宣誓,第一句话就是要时刻准备着为它牺牲,而且还是自愿的。那不是给自己发的毒咒吗?你也知道,现在共产党当官的有几个不吃喝嫖赌的,有几个不贪不腐的,还有吗?为了你和家人的幸福、平安、健康,把入党时发的那个毒誓作废吧,还有比自己平安、健康更重要的吗?你就用某某某这个化名退出那个从西方引来的邪恶组织多好!”

他哈哈的笑了,说:“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好,听你的,退出来!”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护身符,递给他,说:“这就对了,你带上这护身符,碰到地震、水灾、火灾、车祸、瘟疫,只要你能想起这上面的真言,保证你能平平安安。”“哎呦,太好啦!谢谢!”“你也不用谢我,你要谢的是法轮大法师父!”他说:“好吧,我就谢谢大法师父了。”

我转身对那个年轻警察说:“你贵姓?”“我姓某。”“你也是党员吗?”“现在还不是。”“那你是团员啦?上学戴过红领巾吧。”他回答:“嗯,是团员,也戴过红领巾。”“那你就用某某某这个化名,把入团入队时发的那个毒誓作废吧,好保平安。你也不要入党了,因为你一加入它的组织,它就叫你时刻准备为它牺牲,多不吉祥呀。”“这……”他用眼睛瞅着“六一零”主任。那个主任说:“退了,退了,为了保平安,退了。”他用手指了指我,对年轻警察说:“这都是好人,听他的没错。”

年轻警察说:“好,退了,谢谢你。”我也递给他一张护身符,“六一零”主任说:“快接着。”年轻警察接过连声道谢。我又嘱咐他俩:“千万要时刻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遇难呈祥。”最后,“六一零”主任对我说:“谢谢老宋,不过你也要注意安全,还要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我看你也挺忙的,我们还有别的事,就不打扰了,我们走啦。”

他们走后我就想,这么多年来,“六一零”主任三次从东北来山东,表面上看是被安排来参与迫害的,其实是师父将计就计安排他来得救的。有些众生得救真不容易呀,我们真得修好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