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三次闯过病业大关

更新: 2022年04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一岁,二零零二年五月我喜得法轮大法,至今已走过了二十个年头。我走入修炼的初期正处于迫害的疯狂时期,我的个人修炼也和助师正法溶在了一起。虽然走的磕磕绊绊、经历了许多风风雨雨,但我对师尊、对大法的坚信从未有过一丝的动摇。在这里我只想说说三次正念闯过病业大关的经历。希望对正处于病业中的同修能有一点借鉴。

二零二零年六月份的一天早晨,我被小腹处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痛醒,整个腹都胀胀的,摸哪哪痛,感觉肚子里有东西堵着上下不通。那时,我们家是做服装生意的。我对未修炼的丈夫说:我肚子有点痛,今天就不去店里了。

丈夫走后,我想看书,但看不了,肚子里面扯肠挂肚、钻心透骨的痛。我在心里反复默念师尊的一句法:

“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

不知什么时候昏昏沉沉迷糊过去了,再睁开眼已经是下午三点,一天过去了大半,想想应该喝点水或吃点东西。挣扎着起来,可是一点力气都没有,肚子又痛又胀,汗珠从头上直往下滚。

我明白了我所遇到的魔难、“病业”,是我有修大法的愿望,师尊改变了我的人生道路,把我生生世世欠下的业力,摆在不同层次中来提高我的心性。

晚上,丈夫回来问我身体怎么样,我说没事儿,同时对他说,不要把我肚子痛的事儿告诉亲戚朋友,让我不受干扰才能好的快。丈夫明白真相,爽快的答应了。

我是那种常人所认为的比较“嘎气”的人。在我能坚持时就学法、炼静功。由于肚子时时剧痛、堵的上下不通,水也喝不了,饭也吃不下,仅三天时间,我就瘦了许多,脸还看的过去,身上只剩下皮包着骨头,自己看都觉的吃惊。我清醒的认识到,绝不能承认旧势力及一切邪恶因素的安排和干扰迫害,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会在法中归正。我所有的一切只归师尊管,只归大法管;一切不让我喝水吃饭、迫害我肉身的因素立即解体。能吃一口吃一口,能喝两口喝两口,我的命归大法,地狱无我,我要为众生负责,要为证实大法而活着!

肚子痛我也不怕了,疼我也学法炼功。腿肿了,肿的很粗很胀,这时有一个声音说:脑血栓,脑血栓,你得脑血栓了。我笑了笑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你什么也不是,只有我师尊说了算。不管我过去转生过帝王,转生过暴君,转生过奸臣……欠下多大的业债,我只承受师尊让我承受的。只走师尊给我安排的路。全盘否定其它一切安排。

同修看我关过的很辛苦,对我说,找些同修帮你发正念吧,我说:不用了,大家都有很多救人的事要做,帮了我,就打乱了别人的时间安排。我的关、我的难还是我自己过吧,你放心,我就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就能过了这一关。大约过了十几天,腿肿消了,肚子也不那么痛了,但在小腹的右侧鼓起一个碗口大小的包,我什么也不想,就学法炼功发正念,做一些家务,尽量把晚饭做好。

过些天,腿又肿了,肿的比上次还粗还胀,我不受假相干扰,牢记我是大法弟子,只归师尊管,只归大法管。旧势力及一切邪恶因素绝不敢再迫害干扰。如果这样旧势力还敢起破坏作用,就犯了破坏大法的罪,师尊和护法神一定会替我做主。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在百分之百坚信师尊、坚信大法的正念作用下,历经二十三天终于闯过了第一关。

我有三颗牙坏掉了,二零二一年正月我去省城种植牙。牙医要求做血糖、血压检测,血糖检测结果为15.8,我问正常吗?他说这么高就是糖尿病。我心里想: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是修炼人,哪来的什么糖尿病。随后又测了几次,数值也不稳定,最高一次22.1。我问同修知不知道血糖高是怎么回事,同修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事,就是想问一问。同修说我们地区属于糖尿病高发区,亲属也有得这个病的。不怎么好控制。我们当地有近二十个血糖高的同修,还有吃药打胰岛素的、也有个别几个同修因为这事拖走肉身的。能闯过这一关的同修寥寥无几。同修说近来觉得你有点儿瘦,难道血糖也高吗?我点点头。

自己心里想:魔难来了,病业关来了,心性又该提高了,正邪大战又来了。现在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路是顺着后天形成的人的理,人的思维,人的观念,不能吃这个,不能吃那个,这个糖尿病很顽固,得上医院去治,得吃药,得打胰岛素,不能拖成综合症,这样就偏离了大法,就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另一条路是好事坏事都是好事,魔难业力是提高心性的阶梯,是修大法要过的关,在病业中同化大法,按照师尊讲的法去掉各种执着心,正念正行。这就走了师尊安排的路,我要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只走师尊安排的路。

我个人体悟只要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心不动,相信师尊的心坚如磐石,什么旧势力,什么干扰迫害,什么形形色色的执着心,在大法面前瞬间就能解体。我的心有底了,纯净了,“糖尿病”这个人的观念在大法中归正了、解体了、这个假相很快就彻底破灭了。

我给牙医讲真相,牙医明白真相后退出了党、团、队组织。种植牙需要把种植体下到牙槽骨里,牙医告诉我三颗牙的创面不小,又植入骨粉,缝合了很多针,你的情况得挂十天吊瓶,吃半个月消炎药。第二天腮帮子变成了青色肿起来了。缝的线全立起来了,象一根根针扎在舌头上,舌头卷起来不行 放平也不行,疼的坐立不安。不管我生生世世转生过什么样的生命,欠下多少业债,只消师尊让我消的业,只承受师尊让我承受的,全盘否定其它一切安排。牙医通知我去复查,看看种的牙长的怎么样,我没去,我是修法轮大法的,只按师尊要求去同化大法,一定不会有问题,一定会长的很好。半年过去了,牙医看片子说长的很好,全长上了,三颗牙种上了。 我在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闯过了第二关。

二零二二年二月底,有一天晚上在学法小组学法,突然感觉脚底冰凉,肚子又凉又胀,回家后肚子右侧又鼓起碗口大小的包,钻心的痛,叫未修炼的家人帮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开始炼静功。

早上醒来,发烧浑身酸痛,肚子痛,膝盖痛,大腿根部骨头痛,没知觉中大便拉到裤子里,小便跟浓茶一个颜色,小腿酸软,一点儿力气也没有。我就靠百分之百信师信法的正念,每天坚持去学法小组学法四至五个小时,不长的一小段路走的摇摇晃晃。过几天,左侧锁骨又剧烈疼痛,自己无法穿脱衣服,锁骨左边扯着肩膀疼,锁骨右边大脖筋,后脑勺也疼痛难忍。由于发烧,身体多个部位同时痛,我的承受力达到了极限。家人看到我的状况说:你这样扛着挺着不行,还是上医院吧,上医院最起码能减轻痛苦。我说:你不用替我着急、担心,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我的修炼路是师父安排的,我这根本就不是病,只要我按照师尊讲的法去同化,就什么事也不会有,师尊就能为我做主。我修大法到今年五月份就整整二十年了,这二十年中我也没吃过一片药、没打过一次针,这些你也是知道的。再说了人也是一样,小病也不用治,大病到哪儿也治不好。家人听后没再坚持让我上医院。

在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历经十八天终于闯过了第三关。

以上是我在现层次中的一点体悟,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